《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5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这次我为了自己而选择性无视翠翠遭受的痛苦,那可以预见的是,将来哪怕我成功站在了这世间的巅峰,也会鄙视我自己的。”
  萧晋话音刚落,房门突然被人敲响,得到裴子衿的确认之后,她的徒弟兼助手冯洋推门进来,说:“头儿,保安处的人来了。”
  裴子衿霍然起身:“他们来得好快!”
  萧晋眯了眯眼,也站起来道:“走,过去看看。”
  出了房间,一眼就能看到走廊的尽头站了好几个人,除了守在一间房门口的裴子衿手下之外,剩下的一水儿黑西装、黑墨镜,耳朵里还塞着耳塞,气势凌厉,恨不得脑门上直接刻上“保镖”俩字儿。
  “他们这是不是太显眼了点儿?”萧晋一边往那边走,一边撇嘴问裴子衿,“这打扮简直就是在明白的告诉杀手他们保护的就是目标啊!”
  “他们平日里当然没有严格规定必须穿什么,”裴子衿回答说,“这是他们的工作服,我想,应该就是特意穿来给我们看的。毕竟,大家都隶属于国安,是兄弟单位嘛!”

  来到那些人跟前,其中一名身材瘦削挺拔的墨镜男就将一张证件拿了出来,生硬道:“裴队长,我是保安处五组组长孟阳兵,请让你的人退后,我们要接刘若松先生离开。”
  说话的时候,他朝萧晋看了一眼,虽然隔着墨镜,但萧晋还是感觉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似的,心里就知道,眼前这个家伙身手一定不俗。
  “刘若松涉嫌一起杀人未遂案,你们说带走就带走,让我怎么向受害者交代?”裴子衿的态度也非常不好。
  这很正常,在执法部门,一般人都不会喜欢没有统属厉害关系但偏偏又能干涉自己办案的家伙,就像地方衙门不喜欢国安特工一样,国安的特工也不喜欢总是盛气凌人的保安处。

  孟阳兵完美诠释着什么叫嚣张,冷冰冰的对裴子衿说:“那是你的问题,与我无关,我们只负责刘若松先生的安全。”
  裴子衿剑眉一竖就要发怒,萧晋却在这时开了口。“他到底是刘若松?还是柳若松?”
  孟阳兵转过脸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问:“你是什么人?”
  萧晋在兜里抹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证件,笑眯眯道:“一样,也是国安的。”
  孟阳兵冷哼一声:“编外人员?你的级别太低,没有权限。”
  萧晋也不生气,收起证件,耸耸肩道:“好吧!你不愿意说,那我就直接去找刘若松问。”
  说着,他挤过孟阳兵和他的手下,伸手握在了房门的门把手上。
  咔哒一声,一把枪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紧接着哗啦啦的声音响成一片,场间除萧晋之外,所有人都掏出了枪。

  孟阳兵的枪顶着萧晋,裴子衿的枪指着他,他手下的人指着裴子衿,而裴子衿的手下自然也指着他的手下。
  如果这时有人不小心走了火,那必然血流成河。
  萧晋慢慢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孟阳兵,说:“不管刘若松是谁,他现在都在我们国安的手里,你们保安处再牛B,说白了也不过是一群吃公家饭的保镖罢了,在任务目标人身安全并没有受到威胁的时候,你敢开枪击杀一名兄弟单位的同志么?”
  孟阳兵抿紧了唇,没有回答。
  萧晋笑了一声,拧动门把手,一边进门一边说道:“不敢就不要乱拔枪,毛毛躁躁的,一点都不沉着,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组长的,刘若松由你这种水平的保镖负责保护,活该被老子抓!”
  裴子衿闻言微微苦笑,孟阳兵却瞬间额头青筋冒出,显然气的不轻,但他终究没有开枪,而是向前一步要跟在萧晋身后一起进去。

  裴子衿收起枪,挥手让拦着他的手下放行,其它保安处的队员见状也都将手枪放回枪套。
  说到底,大家都是兄弟单位,平日里也没什么仇怨,犯不上非得剑拔弩张。
  房间里,刘若松似乎刚刚洗了个澡,身上只裹了一件浴袍,头发还有点湿,正端了杯红酒坐在沙发上慢慢地品,很是悠闲自得。
  萧晋仔细瞅瞅他的脸盘子,发现他的颧骨还真有点往两边凸,虽然算是一个帅哥,但典型的一副棒子长相。
  “萧大哥,我们又见面了,不知道你的意淫怎么样,快成功了吗?”刘若松制止了要说话孟阳兵,然后朝萧晋举了举酒杯,倒还真有点公子哥儿的气度。
  萧晋走上前在他对面坐下,拿起桌上的红酒看了看标签,发现竟然是红颜容酒庄,不由咂吧咂吧嘴,起身又拿了个酒杯,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上一杯,慢慢品了起来。
  刘若松也不说什么,就那么微笑且不屑的看着他,很是装B。至于孟阳兵,被制止开口之后,就站在了他的身后,尽职尽责的戒备着萧晋。

  “你的品味不错,”享受了几口美酒,萧晋笑眯眯的对刘若松说,“如果不是一个该死的棒子国小王八蛋的话,我想我应该会非常的欣赏你。”
  刘若松眯了眯眼:“怎么?发现动不了我,所以恼羞成怒的准备在嘴上过过瘾?萧大哥,原本我发现你是国安时还有点兴奋,现在这种表现,可太让人失望了。”
  “是么?”萧晋笑道,“那太好了,能让别人不爽,就说明我做人还不算太失败。”
  刘若松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脸上竟真的露出极度失望的表情来,摇摇头,起身对孟阳兵命令道:“我要换衣服,把他赶出……”
  啪的一声,原本被萧晋握在手里的酒杯忽然就毫无征兆的飞出来,砸在了他的头上,红色的酒液沾满了他半张脸,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血。
  因为他事先没有任何动作和征兆,所以孟阳兵没有反应过来,此时见状想都不想就掏出手枪要扣动扳机,却临时又死死的停住了手指。

  萧晋的手里也多了把枪,而且枪口直指刘若松,他和萧晋的距离不算近,没有把握绝对保证刘若松的安全。
  刘若松倒还算镇定,抬手摸摸头,手指上有血,目光就变得阴冷起来。
  “你敢杀我?”
  “不敢!”萧晋很干脆的摇头,然后枪口向下对准了他的一条腿,接着道:“但我敢废了你,反正只要你不死,北棒子国就绝不敢提什么非分的要求。”
  刘若松的眼神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慢慢坐回到沙发里,沉声问:“你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我残废?”
  “不愿意。”说着,萧晋忽然哈哈一笑,道:“其实吧!我掏枪仅仅只是为了避免你身后那个蠢货开枪而已,因为你在他的眼里就是他的前程和责任,在我的眼里却只是一只碍眼又恶心人的蟑螂罢了,弄死你都嫌脏手。
  当然,你现在可以赌一把,让你身后的蠢货开枪,看我到底会不会用自己一命换你终身残废!”

  刘若松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因为萧晋分明是在耍他。如果他不让孟阳兵开枪,就得干咽下“蟑螂”这个赤果果的羞辱;而开枪……
  他不敢。
  “你看,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萧晋呲了呲牙,晃着枪口又对孟阳兵道:“孟组长,麻烦你把手枪放在我面前的桌子上。”
  日期:2018-03-28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