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控的故事》
第47节

作者: 胡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子刚毅的面庞显得有些阴骘,朴帅的言语显然让他很不舒服。
  “我也不算什么东西!”男子眯着眼回答道,“说起来,我应该是北江市的首富,可能在你眼力,不算什么。”
  闻言,朴帅诧异,心中虽有一分惊讶,但也不胆怯,言语依旧犀利:“你就是那个狗东西的混账老子?”

  “混账老子?”男人神色猛地阴沉,他头一次听人这么称呼自己。
  “要不是仗着你这个混账老子是首富,他这幅德行,早就被人打死在街头了,你们应该庆幸碰到了我!”
  男子怒极反笑:“按你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咯?”
  朴帅摇摇头,“算了,物以类聚,我懒得跟你们计较。”
  “你放屁!”纵使男子再不想惹事,也忍不住朴帅这种态度,他骂了一句脏话后冷笑道:“本来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人物打伤我儿子,没想到是个小市民,既然这样北江市以后你也就别待了,今晚就滚蛋吧。”说着他顿了顿,又突然笑道:“当然了,如果你愿意赔偿百八十万,然后跪着向我道歉,也许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话毕,男子领着女人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朴帅叫住了他们。

  男子停下脚步,嘴角露出一分得意,他认定朴帅不敢跟自己作对,没想到刚转身就叫了自己。
  “怎么?后悔了?知道错了?那就先准备好补偿费再说吧。”
  朴帅一副看着白痴的模样看着男子,嗤笑一声说:“我是想问问,你们家是不是贼喜欢给别人磕头,不然为什么老要求别人给你们跪着道歉呢?”
  男子没想到朴帅叫住自己就为了说这一番话,他点点头笑的很是渗人说道:“很不错,希望你们家都跟你一样嘴硬!”

  “哎,你还真说对了,我家里人,都跟我一个德性!”朴帅这句话可以说实打实的,没有半句谎话,不管老爹老妈,还是小妹朴惠彬,都是嘴上不服软,而且不怕天塌的货色。用朴向东的一句话形容:你做错了事要我道歉?不可能,除非我死了!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所以自老到小,朴帅家里上下,都是一样的性格。
  看着男子远离的身影,朴帅这才一拍脑袋,想起正事儿来,曾柔的住院费还在家里没拿呢,也不知道那张支票上面有多少钱。
  再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朴帅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手中的支票,一二三四五,没错,五位数,一个二四个零,这竟然是一张两万的支票,没想到秦大妈出手如此阔绰,该不会是假的吧?朴帅愣愣的想道,不过很快银行的兑换就打消了他的顾虑,如假包换的红票票递给他的时候,他觉得好像做梦。本来以为一万块的学费已经惊人了,没想到支票更吓人,这两万块钱,足够一个小康家庭开销半年。
  回到医院,将基本费用缴纳完毕后,朴帅立刻让护士给曾柔换了一间单人病房,六人病房太过吵闹,不适合曾柔修养,这一笔开销又是三千多块,交了一堆杂七杂八的费用,这两万块钱已经见底,手上只剩下了四五千,可谓是花钱如流水。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就在朴帅愣神的时候,手机响了。自从上次坐公交车体验到异样目光后,朴帅就打算换个手机铃声,朴惠彬自告奋勇,没想到换来换去,换了一首更加搞笑的儿歌。
  接通电话。
  “呼...呼...”电话那头没有出声,大口喘着粗气,“朴...朴帅!”
  这声音?有点耳熟!
  “你是?”朴帅有些不太确定。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不太愉快,“朴帅,你连...连本小姐的声音,都...都听不出来了吗?”

  “朴惠彬?”朴帅皱眉,他这才想起来,曾柔送给朴惠彬一部手机,自己还没她的号码呢。
  “废话,不是本小姐,谁会给你打电话?”那头已经喘匀了气,不再上气不接下气了。
  朴帅皱眉,“打电话有事儿吗?”听着电话那头嘈杂的声音,显然朴惠彬没有老实在家待着,“你去上学了?”
  “本小姐今天要告诉你一个特大喜讯,你要不要猜猜看?”朴惠彬兴奋异常,奈何朴帅此刻没有心情跟她插科打诨。
  “不猜!有事儿就说。”
  听着朴帅冷冰冰的语气,朴惠彬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哼,爱猜不猜,本小姐就知道,有了柔姐姐,就忘了彬妹妹,你这个重色轻...轻...轻义的好色之徒。”朴惠彬想了半天,总算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汇。

  朴帅发笑:“怎么就重色轻义了?再说是你给我铺的路,我又没求着你。”
  朴惠彬哑口无言,但依旧胡搅蛮缠,不甘心说道:“你也知道是我给你铺的路?古话说得好: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你这个后人倒好,一点不记着我这个前人的好?”
  朴帅无奈,不想浪费时间,于是敷衍道:“好好好,都是你的好,行了吧?到底有啥事儿,你就说,没事儿我就挂了,这边急着呢!”
  “哼,有了柔姐姐,我就不重要了,恨死你了。”朴惠彬撅着小嘴,明显一股子怨气。

  朴帅叹了一口气,尽量长话短说,将之前的遭遇三言两语描述完毕后,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居然低泣起来。
  朴帅无语,这大小姐又怎么了?
  朴帅无奈,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出言安慰她:“好了别哭了,你柔姐姐没事,只要修养几天就好了,现在你可以说说到底找我什么事儿了吧?”
  电话那头止住了哭泣,但依旧断断噎噎:“我,我去参加,参加华夏好歌曲初赛了。”

  “什么?你自个儿一个人去参赛了?”朴帅声调提高了八分,参赛好歌曲这件事儿,是他接到的主要任务,至今还没有完成,如果失败自己可能就寿终正寝了。
  朴惠彬没想到朴帅会这么惊讶,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
  朴帅不好解释,既然系统到现在都没提醒任务失败,那就代表朴惠彬参加初赛已经通过了,所以她打电话来是想给自己报喜?稍微整理一下头绪后,朴帅得出了结论。
  “没事,所以你通过初赛,给我报喜来了?”
  朴惠彬撇了撇嘴,“没意思,又被你猜到了!”不过很快她将这件事儿抛到一旁,想起现在的头等大事,“你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去,照顾柔姐姐。”

  了解朴惠彬性格的朴帅,也懒得多嘴,直接将地址报给她,那头便匆匆挂断电话。
  “曾柔的家属,曾柔的家属在吗?”病房门口,护士有些不耐烦的呼喊起来。
  “我是,我是!”朴帅收起手机,高举手掌,示意自己听见了。
  看着眼前较为帅气的男子,小护士脸色一红,说话有些结巴:“你...你是曾柔家属?”
  朴帅点头。
  “她就诊完了,已经送到病房去了,麻烦你把费用再缴纳一下!”
  朴帅愣了一下,“费用都交过了啊!”
  看着朴帅明显不懂规矩,小护士憨笑一声:“医生的费用不要缴纳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