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7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话恭谦。从小在这山中修行,生性纯良,让我好感倍增。相比较龙虎山那些牛鼻子,这样的人才算得上是世外之人。
  接着,他指了指前面的山头道,“前面便是我崂山的太清宫了,周先生我们还是加紧些吧,家师已经在山上等候多时了!”
  说罢,便让开身子,让我先行。
  我依言前行,心里却是对他的话来了兴趣。既然刘宗成是崂山的长老,那他师父应该就是崂山的掌教真人了。
  询问之后,刘宗成下颚微微一点,朝着山头躬了躬身子道,“周先生说的没错,我师父便是崂山此代掌教真人。”
  从刘宗成的修为来看,他师父最差也是阳神修为,而当初罗天大醮上。我却对崂山没什么印象,而且听刘宗成说,最终崂山也不过名列福地之中,并未拿到三十六洞天席位。
  既有阳神天师,却为名列洞天,也不知是这崂山道人故意藏拙,还是他们甘于隐世惯了。

  心里思量着,我也没太在意,借着称赞刘宗成修为的话语,问起了他师父的修为。
  刘宗成笑着告诉我说,他有师兄弟六人,自己修为只能忝列最末,其余五位师兄之中,阳神者有二,剩余三人也尽在印章后期修为。
  听他这么说,我才有些心惊。他们师兄弟之中都有两人有阳神天师修为,那他们的掌教师父修为又到了何种境界,莫非已冲举?
  才刚生出这个念头,我便觉得不大可能。若这崂山掌教真有冲举修为,罗天大醮上何必藏拙,莫说三十六小洞天,便是十大洞天之位,也不一定没有希望。
  阳神冲举境界的修行者,已是距离大道最近的人。我心里明知崂山掌教不大可能有这种修为,但莫名却又觉得心惊。
  正疑虑间,祭祀恶灵却是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看到祭祀恶灵,我心里却是陡然一松。
  有他在,即便这崂山掌教真是隐世大能又如何,祭祀恶灵的修为我虽然没问过,但至少在冲举境界,甚至霞举都有可能,有他在,再来两个崂山掌教,想来也是安全无虞。
  如此想着,我舒了口气。便不再多想,大步往山上行去。
  这里绿荫遮避,站在山脚往上看,根本看不出来上面哪有建筑物的痕迹。我随着刘宗成往一处环山小路径直上了山,之前站在山脚看不出来这山有多高的样子,现在看来颇有点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
  约莫走了有一个小时。总算是到了太清宫门口,此时的太清宫宫门紧闭,且门口还站立着两位小道士。两个小道士见我们走来,朝着刘宗成毕恭毕敬的叫了声长老,这才缓缓打开宫门。
  刘宗成转过身来,朝着我拱了拱手,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笑道,“掌教真人吩咐过了,今日太清宫闭宫,只能周先生一人入内,在下也只能送到这里了。”
  说罢他看了看我身后的祭祀恶灵,然后转向看我,询问我的意思。他的话让我眉头微皱,原本以为有祭祀恶灵在,一切都不成问题,谁知还有这么一出。
  我转头看了看祭祀恶灵,目光相询。
  不等我开口发问。祭祀恶灵依旧还是那副冷淡模样,点点头,对我道“去吧!我就留在这里,若有危险,我一息之内便可赶到。”
  有了祭祀恶灵这句话,我自然再无顾忌。点点头,又对刘宗成拱了拱手,便抬脚进了太清宫,后脚刚一落地,宫门就应声而落。
  这太清宫乃是崂山最为宏大的道观,原以为肯定像佛家的大雄宝殿一般气势宏伟,没曾想却是十分的质朴,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小院子。之前在看青岛旅游指南的时候,依稀记得也曾经翻到过太清宫的图片,那建筑的气势远比这里要好上很多,而且有大量信徒参拜,想必那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才修建的,眼前的这简单的院落才是真正的太清宫。
  我站在门口,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在仔细打量了起来,这里面的园林摆设虽然简单,但是一花一草都有讲究。而且这里面的灵气远比外面的浓郁许多,深吸一口就感觉到无比的清爽。看来这太清二字绝非虚名。
  我整了整衣服。然后走到正前方的一所紧闭着大门的楼前,轻轻叩门道,“在下周易,前来赴约!”
  话音刚落,大门吱呀一声便打开了。我探头往里面望去,大白天的,屋内却是漆黑一片,视力所及,仅有丈许距离。而此时门前也没有人,也不知道是谁开了这门。
  我谨慎的迈步走了进去,如之前一般,刚一进屋,大门便关上了。而此时殿内忽然灯火通明,变得铮亮起来,我一时间有些不适应赶忙闭上眼睛。

  隔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这才发现,整个大殿里面空无一人,只有蜡烛被火燃烧得刺拉作响的声音。正前方的顶上悬挂着“太清宫”三个大字。牌匾下面供奉着全真王重阳的画像。按道理说,玄道本是一家,同是修炼道炁,到了这太清宫本应是要上香的,可我身体里不光有道炁还有巫炁,所以细想下来还是没有动这个念头。
  我在这儿也有好一会儿了,可迟迟不见崂山的掌教,免不了有些焦躁,便开口朗声问道,“周易前来赴约,望请前辈现身一见!”
  大殿里面并没有响动,隔了好久我又准备开口,这时一道符咒从大殿的后方朝我飞了过来,我接过一看是一道传音符。
  接着上面的符箓开始有些波动,缓缓地升起一道道白雾,渐渐的汇成几个小字,“大殿后厅一叙”。

  话毕,传音符上的小字消散开来,渐渐恢复先前的模样。我将传音符收好,将信将疑的往大殿的后面走去。
  这里是一处议事厅,此时大手边已经摆放好了一杯清茶,正冒着徐徐茶香,可还是不见崂山的掌教真人。
  今日本就是他邀请的我,再好的性子也耐不过这样戏耍。我心里生出火气,冷声道,“我既已经赴约,前辈为何如此无礼,迟迟不肯相见?”
  三五秒之后,屋内还是无人应答,只是觉着手中有些发热,低头一看,刚才的那张传音符又有了异动。上面渐渐显现出文字来,“小友勿怒,品茶相叙。”
  我吧唧了下嘴,大步走向那已经摆放好清茶的大手边落座。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茶杯一空,便感觉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忽然周围的景象全部都变了。此刻我处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按理说我现在有近乎印章后期的修为,饶是在黑夜里也能行动自如,可现在却是看不清任何东西。心里难免紧张起来。立马将体内的道炁扩散开来,谨防会有什么东西突袭而来。
  就在我的神经已经綳到极致的时候,周围突然响起了一个浑厚的声音,“周易小友不必惊慌,你此时在老夫的蝶梦之中。”
  道家说“蝶梦”,实际上就是幻境。
  我将身体内的道炁提到极致,双眼不停地环视着周围。因为有祭祀恶灵在外面,我心里也没太害怕,冷静下来之后,便朝着这一片黑暗问道,“前辈人未出现,直接对在下出手。不知意欲何为?”
  “小友切莫动怒,老夫并没有恶意,只是尚在闭关之中,不能与小友相见,只能略施术法,与小友絮叨两句。”
  日期:2018-03-28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