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0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还以为你不怕徐福和吴勉了。”黄巢看了年轻人_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要多谢你帮我这么大的忙,如果不是你的话,周令已经坏了我的大事……”
  “种子播下去了吗? ”没等黄巢说完,年轻人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看着黄巢错愕的样子,年轻人继续说道:“周令虽然不在了,不过你这样继续耽搁下去的话,王令、李令又会来了。你的名字在大方师的格杀令上,现在地府也在找你。再不动手的话……”
  “三百万的种子已经播下去了,就等着慢慢发芽了。”黄巢看了一眼年轻人之后,继续说道:“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这样的帮我?
  我可以分你一半的亡魂,可是你又不要。我想不到身上除了亡魂之外,还有什么能让你看上的东西。”
  “别把我想的那么肤浅,你能让三百万种子开花结果,我帮你的这些便值得了。”年轻人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在你身上经已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该为自己做点事情了。以后我不会再帮你,你别太早折损在吴勉、归不归的手里,那样的话便枉费了我的一片苦心。”
  听到年轻人的话里有了送客的意思,黄巢当下只得起身告辞。眼看着他就要开□出去的时候,年轻人突然说了一句:“最后问你一件事,你以前见过吴勉和归不归吗?这几天听你说起他们俩的时候,好像之前有过交集……”
  “别那么小心,我不是归不归派到你身边的细作。”黄巢回身冲着年轻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多年以前我是大隋靠山王杨林麾下的随军修士,当初在瓦岗山围攻程晈金的时候,在乱军当中见过他们俩一面。现在放心吗了?”
  “你多心了,我没有怀疑过你。”年轻人微微一笑的同时,黄巢已经推门走了出去。
  黄巢走出大门的同时,蒋合先从年轻人身后的阴影当中走了出来。他看着黄巢刚刚所在的位置,说道:“和他联手值得吗?这人的生屠之气都快要从身体里面冒出来了……”
  “我有选择吗?”年轻人回头冲着蒋合先轻轻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需要一个乱世,需要足够多的亡魂来滋养禁术。没有黄巢这样的人出现,禁术只是一声空谈。”
  说到禁术的时候,蒋合先也沉默了起来。年轻人看了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微笑着继续说道:“乱世是黄巢引发的,亡魂也是乱世制造出来的。我只是暗中收割一些亡魂用来修炼禁术,就算是大方师也怀疑不到我的身上……只是这禁术的胃口也太大了一点……”
  说到后最的时候,年轻人也不禁苦笑了一声。

  想到禁术需要的亡魂数量,蒋合先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也还是倒吸了口凉气。他不敢继续这个话题,当下将话题引到了吴勉的身上:“说说吴勉吧,他把这么大的一个破绽露出来,真的不怕有仇家去害他的夫人吗?”
  “这个答案你自己就可以回答——你敢去吗?”
  年轻人反问了一句之后,冲着蒋合先继续说道:“如果你敢用李文君来要挟吴勉的话,那别人也敢。”
  蒋合先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李文君如何,当下他思量了半晌之后,摇了摇头说道:“燕哀侯的后人魂魄,加上吴勉的夫人如果我去要挟的话,会惊动大方师的。大方师虽然在海外,也不想陆地失控。或许他会为了我回到陆地也说不一定……”

  “看,答案有了……”年轻人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大方师已经视吴勉为一个不好控制的棋子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为了他量身定制一个阵法。虽然他后来又将阵图收藏了起来……为了稳定住这颗棋子,大方师一定会出手消除让他难以控制的因素。难得吴勉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了……”
  虽然转了话题,不过还是越说越冷。蒋合先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年轻人说道:“不过比较吴勉、归不归来,我还是更看重你。能在大方师面前不显山露水,几次交手都让吴勉、归不归抬不起头来……”
  “不用拍马屁了,你心里知道的,现在还能占上风,因为我一直都躲在暗处。一旦我从黑暗当中走了出来,让吴勉、归不归知道了我是谁。现在又是什么结果?”
  说到这里的时候,年轻人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抬头看着窗外已经升起来的月亮,喃喃的自言自语说道:“不过一直躲在黑暗里面,实在是不怎么舒服……”
  与此同时,洛阳城外的官道上,百无求驾驶着马车向着长安城的位置行驶。吴勉、小任叁和孙无病坐在车厢里,车厢的另外一侧躺着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的归不归。
  原本老家伙心里也存了趁着婚宴无大小的规矩,自己在吴勉身上讨点便宜。没有想到还没有从李府出来,报应便来了。白发男人招来的雷电将他劈得皮开肉绽,李城和李文君都被这一幕吓呆了。
  归不归被吴勉制住之后,封住了他身上术法。

  让老家伙只能挨雷劈,最后将他劈成血淋淋的一滩红肉之后,白发男人这才将老家伙扔到了车上,随后让百无求驾车连夜离开洛阳城。只不过他们这些人、妖走的匆忙,都不知道从这一天开始,李家的文君小姐梳起了人妇的发髻,开始以吴夫人自称。
  而和吴勉这一别便是数十年,再见面之时已经是人世末路……归不归饶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这么重的伤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好。看着他在对面哼哼唧唧的样子,孙无病和小任叁心里都暗自庆幸,刚才婚礼的时候自己没有嘴贱喊上一嗓子类似新娘子的屁股大,看着就能生儿子的话,那样的话躺在对面一直哼哼唧唧的就不止老家伙一个人了。
  马车行驶了一段之后,赶车的百无求回头冲着吴勉说道:“小爷叔,你脸皮薄不想在洛阳城待着,老子可以理解,不过一定要大半夜的在路上走吗?
  去长安而已嘛,等着老家伙恢复过来,大家一起遁去就好了嘛。”
  “因为吴勉要出来见我……”话音未落,百无求的马头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四十来岁的清秀男子。
  正是不久之前在路上遇到归不归的判官朋友,判官的突然出现吓了百无求一跳,当下二愣子急忙拉住了缰绳。这几匹马差一点点就要撞到判官的身上。
  “仗着你是判官,就这么胡乱的出来吗? ”惊魂稍定的百无求指着判官大骂道:“刚才一旦你在老子的马前有个三长两短的,是不是就打算讹上老子。你下半辈子就有饭折了“百无求你住口……”拦住了二愣子之后,吴勉看了判官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说吧,我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