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打包送到跟前,他却跑了》
第93节

作者: 小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警员赶过来,男子已经被打在地上爬都爬不起,鼻青脸肿,一个年轻的男丨警丨察大胆的上前,阻止了左祁洛,再打人就要打死了,并告诉他,其他人已经赶去医院了。
  左祁洛听到之后,住手,踉跄的跑出去,赶去了医院...
  *
  夏星辰开着跑车,堪比赛车的速度,快的惊人,技术也好的惊人,他现在是要和生命赛跑和时间赛跑。
  半刻钟,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

  封君钰和柳翠翠早早的等在门口,后面还跟着一些医护人员。
  路过的家属或病人,都纷纷侧头,连院长大人都亲自上阵,肯定是大人物。
  等他们看到一个男孩抱着血琳琳的女孩出现时,纷纷倒吸一口气。
  是谁,连小孩子都打,简直禽兽不如!纷纷补脑了一场豪门纷争。
  封君钰看见人来了,立马招呼医生,推着病床,马不停蹄的赶进了急诊室。
  柳翠翠边哭边跑,一直看到他们进入急诊室,关上了大门。
  柳翠翠小声的哭泣声,护士进过的脚步声,让夏星辰感觉到自己这个世界还有声音,还有温度,明明外面的天空艳阳高照,他却感觉到深入骨髓的冷,他不自知的摸上手腕上的手链,就像抚摸到她的脸,让他的心有一丝丝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连妈他们什么时候来的,他都不知道,整个人恍恍惚惚,或许一个世纪都没有这么长过...
  这时门开了,封君钰走过来,扫了眼围过来的众人,面带沉重的说道:“接下来看她自己了。”
  他的话犹如一记天雷滚滚,炸在每个人耳边。
  病房还是那个病房,只是现在躺在这里却换了个人。
  病房里,小月儿像是睡着般,躺在床上,头发散开,越发忖的小脸发白精致,架着氧气罩,输液,滴答滴答,出了仪器转动的声音,还有众人的呼吸声。
  柳翠翠端着盘子,红着眼眶,“星辰,我帮你消消毒吧?”

  夏星辰置若罔闻,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床上。
  柳翠翠忘了眼桀洁,桀洁向她点点头。
  柳翠翠于是帮夏星辰脸上,手上消好毒,贴上创可贴,就走了,这里太压抑了,她怕她控制不住自己。
  中途,宋小凤她们,再加上冷安歌李廖,都过来看了的。

  听到情况之后,呆了一会,都哭着离开了。
  很快,傍晚的晚霞出来了...
  夏星辰抬头看向窗外,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时,左祁洛取完外卖回来了,紧抿着薄唇,温润如玉的左祁洛,眉宇染着淡淡的哀愁。
  “吃点吧。”左祁洛递给夏星辰,这可是摘星楼的外卖,厨师顶级,饭菜自然不必说。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琼瑶玉宇,恐怕他们也不会多看两眼。
  “嗯。”夏星辰打开餐盒,草草的吃了几口,便放下了。
  左祁洛本想劝说几句,看着自己也是这样,便作罢。
  秋桃和桀洁也是,二人随便吃了点饭菜,就回去收拾东西了,打算在这里住下去了。

  每天宋小凤,李小狼她们放学都会在这里待到晚上才回去。
  每天晚上,秋桃和桀洁都会给小月儿擦下身子。
  每天左宇铭和夏枫忙完公司里的事,都会赶过来,陪在她们身边。
  每天夏星辰都为小月儿换上一束新鲜的红玫瑰,傍晚为她朗诵《小王子》
  每天太阳照旧升起....
  每一天她还是安然躺在床上...
  一个星期过去了,秋桃和桀洁就只能干着急,原本气色红润有光泽的皮肤暗淡了不少,少女般的苹果肌也消瘦下去,整个人都老了好几岁。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左祁洛本想还继续呆下去,秋桃非得让她去学校,拗不过她们,左祁洛也只好去学校了,有些事情他也必须去查清楚。
  夏星辰根本就不用劝,他根本就不会走的。
  半个月过去了。

  秋桃的行程根本不能再往后脱了,桀洁学校里也还有事,不能天天待在医院里,所以,每一天无时无刻在小月儿身边的,只有夏星辰。
  他坚信,她会醒过来,他只要陪在她身边,等着她,彼此依恋。
  在数不清的日子里,在抓不住的时间里,斗转星移,风云突变。一晃眼,这个学期都快过去了。
  这天黄昏,屋子里只有夏星辰一个人,他坐在小月儿床前,伸出他的手,缓缓的顺了顺他两边的头发,从额头往下,慢慢的抚摸着她的脸,最后捧着她的脸。
  眷恋,温柔。
  墨眸里极尽的宠溺。
  “月,不要闹了,快起来。”

  “你是想把后半生的觉,都睡了吗?”
  “小淘气鬼!”宠溺的捏了捏她秀隽的鼻子。
  这一夜,夏星辰不知说了多少话,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是夜,小月儿的食指几不可见的抖动了几下,可是无人看见...

  第二天,天灰蒙蒙亮,在生物钟的趋势下,夏星辰第一件事便是睁眼,第二件事,便是看旁边的小月儿醒来没。
  跟往常一样,夏星辰内心还是痛了一下,走去洗漱间,洗完,换了一身运动装,出来后,来到小月儿床前。
  附身在她额头轻轻一吻,“早安。”
  摸了摸她的秀发。

  转身去顶楼,封君钰的健身房锻炼身体。
  8点整,夏星辰准时坐在小月儿的床前,手里捧着一本原著《解忧杂货铺》,细心的人就会发现,他的余光一直注视着她。
  细细碎碎的翻书声,仪器运转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宁静的醉人。
  柳翠翠推开门,推开门便看一如往常的情景。
  蹑手蹑脚走进来。
  两三个月了,他就在这里陪了她三个月,给她一种老夫老妻,沧海桑田的感觉。
  痴情莫若夏星辰。
  柳翠翠开始给小月儿换药,这时夏星辰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起身,走到窗前。
  “星辰,生日快乐。”不是他记性好,那是因为他能记住她所有的喜爱,特别是夏星辰的生日。

  夏星辰敛了敛眼睑,沉默了三秒,“谢谢。”
  不知不觉已经到他的生日了啊。
  左祁洛苦笑两下,“小月儿,她?...”
  “嗯。”

  “那行,中午我过来,再见。”左祁洛说完,挂了电话。
  夏星辰把手机揣在裤兜,转身,又坐在原地。
  这个时间柳翠翠已经出去了。
  其实在夏星辰打电话的时候,床上的小月儿眼睫毛轻微的颤了颤。

  上午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
  中午,桀洁前脚进来之后,左祁洛后脚手里提着午餐就进门了。
  “洁姨,你也带了啊。”左祁洛干笑了两声。
  “呵呵!”桀洁笑了笑,“祁洛你吃了没?”
  “还没有。”左祁洛回道。
  话落,门开了,这次是秋桃来了,提着一大盒饭菜。

  “呵呵,你们...我们还真是有缘....”秋桃看着他们二人手里提着的饭盒,摇了摇她手里的袋子。
  三个人相视一笑。
  继而四个人就围着小月儿的床边,开始吃饭。
  不知道是很久没有这样的心情,还是饭菜很香的缘由,大家都比平常多吃了点。
  “星辰,今天你生日,多吃点。”桀洁夹了个鸡腿给夏星辰。
  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