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打包送到跟前,他却跑了》
第92节

作者: 小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祁月和李小狼就站在他旁边,不敢动,也不敢打扰他,内心实则翻滚着惊涛骇浪,就算他们再不懂,已他黑客的技术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最后一个键盘敲定下去,找到了!夏星辰急忙起身,急急的说了一声,“福宥孤儿院。”
  左祁洛连忙给左宇铭打了个电话,三个人就直奔福宥孤儿院。
  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爱马仕疾驰在公路上...
  *

  “哥哥什么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瞒着弟弟,一个人承受着痛苦....他好傻,对不对?弟弟很混蛋对不对?”
  男子笑的很疯狂,很疯狂,笑声里止不住的凄凉。
  转过头,对着小月儿咆哮着,就像把小月儿当成哥哥一样。
  “他明明可以告诉弟弟实情,他为什么不做?他明明可以过的更好,他为什么不去做?他明明可以拒绝弟弟任性的要求,他为什么不做?.....他明明可以活在这个世上....他为什么不去做.....”
  噗通一声,男子跪在她地上,失声痛哭。
  男子又摇头晃脑都的站起来,解开黑色的衬衫,一颗一颗的扣子慢慢的解,从衣领的那颗开始。

  “喂...你干嘛?咱们好好说....”别过头,得先稳住他的情绪。
  “我还能做什么....”男子露出一排大白牙,在朦胧的灯光下格外渗人,动作依旧,“给你看一样东西而已。”
  小月儿余光瞥见他把衣服摔在地上,“给老子抬起头!”咆哮声如雷贯耳。
  小月儿依旧不听,紧紧的闭上眼,整个身子直抖,“不看?那我把你脱光看你好了。”男子轻飘飘的说完,先前走了几步。
  “别...我看....”

  她相信他做得到,头一点一点的抬正,惊讶,错愕,男子身上一条条梗,就像蜈蚣一样,爬在身上,新的旧的,叠加在一起,渗人又渗人,她开始四肢发软,橙橙,果果,妈妈....你们在哪?呜呜呜....
  “很吃惊,当时我也很吃惊呢。”男子像是回忆般,整个人都痛苦的抖了起来,“哥哥身上比我的要严重的多了...”
  “你想不想尝试一下?”男子桀桀的笑着,舔了下唇瓣,仿佛这是件享受的事,整个人都魔怔了。
  “不...想...”小月儿猛的摇头,铁链子哗啦啦作响,“不想啊...这么有趣的事,你难道不想体验?...”男子转身,语气带点不解。

  接着回头头来,手上多了一条长鞭,上面还带着暗红的血迹。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哥哥每天都这样过,你体验一下有什么关系!”
  啪——
  “啊——”
  一鞭子下去,小月儿感觉到自己皮开肉绽,鞭子走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她感觉到血流出来了,眼眶里的盐水止不住的冒。
  “疼吗?”男子偏着头看着她,惋惜道,“这才只是开胃菜啊。”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会更加兴奋的。”
  “别打了...好痛...”小月儿哽咽着,每吸一口气,她都感觉到了钻心的疼。
  “凭什么我们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而你们有钱人,却好吃好喝!”
  “啪啪——”又是左右两鞭。

  “你这人有病!”小月儿大吼一声,本来有些同情,在这两鞭下,烟消云散了。
  “呵呵——”毫不在意。
  “不就是一个机密么?给他不就行了,你们有钱人还差这些钱?”男子眼里泛着猩红,他痛恨,一鞭鞭,又快又恨。
  “啪啪啪啪——”四鞭下去。

  小月儿恶狠狠的瞪着男子,咬着牙,闷哼着。
  “对!就是这表情,你跟我哥哥真像。”
  “我呸!”
  “说你跟我哥哥像那是你的福气!”又两鞭下去。
  “就是你自己懦弱,你无能,死要面子,你以为你体验一下自己哥哥的痛苦你就....”
  “啪啪——”男子疯狂的甩了两鞭下去,没有刚才的淡定,“住嘴!别说!”

  小月儿嘴角一勾,忍着疼痛,毫不客气的解开事实。
  “难道这么多年,你就没发现自己哥哥的破绽,这一切都怪你——是你自己害了他.....”
  “别说——”男子开始群魔乱舞的挥动鞭子。
  “咳咳咳——”
  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它那么脆弱,它此刻正在流逝....
  “咳咳——”小月儿使出全身的力气。
  “你这个懦夫!我鄙视你,咳咳...我告诉你,有种!你就大大方方的承认错误,否则....”
  “老子叫你住嘴!”男子狠狠的鞭打着小月儿瘦小的身体。
  小月儿也堵气了,较劲牙关,爆发了。
  “否则...否则....你哥哥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万物寂静。
  啪嗒——
  鞭子落在地上,男子捂着胸口他能感觉到胸口被她的话撕裂了一条大大的口子,跪了下去,这下他彻底的醒了。
  是他懦弱,他一直都在逃避,他软弱无力,他都清楚,只不过想找个发泄口,让别人背锅。

  小月儿感觉到自己的能吸进的空气,越来越少,越来越少,身体已经疼到麻木,眼皮越来越重,仿佛看到了黑白无常呢....呵呵。
  砰——
  木门被撞开了,大片的阳光涌了进来,乳白色,明朗极了,镀在她眼里的那个他身上,阳光整得很美好呢...
  “月——”夏星辰看到她身上的殷红,彻底的失控了。
  橙橙...我没事...最后一刻还是看到了真好,没有遗憾了....
  再也打不开眼皮了,整个人陷入无尽的深渊...

  夏星辰颤抖的解开她手上脚上的烤链,嘴上轻轻的呢喃,“医院..医院...医院..”
  解开后,立马跑着她就狂奔了出去。
  李小狼在后面流着眼泪,忍着伤痛,跟着去了...
  而左祁洛呆呆站在原地,空空的看着刚刚绑着小月儿的地方。

  左祁洛捂着胸口,很痛苦,很痛苦,流着泪水,发出痛苦的呜咽声,“嗬....咳...”
  “老子杀了你!!!”
  一脚踢开男子,把所有的力气集中在脚上,往死里踹。
  *
  小木屋在福宥孤儿院附近小山坡,此刻正是晌午,孤儿院的小朋友们正在吃饭。

  募地警声鸣笛,在这个空旷的空旷的孤儿院,响彻云霄,孩子们都纷纷侧头,看着窗外,却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情。
  夏星辰抱着小月儿,目不斜视,一路狂奔,手,脸上都被荆棘滑伤了,毫不知觉。
  小山坡下面是一片水泥地,有条通往市中心的公路。
  “抱着她!”
  夏星辰没有刚才的那般失控,只是微微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的心情。
  “小月儿——”

  秋桃和桀洁老远就看到一身红的小月儿,伸出双手,想要奔过去,那一刻,她们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停止了,无法接受,她们的心肝宝贝儿啊!
  血压蹭蹭的往上爬。
  两个人同时昏倒了,夏枫和左宇铭一个箭步,接住了她们。
  夏枫:“吩咐下去!公路上所以的车辆必须撤离,让他们务必快速到达医院!”

  “是!”丨警丨察局局长,快速的拿着对讲机,把命令发布下去!
  然后抱着她们上车,在后面追赶夏星辰。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