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8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说一个海年轻人弄了条超大型日本土佐,扬言要挑战今天斗狗场内的所有斗胜的斗犬,我只看过那条土佐的照片,块头不小,50公斤的样子,因为和训犬师在一起,倒没瞧出多骁勇,下嘴狠不狠得看赛,因为那个年轻人不是圈子里的人,今天也是第一次露面,所以不清楚底细。”****一兴奋跃道。
  “50公斤,不小,什么等级,好歹有小结或者关胁吧?”陈二狗饶有兴致道,见一旁的陈圆殊一脸雾水,轻声解释道:“日本土佐级别跟相扑级别一样,小结关胁是第七和第八,大关跟横纲是最后两个级数,斗犬谁最猛,一直在争,但土佐排前三没有争议,一条大关拉出来很能震慑人心,毕竟横纲算是国宝级,很难见到。”
  “那藏獒呢?贵的一条可要几百万,能排第几?”陈圆殊好道。
  “炒出来的。”
  陈二狗笑道:“藏獒只有纯种,野外生存下来的才是王者,饲养出来的东西,血统再纯正,你拉去看一看,别说横纲级土佐或者德国SV的VA斗犬,是训练有素的30多磅特,也能给咬趴下,姐,你知道我帮你驯养的那几条狗怎么练出来的吗?早6点钟带它们跑两个钟头热热身,8点钟放专门跑步机,前面栓一只活鸡,这样狂奔两个钟头,这两个都是山水华门那两个养狗哥们交给我的洋法子,我还有土办法,是特地让魏爷找了农村里的磨盘,绑在扶手让它们拉磨,拉到筋疲力尽为止,还有钩一块牛皮挂在树,把它们咬住牛皮吊着,我家黑豺能吊整整27分钟,你那两条差不多有14分钟,也不算差了。养一条斗狗不容易,关键还得保持斗志,跟其它的狗斗,藏獒又不是正统斗犬,没哪个傻子会用几十万百万的它们去斗犬,要卖高价得有个好品相,姐,你想想看,要是一条被咬得毛皮凌乱的藏獒,怎么卖?所以别信炒作藏獒的那些个奸商瞎扯蛋,要说西藏大高原野生藏獒敢撵狼我信,但随便养殖场拉一条血统再好价格再高的藏獒说有多强,我真不信。”

  “浮生你也是行家?”****诧异道。
  “行家不算,马虎玩过。”
  陈二狗笑道,轻描淡写一句带过。在****的带领下坐在一个前排角落位置,斗狗场央是一个半人高的水泥擂台,四周架有半人高的铁笼,如同罗马竞技场,座位渐次椭圆型升高,其实进入这座圆顶建筑,陈二狗跟陈圆殊吓了一跳,因为等于挖了一个巨大地下室,但为了私密性,座位不多,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每一个方向只有四排,每一排只有两个类似电影院vip包厢的座椅,配有长条茶几,茶水烟酒果盘应有尽有,坐在其,除了对面方向的包厢,其余两边哪怕是杀人放火也看不到。本来以陈二狗对于这座斗狗场的特殊地位怎么都应该拿到一个最前排的黄金位置,但显然俞含亮没有理会他这个魏家最新代言人的身份,只是随便安排了一个等地段,****客套几句后跟他圈子里的老熟人坐一块去。

  “这座斗狗场押注真他娘大,一张票一注单,一张票是1万块,还真像外界所说没有一个散客,本来以为像姐你这样一次带十几万已经够可怕,没想到那群牲口是一皮箱一皮箱带钱,姐,我们刚才下注买票的时候那家伙你注意没,操湖南口音的,那一麻袋我估计最少有四十多万,光斗狗场抽头拿去他四万多,也不心疼,眼皮都没眨一下,真不把钱当钱。”陈二狗感慨道,狠狠咬了一口从果盘里拿出来的苹果。

  “钱多了,也是个符号。”陈圆殊不动声色笑道,她喜欢这个模样的陈二狗,略微愤世嫉俗,还带着一点不想被人发现的不甘和压抑。
  “庆之,开快点,去钟山高尔夫把黑豺带过来。”陈二狗咬牙切齿道。
  陈庆之也不废话,立刻动身。
  “怎么,也学会马无夜草不肥的道理,想赚点外快?”陈圆殊打趣道。
  “赚钱是一点,那个房子花的是她的私房钱,我想装修弄好一点,也算一点心意。再说既然那个海人敢放出狂话,我还真怕尉迟老爷子手那条北高加索犬咬不死它,黑豺来大城市这么久,除了训练时候的小打小闹,没开过一次荤,估计再憋下去要闷坏,我想拉出来磨一磨牙齿,你别看它块头不大,那下嘴,啧啧,跟庆之的刀子富贵的弓一样。”陈二狗笑容阴森,只顾着琢磨怎么让黑豺松一松筋骨热一热牙齿,没注意到对面方向一个七人座包厢已经炸开,对着他指指点点。)

  陈二狗不喜欢杜高,也不钟情近代美国人培养出来的杀戮机器特,更赤裸裸憎恶土佐,他只喜欢黑豺和白熊这两条守山犬,再稍微能接受的是类似山东滑条陕西细犬的土狗,外国品种来说最大限度是像狼的犬类,例如阿拉斯加雪橇犬,德国牧羊犬也不错,特和土佐实在不讨陈二狗的喜欢,在认死理的他看来一条狗没些毛,不长得像老祖宗野狼一点,还能叫狗吗?
  第一场赛是两条公特,也算给陈二狗长了见识,魏公公斗狗场的竞技质量几乎场场可以媲美国际职业赛,这里有个规矩是斗狗的主人可以进入铁笼子,并不会安排裁判在场内指手画脚,寻常斗狗每隔几分钟会分开两条狗作为“场休息”,但这里不会,为了增加斗狗紧凑度和刺激性,斗狗一旦厮杀不能断,而斗狗本身具备无外力干预绝不罢咬的特点,所以在这座斗狗场绝对不会出现一场赛熬到一两个钟头的情况,一条狗被咬到彻底不能动弹或者死亡算分出胜负。

  陈圆殊是第一次亲眼见识斗狗,起初是兴奋,随着铁笼子里两条特在各自主子的呐喊激发野性不停搏杀,陈圆殊触目惊心,斗狗远不是她想象那般充满力量美,而是纯粹的疯狂撕咬,暴力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两条特甚至硬生生冲撞,互相啃住脖子扭转,才过2分钟便各自鲜血淋漓,在铁笼角落为各自斗犬鼓劲的男人粗脖子红着眼,陪着斗犬一起嘶吼咆哮,陈二狗扭头在脸色苍白的陈圆殊耳畔轻声道:“那是‘叫狗’,斗狗有些时候不只是两条狗的战争,别的地方还得有人拿撬板,有些时候两条狗咬住对方后不会松开,得用撬板掀掉,那叫‘拆狗’,都是技术活。”

  陈圆殊几乎不敢再看,忐忑问道:“那等下我那条特场,难道也要我去‘叫狗’?我不会啊,再说我连笼子都不敢进去。”
  此刻的陈圆殊终于不再是那个商场纵横捭阖的女强人,权势的外衣一旦剥去,财富的光环一旦褪下,女性根骨里对男性的劣势柔弱便凸显出来,男人跟女人的战争说到底还是要在床打,床一天吃不了胜仗,注定女权主义只是绣花枕头,一捅破。
  陈二狗笑道:“姐,当然是我帮你去喊,我怎么都应该帮你拿下一场。你去像什么话,一个大美女能出现在斗狗场算另类,再台还不非把看台的男人吓死。除了魏爷,来这里的其实没几个人敢自己场叫狗,赛斗犬伤人也不稀,没两把刷子,还是别场为妙。现在台两个肯定是专门的训狗师傅,这些人工资都不低,赢一场赛能拿不少钱。”
  陈圆殊如释重负,大大松了一口气。

  短短12分钟分出输赢,虽然短暂,过程却异常血腥,一条黄特脖子被咬出一个窟窿,躺在角落奄奄一息,获胜的黑特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头鲜血,血肉模糊,赛结束,两条狗被各自带离出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