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7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蒹葭的确是一个能将腐朽化为神的妙人。
  “咱们啥时候能领个证?”陈二狗嘿嘿笑道。
  曹蒹葭故意装作没听见,继续眺望远方,她现在已经总结出对付陈二狗的大致方针政策,那是他底气不足的时候轻轻迂回鼓励,犹豫不决的时候帮忙一锤定音,他脸皮厚耍无耻的时候立即做哑巴做聋子做瞎子,否则曹蒹葭满腹锦绣一肚子玲珑心思也抵挡不住这个男人撒泼耍赖,说得好听陈二狗是重剑无锋,说得损点那是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曹蒹葭深受其害,所以只能采取守势。

  “先车再补票也成。”陈二狗一本正经道。
  曹蒹葭再忍。
  “生男孩还是女孩?还是干脆多生几个?”陈二狗仿佛很为难。
  曹蒹葭还是忍。
  “生男孩像我,生女孩最好像你,不过取什么名字又是个难题。”陈二狗似乎很纠结,紧皱眉头,没发现身旁的女人已经濒临崩溃边缘。
  曹蒹葭终于忍无可忍,转身拧住陈二狗的耳朵,道:“要生你自己一个人给我生去。”
  “小时候俺们张家寨的张寡妇对我说,一个女人是造不出娃的。”陈二狗笑得无奸诈,一脸少儿不宜模仿的神情,猛地一把拉过猝不及防的曹蒹葭,将她拉入怀,死死抱住,微微低头,在她耳畔轻声道:“你不给我生给谁生?”
  曹蒹葭刚想说什么,下巴被陈二狗一根手指趁势勾起来,心知不妙,赶紧撇过头,果然躲过这个狡猾家伙的偷袭,被环住小蛮腰的曹蒹葭根本来不及腹诽他色胆包天,便再次被勾起水嫩水嫩的精致下巴,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看到一张充斥****的脸庞,而是一种第一眼看到有种病态苍白的消瘦脸孔,眼睛里有出于敬畏和忐忑而苦苦压抑的复杂情愫,这次抬头一瞥,除了发现这股子随时可能激扬迸发的压抑,还有一抹让曹蒹葭联想到东北大冬天风雪飘摇的原始狂野,曹蒹葭慧心如兰,知道是她在这个男人心种下第一颗野心的种子,在张家寨扎根,在海发芽,在南京茁壮成长,虽然远没有长成参天大树,但她看得出他的盎然,陈富贵如海东青,虽然令人惊艳,但曹蒹葭独爱这一条执拗的守山犬,它要想要的东西算掘地三尺刨出血也要挖到手,每一次的山和出山,都会让它不断崛起,最终甚至可能咬死东北虎。

  曹蒹葭认命地闭眼睛,脸如一瓣桃花。如同一株南国桃花树,立于北方雪地,楚楚动人,摇曳风情。
  心不为利衰毁誉称讥苦乐所摧破,是为八风不动,那一刻,再心如磐石的八风不动也被男女之事一两拨千斤地轻松撼动,曹蒹葭只是个紧张到身体微颤的女人,本白皙的双手因为过于用力僵硬而越发惨白,无处安放,不知所措。
  当陈二狗循序渐进,先是轻轻沾曹蒹葭的薄嫩嘴唇,如同一直徽笔在轻柔亲昵一张未曾被人亵渎的宣纸,继而磕开她的咬紧牙关,一点一滴水乳交融,每进一步,他的双手便搂紧一分,两个人的身体天衣无缝地契合在一起。
  陈二狗甚至能清晰感受曹蒹葭舌尖的青涩和娇柔,他也是第一次发现女人的身体远她们的内心来得容易琢磨,再高不可攀的女神,再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射仙人,当她们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缓缓敞开心扉,如同展开一幅泼墨空灵的山水画卷,其的美妙不足为外人道。
  陈二狗由温柔到粗犷地不停索取,曹蒹葭开始只是半推半,如同一场实力悬殊的攻防战,矜持内敛的曹蒹葭苦苦支撑最后底线,随着时间的推移,陈二狗的坚持不懈终于收到回报,曹蒹葭的身体不再僵硬,双手也轻轻抵在胸口,微微隔开两人几乎黏在一起的身体,到这个地步还谈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曹蒹葭今天算是彻底栽在这只犊子手里。
  兴许是陈二狗的侵犯实在来得太迅速一系列动作唐突得太出人意料,曹蒹葭忘记自己是一个有洁癖的女人,在家庭里忍受一个人几米外抽烟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不曾想今天却被一个刚抽过好几根烟的男人嘴对嘴。
  在陈二狗一只手得寸进尺地悄悄覆曹蒹葭弧形完美的臀部,心神摇曳几乎已经不由自主同陈二狗展开口舌交融的曹蒹葭,终于能够一鼓作气狠下心推开陈二狗,有气无力地恼羞骂道:“流氓。”
  陈二狗依然没有松开曹蒹葭,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巴,香,真香,一脸陶醉地坏笑道:“白白嫩嫩****鼓鼓的张寡妇在俺9岁的时候,夸俺长大后肯定是张家寨头号流氓。再说了,谁要能抱着你还不耍流氓,一定不是男人。”
  曹蒹葭撇过头恨恨道:“油嘴滑舌!”
  陈二狗压低声音道:“要不俺们再油嘴滑舌一次?”
  发现这个词汇双关含义的曹蒹葭再度羞涩难堪,气势一降再降,几乎跌落谷底,拿什么去跟厚脸皮的陈二狗在这种敏感暧昧时刻斗智斗勇。这种时候如果陈二狗还不懂得把握时机,事后一定会悔青肠子,事实是陈二狗以一种霸道的姿态第三次勾起曹蒹葭下巴,眯起眼睛道:“媳妇,咱们再来一次?”
  “你抽烟。”曹蒹葭的理由苍白无力。
  “那我不亲,只摸?”陈二狗很好说话。
  曹蒹葭面对这个越来越无耻的男人,只能咬咬嘴唇,轻轻踮起脚跟,闭眼睛,一副任由陈二狗采撷肆虐的诱人妩媚姿态。
  估计谁都想不到曹家女人会最终被陈二狗这头牲口调戏挑逗、一拱再拱。
  陈二狗没有丝毫含蓄,低头继续占有只属于他的那一份祸国殃民。
  大登科后即将小登科,人生至此,臻于小圆满。)
  得意忘形的陈二狗**脑,下本身裤裆里老二也不停怂恿蛊惑他将双手静悄悄爬向曹蒹葭未曾被玷污的双女峰,结果被脸红得几乎像要滴出桃红色染料的曹蒹葭一记肘击敲在肋部,再往下一点,可是陈二狗昂首勃挺的老二,陈二狗赶紧安分守己地停止身体磨蹭,不敢再风*乱拱。
  在曹蒹葭跟陈二狗关系跨出这实质性一步的时候,吴煌带着南下江苏的死党徐北禅也来到一处花园洋房式高档住宅,谈心的那辆奥迪TT在众多豪华车辆并不起眼,其不乏牌照大有讲究来历的轿车,至于吴煌的别克君威更加显得寒碜几分,窦颢蹦蹦跳跳下车,望着独具风情的私人喷泉和宫廷式庭院,啧啧称,这栋建筑主体材质是德国莱姆石,粗柱廊,厚山花,高台阶,窦颢站在喷泉旁夸赞道:“挺漂亮,不像暴发户。”

  “人家出身书香门第,自己头顶也有两个博士头衔,想要装暴发户也不像。”吴煌轻笑道。
  “知道掉书袋装博学,一堂课发个言他能洋洋洒洒废话30分钟,只留10分钟给老师,这种纯技术理论流骚包没还把那支基金搞垮,真是个迹。怪不得我问半天都不肯说来谁家开同学会,原来是这只小鸟。”徐北禅撇撇嘴不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