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7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尉迟老爷,改天给你送一箱南海。”陈二狗咧开嘴笑道,丝毫不觉得自己这番话如何不入流。
  不过也算他瞎猫撞到死耗子,尉迟老人生平最看不惯伪善之辈,陈二狗这听起来很没气势没风度的一箱南海颇合尉迟敬德胃口,手腕一抖,丢出一把鱼饵,露出个估摸能让方婕大为羡慕陈二狗的和蔼笑脸,道:“你把黑豺领回来,那畜生有灵气,一天不见着我不舒坦,它要是能跟魏端公最钟爱的山东滑条产崽,肯定又是一窝血统纯正的守山犬。”
  然后尉迟老人挥挥手,望着鱼池,仿佛又陷入回忆。
  陈二狗轻轻退回客厅,王虎剩终于摆脱魏冬虫的围剿追杀,跟王解放在角落嘀嘀咕咕,见到陈二狗招了招手,等他走近后,王虎剩一脸兴奋道:“你怎么办成的这事情,我怎么看叫尉迟功德的老头子油盐不进滴水不漏,再说解放这废物根骨希拉平常,又不是裤裆里的鸟壮观一点可以练拳,我实在想不通老家伙为啥肯倾囊传授,不过解放这一次真是踩到大****,让人眼红哇。”
  “也许是老爷子不希望把自己一身本领带进棺材。”陈二狗笑道。
  王虎剩点点头,扭头转向厨房方向,突然感慨道:“这一屋子天仙般女人,虽然叫季静的相对来说脸蛋气质最不起眼,但屁股最大,我最喜欢。其实,还是陈圆殊最对我口味,熟女,臀部那叫一个浑圆丰腴,被她两条****夹一晚还不把我双修成人干,二狗,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你道德高尚,不要‘干’姐姐,发发善心赏给我吧,这样一来我们也好亲加亲。”

  “我什么时候拦过你。”
  陈二狗没好气笑道:“不过你别想我给她下什么蒙汗药是,你要能凭本事收服陈圆殊,我一定给你一个大红包。”
  “凭本事?”
  王虎剩一甩头,分发型潇洒地甩出一道弧线,自我陶醉道:“难道凭我的相貌还不够吗?”
  王解放一脸理所当然假到不能再假的表情。
  “冬虫,王虎剩说你屁股小****平,没发育完全。”实在忍受不了王虎剩的陈二狗一脚踹小爷屁股,一声怒吼。然后王虎剩便又被魏冬虫拿着水果刀从楼下追杀到楼再追杀到楼外,直到大伙坐下吃饭才得以喘口气,那个汉奸头因为汗水直流显得凌乱不堪,更加滑稽,把一桌子人逗乐,魏冬虫还不忘一手一根筷子朝王虎剩耀武扬威。
  方婕肯定这一桌人当最唏嘘慨然的角色,早领教过生活的柳暗花明,没想到这一次这般迅速,陈浮生这年轻人又坐在熟悉的餐桌位置,只不过这一次不仅吴妈替他勤快夹菜,还多了个不知底细的大美人曹蒹葭。方婕望着一脸灿烂笑容毫无城府的陈二狗,虽然不确定将石青峰在内场子交付他打理五年是明智还是糊涂,但目前已经骑虎难下,方婕准备开始真心提携这位半个心腹,她不想落后陈圆殊,夏河死后的浦东国际投资,是块大蛋糕,加乔家的物业,初涉商场的陈二狗兴许想吃都有心无力,方婕也没办法悉数吞下,干脆顺水人情地帮他一把。

  再看陈庆之,方婕心存忌惮,这个人虽然不是陈浮生的智囊,但完全可以独当一面。王虎剩和王解放兄弟,方婕同样不敢小觑,都是亡命之徒,若非陈浮生的桥梁关系,方婕一辈子都不希望跟这种敢杀人甘于当流匪的家伙打交道,他们跟宋代****不一样,后者在南京都有家室,注定不会做出过火超出底线太多的举动。
  幸好是朋友,不是敌人。
  方婕笑了笑,站起来提议所有干一杯,孩子用果汁代替。
  有看似口无遮拦其实妙语连珠的王虎剩在场,而且这家伙还不介意被众人损,加曹蒹葭等人有意无意地穿针引线,一顿饭其乐融融,周惊蛰现在跟陈二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陈二狗选择和方家妥协,她也乐得与方婕打破僵局,至于季静,也许是方婕这段时间经历太多事情,对于财产分割这件事情采取退让姿态,季静得到想要的承诺,自然也不会板着脸摆出臭脸色,即使当她听到方婕说要把位于紫金山脉一栋钟山美庐别墅送给陈二狗做婚房,也只是浅淡会心一笑,没有丝毫不悦。

  方婕抛出这一棵巨大橄榄枝,陈二狗本能地想要转头询问曹蒹葭意愿,但曹蒹葭几乎第一时间握住他桌子底下的左手,在他手心画了一个叉。于是陈二狗心领神会地摇了摇头,拒绝了方婕的大礼,一栋钟山美庐,怎么说也是千万级别,虽然陈二狗无垂涎,但还是死死按耐内心的欲望,神色平静,桌子底下却没有松开曹蒹葭的纤手,这一次没有不讲含蓄地使劲揉捏,而是力道恰到好处地握住,曹蒹葭既挣脱不开,也不至于过于****揩油,这一次小手摸得让他丢掉一千多万,陈二狗怎么都想多模一会儿,无师自通地摩挲曹蒹葭手心,动作轻柔,像是在抚摸一块羊脂白玉,极尽挑逗之能,把处子之身的曹蒹葭折腾得脸颊绯红,人面桃花,第一个瞧出旖旎的竟然是魏冬虫,这妮子也不管不顾,嚷道:“二狗,你的手在桌子底下做什么坏事?欺负曹姐姐?”

  平时女菩萨一般性格清冷的曹蒹葭一张脸蛋彻底羞红,不敢见人。
  几乎捧腹的周惊蛰轻轻拉过女儿魏冬虫,不得不替陈二狗解围,忍俊不禁道:“浮生,你还是收下那栋房子,算不住,也能当作一笔投资。方姨的一番好心,怎么可以拒绝。钟山美庐都不肯收,那我跟你季姨的礼物跟红包岂不是更不入你法眼?蒹葭,你说是不是?”
  周惊蛰很巧妙地把包袱直接丢给曹蒹葭。
  这样一来,曹蒹葭只能点头,陈二狗也彻底成为有房有车一族,车子是把悍马卖出来换来的奥迪A4,房子则是那即将划到他名下的栋钟山美庐,虽然收入依旧不稳定,但好歹已经脱离温饱与小康,直达富裕阶层。
  傍晚离开钟山高尔夫,曹蒹葭领着陈二狗去看了她挑选的房子,小区有些年月,但设施完善,80多平米,东西已经搬空,陈二狗得知这是她花光积蓄买下的房子后没有说话,蹲在阳台抽烟,一根接着一根,同样是拿到钥匙后第一次看房的曹蒹葭先自顾自研究一遍,最后来到阳台,笑道:“怎么,觉着吃软饭,心里不舒服,还是嫌弃这房子太小,要搬去钟山美庐?”
  陈二狗挠挠头,道:“别瞎想,我是对不住你,到现在都没能过好日子。”
  “好日子?要多好才是好?”
  曹蒹葭轻轻摇头,趴在阳台望着对面的一栋7层居民屋,笑道:“二狗,一年多有现在的资本,很快很快了。古语金榜题名是大登科,我看你也差不远,估摸着南京以外的圈子都在谈论你的事迹,指不定有哪个大户人家的黄花闺女想要对你以身相许。你再不知足,小心遭天谴。再说房子是我买的没错,接下来装修什么都得你出钱出力,体力会我不擅长,最多是挑东西,你负责掏腰包和做搬运工。你要还是大男子主义泛滥,过意不去,给我勤勤恳恳打拼,老老实实赚钱,争取早日让我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太太生活。”

  “好嘞。”陈二狗站起来豪气干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