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7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谈心,我诅咒你继续单身起码3年。”徐北禅苦笑道,几年不见,谈家大小姐是越发韵味,当年跟吴煌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徐北禅打赌谁率先拿下谈心谁做大哥,结果到大学毕业谁都没能降伏谈心,这是他们闷骚却精彩的大学生涯继没机会痛殴该死的系主任之外最大遗憾。
  “求之不得。”谈心笑道,坐进刚换的一辆白色奥迪TT,两人座。
  “你这两年赚不少钱,怎么还开君威?”徐北禅坐进吴煌的车子后笑问道。
  “不开君威开什么,你难道让我去开法拉利还是兰博基尼?我有一辆从陈鑫俊那里接手的凯迪拉克,一年到头也开不几回,在江苏从来不敢开出去,最后干脆留在海,偶尔跟年轻人逛逛夜店的时候才拖出来丢人现眼,你要拿去,不收你一分钱,我光养它每个月还要花几百块钱呢。”吴煌启动车子的间隙丢给徐北禅一根南京烟。
  “尽给老吴家丢人,我这种纨绔子弟在天子脚下京城不吃香,你不一样,在江苏,不是甲字号,也能算乙或者丙字号纨绔吧,不开辆豪华跑车在大马路横冲直撞强抢民女简直是辱没你吴家大少身份。”徐北禅打趣道。
  “抱歉,我不是纨绔,是守法公民,是党性坚定的***员,还是一位荣立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的光荣退伍军人。”吴煌轻笑道。

  徐北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烟还给吴煌,靠着座椅,懒洋洋道:“前两个月开始戒烟,好歹坚持个一年半载。”
  “北禅,来南京除了同学会,还为了什么?你这种一毕业无利不起早钻进孔方兄怀里的堕落分子,断然不可能因为那点微薄同学友谊跑来南京喝东南风。”吴煌挖苦道。
  “听说南京苏州的女人品次很高,来祸害祸害。”徐北禅也只有吴煌这种极少数死党面前才言谈无忌。
  “少打马虎眼,坦白从宽。”吴煌清楚徐北禅的性格,如果说恰好在江苏有生意顺道来看他有可能,但要说平白无故参加一场同学会,跟最出名的扬州瘦马是处丨女丨的几率一样大。徐北禅从来不做无意义的事情,他看不顺眼的东西或者人,会一直别扭下去,在大学时代,徐北禅一直瞧不惯大多数同学给辅导员或者系领导做狗腿子,加说话阴阳怪气总喜欢含沙射影,人缘很差,当年徐北禅的低调内敛跟吴煌起来截然不同。

  “我来找个人。”徐北禅闭目养神道。
  “谁这么大面子,让我们徐大纨绔不赚钱跑来人生地不熟的南京遭罪?”吴煌好道。
  “跟你说你也不知道,现在有好几个圈子的人都跟想来江苏会一会他,如果不是有人拦着,早杀下来。据我所知,这几天除了我借口同学会杀到南京,还有几个撒泼闹事一等一的混世魔王也溜出来,我估计杀人放火的事情肯定做不出来,毕竟南京是你这种地头蛇土皇帝的地盘,但小摩擦肯定会有,我想近距离看个热闹,省得在天津听他们以讹传讹地瞎掰。”徐北禅笑道,一脸期待。
  “那人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吴煌也被挑起浓重好心,虽然他几乎从不涉足这种纨绔之间无聊的争执,但如徐北禅所说身为苏北前几号的纨绔,终归会身不由己地有所见有所闻。

  “几个圈子大大小小混世魔王纨绔子弟都崇拜的一个猛人,在他们眼近乎天下无敌大智近妖的彪悍人物,结果被一个跟他差不多数量级的娘们极其牛叉地甩了,关键是这个娘们的理由是要跟一个无名小卒过日子,于是彻底炸锅。”
  徐北禅伸了个懒腰道,“我没做出头鸟的习惯,虽然跟同一个圈子里的他交情不浅,多少心底也有一些不得不承认的佩服,但真过了那个一听说你被娘们甩冲去图书馆砸她新欢的年龄,这次来一半是为那个指不定还蒙在鼓里的可怜家伙,四分之一是看你是胖了还是瘦了,剩下四分之一是试探试探谈心,看我这张旧船票能否登她那条依旧崭新的大船。她没嫁我没娶,以前谈得来,算没感情没火花,两个在一起最不济也不会闹到相敬如兵的尴尬地步,我算准了,我跟她真结婚,对两个家族都有利,我一旦有外遇她一定是一个不动声色也外遇一回的女人,这样也好,没负担,不需要爱得死去活来,累不累。”徐北禅叹了口气道,“我家两个老头子时运不济,一个在位置蹲了将近十年都没能升一步,另一个好不容易能光荣退休,却遇人不淑,跟******过近,差点也被拖下水晚节不保,我这个做孙子外孙的,拉他们的虎皮做大旗才有今天地位,总得替他们帮徐家韩家做点什么。”

  “真孝顺。”吴煌撇了撇嘴道,徐北禅素来实际,说出这番话他并惊讶,只不过要把谈家小姐骗进徐家谈何容易。
  “对我没信心?”徐北禅大笑道。
  “不是我打击你积极性,我是真对你没信心。”吴煌落井下石道。
  “看把你酸的。”徐北禅眼花缭乱地把玩手zippo打火机,因为太久没抽烟没有添油,这只zippo早不能点火。

  “你这个时候来南京算你来巧了,我刚听说一桩事,一个年轻东北男人靠肩膀扛着的聪明脑子和手里两把刀崛起位,据说速度之快,让人乍舌,我不了解内幕详情,不过最近南京圈子都在传这个,我是江苏人,这里也是南京的地盘,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你那些个京津圈子的无良纨绔最好能对他,然后来个两虎相斗,我们然后可以端板凳嗑瓜子隔岸观火,最后让地道的江苏人渔翁得利。”吴煌微笑着玩笑道。

  “你这是应当被大力抨击的狭隘地域意识。”徐北禅打趣道。
  吴煌置若罔闻,一笑置之,别说不同省份之间,光是苏南苏北之争,不好讲愈演愈烈,但绝对在各个层面都未曾平息过。
  “谈姐,那个男人是你们嘴里最擅长扮猪吃老虎的赚钱机器?”坐在奥迪TT副驾驶席的窦颢玩着psp一脸不服气问道。
  “没错呀,你别看他穿戴不堪入目,这是他要的效果,大学里被他假象蒙蔽,最终遭殃在他手里的黄花闺女一双手都数不过来,不过那都是事后才被我们知道,他做的都是极其保密的地下工作,至于赚钱机器这个说话,没贬义,只有褒义,别看他自己用的东西破破烂烂,但对朋友,不管是兄弟死党还是生意的伙伴都很舍得花钱,有一句话不是说会花钱的人才会赚钱,他是,徐北禅可是我们学校不折不扣的传说人物,现在不少墙壁都还保存着他信手涂鸦的打油诗和****图画,这些壮举都是等他毕业后一件一件揭发出来的,逗号,你没经历过我们那个时代,不会懂徐北禅的另类。”谈心微笑道,说起徐北禅,丝毫不吝赞美。

  “那你干嘛不嫁给他?”窦颢一语命谈心死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