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5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个魔头之名的父亲,再加上一个已经掌握了核武器并脱离控制的疯子国家,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外交事件了,别说现在只是怀疑,就是萧晋和裴子衿拿着刘若松将梁翠翠推下水的视频录像,都没办法把他怎么样。
  不知过了多久,萧晋深吸口气,又重重的吐了出来,疲惫的靠在沙发背上望着天花板,郁闷道:“我是不是有吸引大人物的体质啊?建个电梯影响到巡抚衙门长史爹妈的坟也就罢了,好不容易以为能大炮打蚊子欺负一个高中生,他娘的偏偏是个更加烫手的烙铁。
  那个柳成东有什么毛病吗?华夏那么大,儿子去哪儿不行,为啥要来老子的龙朔?还伤害老子的姑娘?”
  裴子衿怜惜的走到他背后,轻轻为他揉捏着头部说:“我们没办法继续审问刘若松,也就没了拿到证据的可能,如果继续纠缠下去,就不单单是简单的伤人案了,一不小心,你现在所有的努力都有可能会成为泡影。
  萧晋……算了吧!”
  裴子衿话音一落,她明显感觉到手指下萧晋的太阳穴鼓了一下,紧接着便听到他冷冷地说:“如果不是翠翠命大,刘若松现在已经死了。”

  得到这样的回应,她毫不意外,心中默叹口气,问:“那你打算怎么做?保安处的人一来,刘若松立刻就会处在严密的保护之下,说不定今天之后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萧晋闭上了眼,没有回答。
  这时,裴子衿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寒声说:“我倒是有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什么?”

  “西园寺一树。”
  萧晋身体瞬间绷紧,但很快就松懈下来,摇头道:“不行,那家伙肩负着跟你里应外合摧毁马戏团的重任,不能折损在一个北棒子国的小王八蛋身上。”
  裴子衿闻言表情就变得温柔起来,俯身在他额头轻轻一吻,说:“保安处的人虽强,但刘若松本人却是一个极不安定的因素,他性格那么骄傲,必然不会甘心像坐牢一样被保护,西园寺一树杀了他并全身而退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不行。”萧晋还是摇头,“我相信作为马戏团顶级杀手的他一定能够全身而退,但在那之后,他必然会成为华夏和北高丽的头号通缉犯。

  而且,刘若松并不是他的目标,马戏团不可能会轻轻放过这件事,说不定他会因此而被驱离甚至丧命,摧毁马戏团也就成了泡影。
  退一万步讲,就算西园寺一树杀了刘若松屁事儿没有,可北高丽王必然会向咱们国家发难,到时候,保安处的同志遭殃不说,咱们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利益才能平息那两个疯子的怒火。”
  说到这里,他嘴角翘起,睁开眼看着裴子衿道:“我亲爱的裴大长官,你真的还没有爱上我么?要知道,这可是一件真真正正会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你居然会为了我而不惜放弃自己的原则,可真让人家受宠若惊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在他的脑门上拍了一巴掌,裴子衿回到之前的沙发上坐下,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说:“刚才没想到这方面的情况,那个提议我收回,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一个训练有素的情报调查特工有可能想不到这么重要的事情吗?打死萧晋都不相信,但他这会儿必须信。
  强扭的瓜不甜,逼迫出来的结果往往也总是会出现问题,还是顺其自然等待成熟的好。
  “话说,那个柳成东为什么要把儿子送到咱们这儿来上高中啊?以他的权势和地位,世界名校不得排着队任他可劲儿的挑吗?”
  “最近这几年,北高丽王不是蹦跶的很厉害嘛!虽然他手里有了核武器这张王牌,但那东西说白了就是吓唬人用的,不能吃也不能喝,所以仰仗依赖咱们的地方还有很多。

  另外,美国在南高丽、岛国以及夏威夷都部署了非常先进的导弹拦截系统,北高丽那所谓的核武器根本不可能打到人家本土去,也就是说,光有这张王牌,他们还没资格正式的坐到世界这张谈判桌上讨价还价。
  这个时候,一个态度暧昧不明的大国,对他而言作用就非常的重要了。为了让这个大国继续暧昧下去,不拿出点诚意来怎么行?刘若松就是诚意之一。甚至有传言说,他其实就是北高丽王的儿子,柳成东不过是个防止刺杀的幌子罢了。”
  “我去!越说越玄乎。”萧晋头疼的捏捏鼻梁,“他有可能姓柳就已经够让我郁闷的了,要是姓了金,那我特么真就只能准备上千万美金去雇佣马戏团的杀手杀他了。”
  裴子衿笑了笑,说:“不管传闻是真是假,有件事是肯定能确定的,那就是刘若松如果真是从北高丽来的,咱们就不能用常规的办法去对付他,甚至都不能让他莫名其妙的死在华夏。

  还别说,花钱雇佣马戏团倒确实是个好办法,起码可以转移仇恨,回头咱们朝廷推卸起责任来也容易。”
  “你妹的,怎么什么破事儿都能让老子赶上啊?”萧晋烦躁的揉乱头发,“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质子这一说?有就有呗,可这他娘的哪儿是什么质子,分明比太子还牛B嘛!”
  “所以我刚才才会说那句话。”裴子衿握住他的手,柔声道,“萧晋,我知道你心里有多么在乎身边的人,也知道翠翠发生这样的情况让你有多心痛,可你不是万能的,也不是世界之王,不可能所有的事情你都能凭本事解决。
  很多时候,命运就是喜欢看你气急败坏又束手无策的样子。说到底,无奈也是人生的主旋律之一呀!”
  “我何尝不知道你说的这些道理?”萧晋朝她微微苦笑一下,指指心口,说:“可是,这里面不甘啊!”

  “我也不甘,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萧晋点燃一支烟,又似乎忘了抽,低头沉默,任由青烟从指间袅袅而上。
  良久,他长叹一声,幽幽地说:“其实,我认过一次命,成为囚龙村的一个支教老师就是我向命运低头的结果。只不过,老天爷可能觉得那样的我太无聊了,于是就把沛芹姐和老族长那样干净纯洁的人送到了我的面前,使我幡然醒悟,也让我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不知道他老人家还会不会给我第二次机会,但我真的不想放弃这一次。”
  “那就不要放弃啊!”裴子衿说,“这一次低了头,不就能保住老天爷好不容易给的新希望了么?”
  “翠翠呢?”萧晋问,“为了我的希望,她就活该躺在医院生死不知么?”
  裴子衿哑口无言。
  摇摇头,萧晋再次叹息一声,说:“人这一辈子,总是要在一个接一个的取舍中度过的,左还是右,前进还是后退,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我嘴里这条三寸不烂之舌可以骗尽天下人,却骗不了我自己的心。
  日期:2018-03-28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