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5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冷冷的点了下头,她转身向医馆里走去。“你们的住处在后面,跟我来吧!”
  到了后院,萧晋就拉着巫雁行去了她住的小楼,安排西园寺兄妹住宿的事情自然就落在了巫飞鸾的头上。
  小正太远远看着进楼之前萧晋已经由拉改为搂的手,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对于师父变成父亲这件事,他并没有太多的抵触,相反,他内心还是有些隐隐高兴的。但是,一想到师父那已经人满为患的家,他就特别的为母亲感到不值。

  要知道,即便抛开母子的身份不谈,他的母亲也是萧晋身边女人中最美丽的那个,再加上医术精湛,家世也不差,哪怕年龄大一点,委身于萧晋这种花心大萝卜也是大大的吃亏。
  不过,他心里同样很清楚,母亲孤苦多年,心中又始终都有放不下的仇恨,如果和师父在一起可以变得开心起来的话,再无奈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一树,那个女人明明不欢迎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住下?你的尊严已经变得这么不值钱了吗?”到了住的地方,待巫飞鸾一离开,西园寺花雨就愤怒的质问道。
  西园寺一树还是那副柔柔的笑模样,打开箱子,一边将衣服挂进衣柜,一边慢条斯理的说:“你没看出来么?巫先生是萧桑的女人,而我们是险些害死萧桑的杀手,人家怎么可能会给我们好脸色嘛!”
  “那我们就更应该离开了!”西园寺花雨在床上重重拍了一下。
  “不,”西园寺一树回过头来,有些狡黠的冲她挤了挤眼,说,“我们更应该住下来,因为,忍耐将是你接下来必须掌握的一项技能。”

  一番酣畅淋漓的“周瑜打黄盖”结束,萧晋照旧骑坐在巫雁行的腿上为她后背的鞭痕涂抹药膏。
  感受到大腿上某物的硬度,巫雁行向后伸手过去握住,一边揉捏一边吃吃地笑问:“忍的辛苦么?”
  萧晋舒服的打了个激灵,用了很大的毅力才没有让彼此近在咫尺的关键部位发生亲密接触,冷冷地说:“心里还装着别的男人,就不要随便撩拨我,这是很不道德的行为,知道吗?”
  巫雁行猛地翻过身来,险些将萧晋掀下床去。
  “我对他只有恨!”
  “那也不行!”萧晋粗鲁的将她摁回去,继续抹药,“爱也好,恨也罢,对象全都变成我的时候,我才会对你下手,否则的话,我宁愿待会儿去卫生间里裹着你的内内打飞机。”

  巫雁行心里一惊,用力扭过头瞪他:“你……你不会真的这么……这么干过吧?!”
  萧晋哈哈一笑,抹完了药,才低头在她浑圆的满月上重重一吻,说:“放心,我就算是要打,也会当着你的面打,不会干偷偷摸摸背着你那样龌龊的事情的。”
  “呸!当着面更龌龊!”
  妩媚的白他一眼,巫雁行翻过身来,扯过被子将两人盖住,然后轻车熟路的往他怀里一趴,问:“之前在大门口的时候,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手指缠绕着她的一缕青丝,萧晋道:“嗯,原本我没想到这一点,还是小鸾提醒了我。那个叫花雨的孩子跟毒虫的亲和程度是比一树还要强的,对于各种剧毒也十分的了解,要是学习华医的以毒攻毒之道,肯定事半功倍,简直就是你徒弟的完美人选呀!

  至于她的性格,现在看起来确实太偏激了一些,但就我目前跟她接触的感觉来看,她的本性应该并没有受到太多扭曲的影响,调教好了依然还会变成一个好孩子,顶多脾气大一点。
  话说,你的脾气就不小,跟她倒还真有点天造地设的感觉。”
  巫雁行皱起眉:“我的医术是要传给小鸾的。”
  “又不是不让你传。”萧晋翻个白眼,“再说了,华夏医术虽然殊途同归,但你我所学还是有不少相悖之处的,小鸾将来肯定是要继承我的全部衣钵,所谓贪多嚼不烂,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你真觉得他能在同时掌握我们两人医术的同时还将它们发扬光大吗?”
  “要是他可以呢?”巫雁行抬起脸争辩。
  母亲总是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一股脑儿的送给孩子,从来不会考虑孩子能不能消化得了,因为,在她们的心里,自己的孩子绝对是最棒的。

  萧晋当然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笑着吻了吻巫雁行的额头,柔声说:“医术是你的,你想传给谁就传给谁,这是你的自由,我只是可怜花雨那孩子。
  她的性格应该很难适应校园生活,父爱亲情有我负责,如果你能再给她补上学习生涯,那她将来的人生就能更加的接近圆满了。”
  巫雁行闻言沉默片刻,撇撇嘴,说:“能不能当我的弟子,我得好好考察过后才能决定,要是她的资质不堪雕琢,你说什么我也不会收的。”
  “那是自然,我是给你介绍徒弟,又不是逼你收养孤儿,若是她真的不适合学医,让她一辈子无忧无虑混吃等死也挺好的。”
  “你呀!总是会偏心女孩子,都没见过你这么为小鸾发愁过。”巫雁行用带着些许撒娇的口气说,“要不是看你对二丫和小纯只有父爱,我真要怀疑你是不是一个该死的萝莉控了。”
  萧晋呵呵一笑,勾起她的下巴说:“我不为小鸾发愁,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因为那正说明了小鸾有多么的优秀呀!”

  巫雁行笑了起来,身子一动,又碰到了某个昂首挺胸的家伙,眼眸里瞬间就荡漾出水来,瞟他一眼,便腻着声音嗔道:“真是的,不解决掉就不会消停是吗?”
  说着,她的身体便慢慢的滑进了被子。
  萧晋知道自己应该阻拦,但只是稍一犹豫,铺天盖地的愉悦感就将他彻底淹没。
  自认识巫雁行以来,头一次在她这里得到了宣泄,心理上的满足竟然远远超过了身体上的快感,下楼离开的时候,萧晋只觉得从头到脚都神清气爽,都开始怀疑始终坚持不吃掉这个娘们儿是不是太傻B了。
  毕竟,即便不谈两人之间的暧昧情愫,巫雁行都是一个大大的美人儿,除了心理有一点点变态之外,简直就是完美的,哪个男人会舍得放弃?

  除了陆翰学哪个傻……呃,算了,那是小柔的爹,给点面子,不骂了。
  他没有去看西园寺兄妹安顿的怎么样,医馆的主人是巫雁行,这件事情自然应该由她去做。
  其实,让巫雁行收西园寺花雨当徒弟,除了合适之外,他也是想让巫雁行多体会一点人类应该体会的各种感情。
  因为,他发现自从巫飞鸾改口称巫雁行母亲之后,她的性格就发生了变化,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少了许多阴暗,整个人也看上去精神平和了不少,不再总是那副高高在上又自怨自艾的矛盾模样。

  感情永远都是腐蚀人心最有利的武器,如果西园寺花雨真的适合学医,那么,两人之间的互动势必也会让巫雁行体会到不同于亲情与爱情的乐趣。
  只有仇恨的人生是可悲的,受虐才能有快感的房事更可悲,尤其是后一种,必须改变。
  快到医院的时候,裴子衿打来了电话,萧晋立刻打方向盘来到了附近的那家酒店。
  日期:2018-03-27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