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6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完他的话,我下意识的往圣母庙的方向望了过去,脸上一副吃了死苍蝇的表情无法言语,没想到那夔牛祭坛却是治疗小王励的重要一环。若是早些知晓我岂能将之炸毁,心中难免一阵懊悔。可又对祭祀恶灵有些埋怨,刚才若没有他的怂恿,我是断然不会销毁祭坛的。眼看现成的祭坛没有了,现在该如何是好!
  祭祀恶灵似乎察觉到我眼射中有些怪罪的意思,身子微微一顿,立马开口安慰道,“切莫慌乱,既然此处的夔牛祭坛已然被毁,只需要再找一只夔牛便是了。”
  我听完,轻声一叹,他这话哪是安慰,只不过是马后炮罢了,眼下只有这法子了。可转念一想,这夔牛可是上古神兽。历经几千年不知这世上是否还存有这样的物种,若是真的存在,也不知该如何去找。
  祭祀恶灵见我脸色还是没有好转,有些纳闷儿。我将自己的疑惑与他说完,没曾想他却是大笑起来,说我有些着急过了头。他说既然此处出现了夔牛祭坛,那就说明夔牛这种生物现在应当存在,只需要找到当初建立此处夔牛祭坛的人问一下便知。
  听完他的话,我恍悟过来,当初进圣母庙的时候吴越给我提起过,这夔牛祭坛是柳如絮所建,还问我是否认得那个祭坛。想到这里我立马从相柳袋中拿出装有青灯古卷的小盒子。我已经认定这青灯古卷便是《死人经》的下卷了,换做以往我是断然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拿出来的,可祭祀恶灵和我的关系不同,对他我没有丝毫的顾忌。
  将盒子轻轻地打开,低声唤着柳如絮的名字,声音刚落,一道灰蒙蒙的身影就出现在面前。只见柳如絮站在离我一米的位置,向我躬身行礼道,“主上。唤我出来所为何事?”
  我实在不习惯别人这样称呼我,可眼下也没管这么多,挥挥手叫他免礼,随即便问,“我听吴越说圣母庙中的夔牛祭坛是你所立,我想问你这夔牛头骨是从何处得来的?”
  “回主上,这夔牛头骨是我百年前在一处荒冢之中所得。”柳如絮立马回应道。
  我一听大喜,接连再问他那荒冢在何处,里面可还有夔牛头骨。
  没曾想这次柳如絮的回答却是让我有些心灰意冷了。百年前还是龙虎山道子的柳如絮,偶然在龙虎山的藏书阁中翻到了关于这一块关于夔牛头骨的资料。后来带着吴越私奔之后。便到了这塔儿村的山顶,建了圣母庙。之后便去了那荒冢,历经九死一生才找到那块夔牛头骨,这才建了这夔牛祭坛进了蚩尤墓。
  因为那资料上只记载了一块夔牛头骨的消息,至于这世上是否还存有其他的夔牛头骨尚不可知。

  他的话说完。一时间整个气氛低落到了极点,周围时不时传来的鸟叫声听起来着实有些刺耳,弄的我有些心烦。
  柳如絮见我面色阴沉,眼珠转了转,开口解围道,“主上切莫着急,据我所知,这夔牛出于东海,或许能在东海找到他的踪迹。”
  我岂不知他的意思,关于夔牛的事迹我以前也有涉猎。夔牛本是《山海经》中的神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有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但更多的古籍中则说夔是蛇状怪物。“夔,神魅也,如龙一足。”
  夔牛出于东海之上一座名为流波山的地方,据记载流波山距离海岸线约有七千里。且不说这流波山是否真的存在,光是这东海之上七千里就足够让人叹为观止了。
  若是之前没见过真正的夔牛头骨也就罢了,既然已经见过了,就证明这种生物是绝对存在的,不过就现在看来,找到活的夔牛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了。
  柳如絮听完我的话,低着头默默地在琢磨着什么,只是半分钟的时间,他便又开口道,“现在放弃还为时过早,《禹贡》云,青州,潍、淄其道,海滨广斥,此为东海,在今登州。据我说知,古时期的东海也就是现在的黄海。虽不知那流波山是否真的在黄海之上,至少也应到实地去勘察一番才知晓吧。”
  他的话一下子将我从失落的情绪中拉了回来,现在眼前也的确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既然还有一丝希望便不能就这样放弃了,如若实在找不到流波山再另作打算。
  说罢,我顿了顿身子,事不宜迟,立马准备往黄海边赶去,而柳如絮则是躬了躬身子重新窜进青灯古卷之中,消失前还嘱托我需要的时候随时召唤便是。
  下了山,我们并没有着急赶往黄海,而是准备回到涿鹿县城休整一晚再继续赶路。可此时已经天黑,原本人际罕至的山中哪还有过路的车辆,最后实在别无他法回到了山中的塔儿村,找了家农户将就了一晚。
  第二天我们早早的离开了塔儿村,在山下拦下了一辆车便匆匆忙忙的赶往县城。涿鹿县位于河北的张家口市,而离张家口最近的黄海港口城市便是青岛了。虽说两地距离不是很远,可麻烦的是祭祀恶灵身上没有证件,根本不能乘坐公共交通,思来想去最后只好打车前往青岛。
  到达青岛已经是临近傍晚了,随便找了一家酒店入住后便和祭祀恶灵还有柳如絮商量起来下一步的打算。虽说祭祀恶灵本就是那个时期的人,但这件事情他的参与度不是很强,所以基本上都不怎么说话。反倒是柳如絮对这夔牛有些研究,整个过程中他担任了主导。
  按照柳如絮的想法,我们接下来应该摸索下四周的地形,最好是能够找到青岛的地方志,看是否查到关于上古传说中的流波山的资料。青岛在新石器时代是东夷人繁衍生息的主要地区之一,遗留了丰富多彩的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或许我们能从这方面入手。
  柳如絮的思路很清晰合理,趁着还未天黑,我肚子出了酒店在一家书店买了几分关于青岛的旅游指南,这是能够最快摸清此处人文地理环境的方法之一。
  正当我刚一回到酒店大厅的时候,就感觉到四周有一股强烈的道炁。我下意识的往四下一扫,便看到一旁的沙发上正端坐着一个身着青衣道袍,头顶混元帽的中年道士。
  他或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原本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朝着我的方向看来。只是这一眼,我便感觉此人实力不凡,至少是印章天师初期的修为。

  我不禁警惕起来,在此处遇到一个印章天师可不是什么好事,况且这人出现的实在太突兀了些,经历了先前的那些事情,我对道家的这些人有着本能的排斥。思来想去,多一事不如少一次,就当做什么都不知晓的好,想着便收回目光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刚一关上门还未落座,便响起了敲门声。我紧了紧眉头,真在门口开口便问,“谁?”
  “周先生,在下有要事相告,还请开门容贫道详禀。”门口那人说话中气十足,还颇有礼节。
  一听这声音,我便想起方才遇到的青衣道人,开门一看,果然是他。
  既然是冲我来的,那便没有理由再躲,我顿了顿身子,下意识的调动道炁,心头略作防备。
  日期:2018-03-2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