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9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后听到一阵重物撞门的声音,随后看到冲在最前面的男男女女都捂着脑袋蹲在了上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大门口已经多了一面谁都看不到的‘墙壁’。
  后面的人看到之后急忙调转身型,回身向着后门的方向冲了过去。不过没过多久,这些人又晤着脑门走了回来。就在归不归对李城说出实情的时候,童戚振已经和他的同门一起,摆下来阵法将李府各个出口连同地下、墙头都下了禁制。将所有的人都禁锢在了里面。
  阵法摆下之后,童戚振也不理会那些惊慌失措的亲友们。他走到了账房记录喜金的桌子前,用上面的纸笔写下了一连串的药名。随后叫到了归不归的手里,说道:“这是解毒的方子,请归来先生过目,看看还需要加减什么。”
  “看什么?老人家我不还相信徐福大方师的高足吗?”这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归不归还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药方。随后交还到童戚振的手上,说道:“完事之后,你这房子老人家我要借来抄一遍。我老人家都写不出来这么工整的方子。”

  上次在阵法当中见识了归不归的手段,童戚振也很是佩服这个老家伙。当下他先叫过来自己的两位同门,说道:“你们俩拿着方子去买药,有多少要多少,一定要在二十个时辰之内回来。加上四个时辰熬煮的时间,绝对不可以超过二十四个时辰。”
  两个方士接过来药方之后,转身便向着大门外走去。这阵法只是阻挡这里的普通百姓,却不能拦得住他们这样的方士。
  看着他们俩要从大门离开,童戚振叫住了他们俩:“用遁法去其他地方买,有人用周令传毒,他们一定在洛阳城的药铺做了准备。你们去远一点,不要再附近购买药材。”
  之前在阵法当中看不出来童戚振的本事,虽然他的术法马马虎虎,不过如此单说出事不忙,沉稳做事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当年徐福的样子。

  "他们俩出去,你就不怕这俩方士把毒传出去?”在两个方士施展遁法的同时,百无求凑了过来,对着童戚振继续说道:“老子给你提个醒,弄不好就是他们俩把尸毒传出去的。这个姓周的死在尸毒上,大家都是方士,谁也跑不了。”
  “风夺是死后用尸瘟传毒,周令不是死在风夺上的。"说话的时候,童戚振再次走到了尸首身边,掰开了周令的嘴巴,让百无求向他嘴里观看。就见此时尸首的嘴里被什么东西捅过,已经是一片稀烂:"这才是他的致命伤,法器有口进入,从嘴里伸进了脑中。现在打开周令的头盖骨,里面一定是一片稀烂。”
  童戚振对着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另外一名叫做董海的方士走了过来,他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药葫芦取了出来。随后走到了李城、李文君父女俩的身边,在他们父女二人的手里各自倒了一枚小小的药丸。随后继续说道:“我们来的匆忙,没有带什么贺礼。这就算是我的贺礼了……服下这药丸,可避风夺尸毒。”
  李城听了之后,急忙将手里的药丸干咽了下去。只是文君小姐服药的时候,看了一眼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吴勉。见到白发男人点了点头之后,一身大红嫁衣的文君小姐这才接过来管家递过来的茶杯,将药丸咽了下去。
  风夺在修道之士的眼里算不了什么,一些在修士圈子里常见的解毒丹药便可以解毒。只不过这次中毒的人有上干人,不是几颗丹药解决了的。现在只要等到那两个方士带着药材回来,这解药不忌生铁,用煮饭的大锅饭煮了便可以解救这些来喝喜酒的亲友们。
  "几位活神仙,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娘,没人照顾,您放我出去看看……我就是开药铺的,你们放我出去,我自己抓药解毒,放我出去。"“我还要去官衙处理公务……”这时候,几十名亲友围栊了过来,叫嚷着要从这里出去。
  “你们是来观礼的,婚宴还没有开始,你们想去哪……"这个时候,吴勉开了口。他回身走到了李文君的身边,指着自己未来的老岳丈说道:"马上就要拜堂了,你这是要去哪?”
  “这到底谁是谁的岳丈……”李城嘴里嘀咕了一句,却不敢不停自己女婿的话。自己姑爷是可以呼风唤雨的活神仙,这点小事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还是先把婚事办了再说……李城坐在了上首之后,对着归不归招了招手,说道:“亲家,天大的事情让孩子们解决。你先上来,吉时快过了,咱们先看着孩子们拜堂之后再说。”
  看到马上就要拜堂了,归不归这个时候却怂了。当下老家伙干笑了一声,说道:“不就是拜堂嘛,当他们小两口对拜几下就行了。我上不上去不打紧……”
  “哪有这样的……”李城一听急忙过来将老家伙拉到了自己旁边,随后等着两口子拜堂,这场婚事就成了。
  在司礼的主持之下,吴勉和李文君拜了天地,就在白发男人冷笑着要给心跳成一个的归不归行礼之时,天空当中一声炸雷响过,随后一道雷电直挺挺的打了下来。不偏不倚正打在死尸的身上。
  听到雷声的时候,归不归便条件反射的一缩脖子。不过这道雷电却不是对着他来的,雷电打中在周令的尸体上。瞬间将尸体打的爆炸开来,尸体的腹部喷出来黑色的粘稠液体,向着四周飞溅过去。
  虽然观礼的宾客们听说这尸首上面沾有尸毒之后便纷纷散开,不过尸体爆炸的威力不小,将黑色的汁液喷洒的到处都是。就连童戚振和其他几个方士身上都被溅到不少的黑色汁液,甚至还有几滴汁液溅到了老家伙归不归的身上……被黑色汁液溅到的人突然开始发了疯一样的喊叫了起来,随后沾染到汁液的位置突然火光一闪,这些人身上相继着起来了大火。这些身上着火的人大喊大叫向着四外跑去,只要接触到这些‘火人’的宾客身上也瞬间着起来了大火。不过这伙烧的诡异,只是人接触之后被会引上身火源。

  而桌子、椅子甚至桌布都完好无损……“中计了!尸体里面还藏着炙毒……”童戚振喊了一声之后,溅到他身上的汁液也燃烧起来。
  他晈着牙抽出来自己的长剑,趁着火势没有在全身蔓延之前,将沾染到汁液的皮肤用剑刃削去,其他的几个方士做了和他一样的动作。
  和这些方士不同,归不归的身上也窜起来了火苗。老家伙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任由火苗在自己身上燃烧。火苗也不扩散,烧了片刻之后便自己熄灭了……等到这几个方士将自己身上的汁液都削掉之后,他们都看了童戚振一眼。就见着名方士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个动作做出来之后,几个方士一起行动,他们各自握着手里的法器,将几十个沾染到汁液的宾客们斩杀在法器之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