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2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你不对劲,快说怎么了。”鸭屎继续追问。

  “我被一个年轻人绑了,随后又将我放了回来。他打听了佛朗索瓦先生的事,其他的倒也没有什么。”小宋江说。
  鸭屎沉默了一会儿,想不明白是谁。如果是山东来的人,他们应该首先见弗朗索瓦先生。鸭屎有些忐忑不安。
  “你待会能帮我找个电话吗?”鸭屎凑到他耳边问。
  “可以,不过,不是说好了不打电话吗?”小宋江用手比划着小声说。

  鸭屎看了下四周,然后说:“我之前不敢告诉师父,是因为怕他担心。我先试探下师父的伤情,如果伤口好了,我就告诉他实话。如果师父伤口依然没有好,就不告诉他。你出去安排,我随后从屋里溜出去找你。”
  小宋江安排鸭屎在一间药铺里给怀义堂打了电话。
  宁十三听到电话声,示意野狐田去接,并说:“就说我伤口还没有完全好,让他们先听弗朗索瓦先生的话,按要求去做,不要乱来。关键深刻,怀义堂会有人帮助他们。”
  野狐田接了电话,鸭屎第一句就问师父的伤情。野狐田看了下宁十三,宁十三点了点头,随后说:“师父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不过没有大碍了。师父说尽快派人支援你们。你先挺着。不要乱来,遇到事小心就好。”
  “好的,大哥。”鸭屎说。
  “你还有什么要跟师父说吗?”野狐田问。

  “没有了,大哥。我先按照弗朗索瓦先生的要求做吧。等你们来了,我们再细细商量。不过,我觉得弗朗索瓦是个城府很深的人。如果没有收到更多定金,你们就不要过来了。我在这里应付他就好。”鸭屎说。
  “其实,师父已经收到第一笔钱了。你放心执行就好。”野狐田说。
  “好。”鸭屎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说。
  当他翻墙到弗朗索瓦的别墅,准备偷偷溜进自己的房间时,他突然看到关押黑蜘蛛的屋子里有光亮。他本能地想,如果从后面的窗户进去,完全可以救出二姐。等他爬到后窗的时候,极为失望地发现,后窗户是死的,有很多加固层,里面还有一层细密的钢筋。
  鸭屎忍不住飞身上墙檐,透过玻璃窗内窗帘的缝隙看到胡远见坐在黑蜘蛛的房间里,正与黑蜘蛛说笑。整个屋子是完全隔音的,鸭屎通过他们的口型完全无法判断他们在聊什么。不过,让他吃惊的是,二姐丝毫都没有害怕,也没有愤怒,而是极为轻松。
  他从胡远见得意的神情中捕捉到了一丝不详的感觉。这个感觉让他很担忧,也很害怕。
  过了一会儿,黑蜘蛛站起身,朝床的位置走了过去。胡远见也站起来,跟了过去。他们俩消失在鸭屎的视线中。
  日期:2018-03-26 16:18:24
  第155章 暗夜踩点
  鸭屎溜回房间里,坐立不安。时候是晚上,寒风从窗户中吹进来,鸭屎感到一阵颤栗。他想不通自己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处境。他更想不通怀义堂如今是什么状况。师父受伤,大师兄又缺乏决断,他与师姐在这里虎落平阳。
  一想到胡远见与黑蜘蛛在交谈什么,他就觉得有点害怕。在他看来,这个人看师姐的眼神一直是不对的。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同时也是自己的老乡。如今,他却成了鸭屎恨不得弄死的对象。胡远见这个人太复杂,复杂到让鸭屎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胡思乱想了半天,鸭屎终于站出来,走出房间,要求见弗朗索瓦先生。弗朗索瓦先生刚入睡,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有事吗?明天就要外出勘察情况了,你怎么还不睡?”弗朗索瓦问。
  “我要见我师姐。”鸭屎说。
  “明天再见。今天太晚了。”弗朗索瓦说。
  “必须现在见。”鸭屎说。
  “没有人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我说明天见,就明天见。”弗朗索瓦说。
  “上海道上人有的是,你换人吧。我不干了。”鸭屎甩手要走。
  “你就不关心你师姐的安危,我这里可都是男人。”弗朗索瓦以威胁的口吻说。
  “是吗?”鸭屎转过脸笑着说,“我师姐已经自杀了。上回见她我给的药。我们约定,如果今天她出不来,她就先走。”
  弗朗索瓦脸色大变,带着人冲上了楼,鸭屎也跟在后面。
  鸭屎与弗朗索瓦发现,黑蜘蛛并没有睡觉,透过窗帘可以看到床头灯的光亮。守卫人员报告说胡远见在里面。
  鸭屎站在那里双腿瘫软,他心里清楚,二姐绝对不会喜欢胡远见这种人,但是万一胡远见耍花招,二姐也未必能应对。退一步讲,二姐要是想要了胡远见的命,跟碾死蚂蚁差不多。
  等持枪的守卫打开门时,眼前的场景让鸭屎惊呆了。胡远见昏死在地上,上衣被扒了下来。而黑蜘蛛穿着胡远见的衣服。他用上次鸭屎偷偷带给她的小刀,正准备将胡远见的面皮割下来。
  守卫正准备开枪,弗朗索瓦说:“慢着,你们先退下。”守卫收起了枪,退到了后面。 他点头示意旁边的守卫,将昏死的胡远见抬了出去。
  “姑娘,小小年纪,下手狠了点。”弗朗索瓦说。
  “他想占我便宜,我肯定不会饶了他。”黑蜘蛛说。
  “你想逃走,没那么简单的。整栋别墅都是加固过的,专门防止你们这样的高手胡乱进出。即便是你杀了胡远见,割了他的皮,你也出不去。明天勘察地形、别墅的情况,再过两天军方会创造机会,一旦得手,你们将得到一笔钱。虽然比承诺给宁十三的少,但对你们来说,也是一生无忧。我只要你成,其他的都不重要。”弗朗索瓦说。
  “你把师姐放了,我们一起去完成任务。没有她,我没有把握。”鸭屎说。

  “万一你再给他毒药怎么办?”弗朗索瓦冷笑着说。
  “什么毒药?”黑蜘蛛不解地问。
  “好了,”弗朗索瓦收敛了笑容叫来侍卫,将黑蜘蛛手上的刀收起来。“你们把黑蜘蛛带到地下三层关押。”侍卫将黑蜘蛛绑了起来,送到了别墅的地下三层。
  “我想单独与师姐说几句。”鸭屎请求到。
  “从现在开始,到我们事成,你都不能再见到她。”弗朗索瓦说。
  “我要是不听您的呢?”鸭屎问。
  “你不可能不听我的。我手里还有老鲶鱼的底牌呢。”弗朗索瓦说。
  他的这句话让鸭屎很震惊。他一方面很害怕,不知道这个底牌是什么,有什么威力。同时,他希望看到这个底牌。
  “我们暂且这样吧。我们都还是个孩子。我希望帮您做成这件事。也希望您遵守我们的约定。”鸭屎说。
  “放开我,你们这帮混蛋。”黑蜘蛛挣扎着说。
  “二姐,你再坚持一下,我尽快带你走。”鸭屎说。
  “你自己小心。”黑蜘蛛说。
  鸭屎回到房间后,从床上将小宋江薅了起来说:“咱们得尽快把这件事给办了。二姐关在他们手里,早晚夜长梦多。”
  “小师父,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做吧。”小宋江揉了下惺忪的双眼说。
  “你看,这就是法国使馆举办舞会的地方。到时候,上海这边各国使馆都会派人参加。法国驻华大使邀请了蒋夫人。具体的时间尚未定下来,但是不远了。他们已经在准备这场活动了。”鸭屎说。
  “那我们该做什么呢?”小宋江问。
  “咱们连夜去踩点,看看别墅的大小,建筑的格局,房间的陈设,通风口,供暖通道,下水道等都在哪儿,什么情况等。”鸭屎说。
  “我从未翻墙上瓦,我去有用吗?”小宋江问。
  “那个不重要,你听我的安排就好。”鸭屎说。
  “这么大的一个活儿,就咱们俩,到时候怎么执行啊?”小宋江问。
  “没关系,他们会安排一百多个人协助。你跟在我后面就行了。这两天都是基础的行活儿,没什么大不了的。”鸭屎说。
  趁着夜色,他们来到了一栋巨大的法式别墅外面。整栋别墅像皇宫一般。鸭屎带了绳索,很快就爬入了别墅内,随后将小宋江也带了进去。别墅的一楼有一个巨大的宴会厅,二楼是供娱乐消遣的地方,有酒吧、咖啡馆、台球室、沙龙、健身房等、三楼是卧室。
  “这里没有人吗?”小宋江问。
  “当然有,他们都睡了。”鸭屎说。

  “除了绘图,我们还能做什么?”小宋江问。
  鸭屎将背后的包裹拿了出来,从中拎出很多小包裹和小物件。
  “每个包裹放在什么位置上,都写得很清楚。你去帮我放。一定要小心,不要惊动了这家的仆人。”鸭屎说。
  “这都是什么东西?”小宋江问。
  “都是细小的工具,当天用得着。”鸭屎说。
  小宋江抱着包裹来到三楼卧室,根据包裹里的说明,将一些东西放到了排气管道接口上,有的放在了通风口内部,有的放在了厕所内侧,还有些放在了吊顶灯的后面。
  鸭屎一边绘图,一边记录各个管道的直径、长度,以及整个别墅的所有可以隐藏的地方。正当他忙着绘图的时候,小宋江失手打落了一截装饰蜡烛。蜡烛跌落在到了一楼宴会厅桌子上的银质器皿上。在漆黑寂静的夜里,这一声真够响的。
  位于一楼的管家门打开了,一位四十五岁左右的半秃法国男子走了出来。他打开了灯,整个大厅金碧辉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