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2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26 09:16:49
  第153章 密谋
  对鸭屎这种见过生死的人来说,一个人头真不算什么。不过,在陌生的都市,与小宋江这样愣了吧唧的人站在一起,再看到人头落地的场景,让他不寒而栗。
  鸭屎骨子里不愿意做贼,但是为了活命,不得不做贼。一旦活命之后,为了师父、师姐又不得不继续。他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可是总是被各种人伤害。他反抗过,愤怒过,报复过,然而内心深处依然是抗拒杀戮,抗拒伤害的。
  鸭屎震惊的不是小宋江将他杀了,而是小宋江如此娴熟地请了一位杀手将他杀了。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小宋江脸上没有任何一丝的怜悯和忏悔。小宋江脸上的冷漠代表的是这个城市的冷漠,也象征着这个时代的冷漠。
  鸭屎本来想赶走小宋江,从此不再与他来往。不过,他转念一想,当年的自己,一次又一次被逼上绝路。如果不是师父收留,暂时解决了温饱问题,鸭屎自己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小宋江居无定所,经常进巡捕房,他怎么可能不冷漠?
  鸭屎用衣服将人头裹了起来,抱在怀里,疾步继续往前走。小宋江吹着口哨,紧紧跟在他后面。
  当鸭屎将人头与核桃核放到弗朗索瓦先生的桌子上时,弗朗索瓦与胡远见都震惊了。他们万万想不到,鸭屎年纪轻轻能这么狠。
  “鸭屎,你果然是条汉子。我当年没看错你。”胡远见收起他一脸的吃惊,走到鸭屎身边,拍了下肩膀说。
  “你不是说他不会杀人吗?”弗朗索瓦用责备的口吻质问胡远见。
  胡远见的脸色立即变得不是很好看,他低下头,过了一会儿说:“先生,虽然他是我们的合伙人,不过这样的人多的是,我们再找一个做客栈的负责人就好了。这事包在我身上。”
  鸭屎并不是傻子,他已经听出了这一个局就是为他设的。这不过是弗朗索瓦与胡远见对他的考验罢了。

  “想不到你们这么卑鄙。快点安排最大的活儿吧。不要再考验我了,也不要再惹我了。如果你们把我惹急了,我不仅不帮你们,还一定会坏你们的事。别忘了,我是个孤儿,我输得起,我什么都不怕。”鸭屎语气虽然平静,但是句句都带着杀气。
  “好,”弗朗索瓦笑着说,“我就喜欢你这样有霸气的孩子。过来吧,我们讨论下美龄计划。”
  弗朗索瓦朝书房走去,胡远见也跟在了后面。弗朗索瓦看了他一眼,随后说:“这件事我与鸭屎聊,你去把桌子收拾下,擦干净点,别留下什么。这个会,你不用参与了。”
  “是,先生。”胡远见看了下鸭屎,随后便去收拾桌子。他安排手下人将人头带到地下室,用炉子焚烧了。
  鸭屎原本以为会有很多人参会,但万万想不到的是,只有他与弗朗索瓦。弗朗索瓦笑着说:“我是个商人,也是个重实利的人。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笔钱,足够你花一辈子的。我建议你这件事成了后,再完成我的几个其他任务,随后离开宁十三,金盆洗手。这是我对你最忠实的劝告。”
  “师父待我如生父,我不可能背叛师门。”鸭屎苦笑着说。

  “哈哈哈,”弗朗索瓦笑着说,“你没有生父,哪里知道什么是父爱。”
  “能知道为什么吗?”鸭屎好奇地问。
  “宁十三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比你们见到的还要老谋深算。在他的谋略里,你们都不过是小棋子,随时可以为大局而舍弃的棋子。”弗朗索瓦说。
  他这么一说,鸭屎低下了头,仔细想了想,觉得师父的确有时候很神秘,但是毕竟师父对大家是极为好的。
  “生在乱世,我们谁不是棋子呢?”
  “你在回避我的忠告。我不会劝你相信我,但希望你知道。当年我做生意的时候,是老鲶鱼的时代。如果没有宁十三,老鲶鱼也不会受伤,也不会死去。”弗朗索瓦说。
  “什么?你认识老鲶鱼?”鸭屎吃惊地问。在鸭屎眼中,老鲶鱼才是给过他父亲般关爱的人。宁十三也像父亲,但是他总让人猜不透。
  “这些事情,事成之后我会告诉你的。前提是,你一定要活着干完我这几票。干了这几次,我也不会再做了。我将回越南的庄园,或者回法国老家。”弗朗索瓦说。
  “我也想尽快做完这一票,你关押了我师姐,让我很不舒服。咱们尽快干完,干完后我带师姐离开这里。这座城市太无聊,不是我们混的地方。”鸭屎说。
  “好吧,我不多说了。我们直接讲美龄计划吧。我已经联系了使馆的人,使馆将以法兰西共和国的名义邀请蒋夫人参加宴会。我会提前知道宴会的地点。到时候,会在宴会期间安排一个小舞会。大凡有舞会,蒋夫人都会穿那双鞋。一旦那双鞋出现了,就立即动手。”弗朗索瓦说。
  “他们的安保力量怎么样?”鸭屎问。
  “一多半的人是我们的。其他的是总统府特派的警卫员高手。”弗朗索瓦说。
  “如果她不穿那双鞋呢?”鸭屎问。
  “可能性很大,不过我们得赌一把。”弗朗索瓦说。弗朗索瓦先生拿出一对仿制的珠子,交给了鸭屎。
  “你会安排多少人?”鸭屎问。
  “我会动用各类人员100人左右。只要锁定了位置,就靠你了。烟囱、吊顶、通风口、取暖管道、下水道等,都是中空的。”弗朗索瓦说,“能不能成就看你的造化了。”
  他们正聊天的时候,小宋江蹲在别墅门前马路旁抽烟。一盒烟很快就抽光了。他闲得无聊,拾起地上的烟头,重新点燃,吸干最后一口。尽管是小小的一口,他也享受得仰面朝天,吧嗒吧嗒嘴。
  这时,一位戴着圆框眼镜,身穿西装的年轻人在他旁边的石墩子上坐了下来,嘴里叼着个巨大的烟嘴。
  “哥们,怎么在这坐着抽烟啊?这可是法国人的别墅,小心被抓进巡捕房。”年轻男子笑着说。
  “管你屁事?”小宋江生气地说。
  “来,大哥,尝尝我的这一口。”年轻人将烟嘴递给了小宋江。
  小宋江实在是没有忍住,于是接过来抽了起来。越抽越带劲儿。等快抽完的时候,他觉得天旋地转,人已经站不起来了。
  “大哥,我扶你去休息吧。走吧。”年轻人搀起小宋江,将他带离了别墅区。
  日期:2018-03-26 13:41:48
  第154章 看不懂的局
  宁十三躺在怀义堂的小床上,旁边坐着野狐田。透过玻璃窗,宁十三看到了远处熙攘的人流。“该到了。”宁十三感叹着说。
  “师父,”野狐田小声说,“您说谁该到了?”
  “皮六,”宁十三说,“他该到上海了。”

  “哦,皮六没干过具体的业务,他能帮上忙吗?”野狐田一脸不解地问。
  “你放心好了。我看人不会错。现在是新时代了,我们一直守着老一套是不行的。如今是年轻人的天下,他们点子多,办事利索。只要不坏了老规矩,把事情做成才是王道啊。”宁十三笑着说。
  “师父,您这几天恢复得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野狐田问。
  “不用了。你做好准备,我们得出去打食了。”宁十三有点得意地说。
  “师父,鸭屎与黑蜘蛛、皮六都去了上海,小时迁要守着梁山,剩下的我们几个也都不敢分开。济宁那边,目前没有多少进展,湖西北您也知道,王老五退出了湖区,剩下的地方被小刀会的人给占了。我们面临的形势不好啊。”野狐田担忧地说。
  “哈哈,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但是早晚会知道的。你就做准备吧。一旦时机到了,我们将倾巢出动,办一件大事。”宁十三说。
  “好的师父。我先去准备。”野狐田笑着下楼。
  没过多久,宁十三接到了皮六的电话。皮六有点紧张地说:“宁叔,我觉得弗朗索瓦这个人不靠谱。”
  “何以见得?”宁十三平静地问。
  “我抓了一个人,虽然什么都没有招,但从与他的对话中我推测,鸭屎与黑蜘蛛都被弗朗索瓦软禁了起来。”皮六说。
  宁十三停顿了一会儿,还是很平静地说:“皮六,你不用多想。我了解弗朗索瓦,他很小心,比较多疑。不过,没什么。我们是手艺人,主动权在我们这里。”
  “行,宁叔,那我就盯着点,如果需要,我会出手帮助鸭屎与黑蜘蛛。”皮六说。
  “好的。你多辛苦了。你自己小心,别暴露了身份。上海比较复杂,最好不要摊上帮会的任何纷争。你知道吗?”宁十三语重心长地说。
  “好的,宁叔。”
  那位在烟嘴里放了迷药,将小宋江带走的人就是皮六。他知道鸭屎与黑蜘蛛就在弗朗索瓦府上,但是无法接近。当他发现小宋江时,第一个反应是,他一定是弗朗索瓦的人。经过审问后,他发现,小宋江不过是个普通的流氓罢了。
  从小宋江对弗朗索瓦的了解情况看,他应该知道鸭屎与黑蜘蛛的下落。皮六没有难为他,而是将他放了出来。小宋江被放出来后,百思不得其解。他一个人默默回到了弗朗索瓦府上,见到了鸭屎。

  当时的鸭屎已经与弗朗索瓦达成了协议,等待机会,立即行动。弗朗索瓦已经与租界的政府官员打过了招呼。鸭屎会谈结束后,往房间走时看到了小宋江。尽管他已经完全醒来,但是身体还是摇摇晃晃的。
  “你怎么了?不舒服?”鸭屎小声问。他走过,在小宋江身旁坐了下来。
  “没事。”小宋江迷糊双眼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