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2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姝冷哼道:“这还差不多。马上就出发,老地方,老包厢。”说完便挂断电话。
  方晟捂住腮帮子皱眉瞪眼想了会儿,打电话给姜姝,没等她询问便说:“有点小麻烦,市里要干部交流,管委会一个都不肯出去,许书记要我今晚做思想工作呢。”
  姜姝深为理解,道:“最近各区县人心惶惶,我还以为红河不在其列也没过多关心,看来罗世宽没打算放过你。”
  “叫我推荐,是既想下毒手又让我担责任。”
  “要想不惹事,干脆把那个安如玉推出去,反正靠山死了,没爹疼没娘爱。”

  方晟叹了口气:“事情这么简单倒好了。”
  “怎么,舍不得那个大美女?”姜姝笑道,“要说漂亮呢是事实,不过……你喜欢公交车吗?”
  “唉,斯文一点好不好?人家没你说的不堪。我的意思是姓罗的有小算盘,想动其他人。”
  “噢,鲁荣?”
  这下轮到方晟吃惊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再这样下去,让你干徐璃的工作吧。”
  “她那份事儿我还真不在话下,可人家多深的背景,抢不到手。”姜姝倒挺直率。
  方晟索性请教:“你觉得搬走鲁荣对我有什么影响?”
  “你刚到红河三个月,就算四位副主任都换掉又如何?重砌炉灶呗。”
  “姓罗的想让吴宓林上位,先常务副主任,然后正处级。”

  “那个只能想想而已,决定权在老大,另外你也有提名权。”
  “吴宓林上位对我有何影响?”
  “这个……”姜姝沉吟良久,“罗世宽的心机很深,走一步看三四步,最好别让他得逞。”
  “听起来话中有话?”
  姜姝笑笑,道:“个中玄机等喝咖啡时细谈。”
  “这个可以有。”方晟笑道。
  下班时方晟安排小司送吴宓林回家,又让鲁荣和程振高开管委会公车回银山市区,最后坐到安如玉车上,淡淡说:
  “送我去省城,路上正好聊聊。”
  安如玉满心欢欣,指望方晟能在车上说些真心话,谁知他仅仅搭车骗过锲而不舍每天跟踪的尾巴而已。
  抵达省城城区时下车,方晟叫了辆出租来到金华国际花苑对面的激腾酒吧,徐璃与上次那样已坐在包厢里,一杯鸡尾酒喝掉大半。
  “影响你今晚的宴请,抱歉。”虽这么说,她脸上半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

  “已经打过招呼了。”
  “这一点我相信,你向来擅长骗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
  方晟脸上笑容凝固,呆呆看着她。
  徐璃徐徐喝掉杯中酒,道:“今晚你的客人只有一位,姜姝,对不对?”
  “呃……”

  “上午开会时你俩不停地发短信,她粉面含春的模样,眼睛水汪汪快滴出水来,一看就猜到晚上有约会!坏了你的好事,再次抱歉哟。”
  方晟何等反应,叹道:“破坏了也好,反正也没好事,说来说去还是圈地。”
  “噢?”徐璃有些吃惊,没想到方晟会扯到这个严肃的话题。
  “投资商神勇广大,竟把关系拉到京都,她老公亲自飞到潇南布置任务,要求她找我疏通关系。”
  “所以疏通到咖啡屋浪漫?她老公真舍得下本钱啊,连美人计都用上了,不错,很有针对性,因为你很吃这一套。”徐璃冷笑道。
  “结果咖啡没喝成,跑到这里喝酒,不知是祸是福。”方晟无奈道。
  徐璃蹙眉:“陪我喝酒好像很不情愿?对了,我可不比上能说会道、笑得肝儿发颤的姜大美女,要不我不打扰了,你赶紧过去?”

  “今晚的局面注定必须得罪一位,我选择以酒精麻丨醉丨自己,”方晟一拍桌子,“小二,上酒!”
  徐璃莞尔一笑:“这是酒吧,不叫小二而是侍应生,而且你在屋里扯嗓子也没用,应该按铃。”
  “倒忘了……”
  侍应生送来一份牛排套餐和两杯酒。

  “先填饱肚子,我边喝边等。”她倒也不恶作剧,逼他空腹喝酒。
  “你也吃点?”
  “我晚上从不吃东西。”
  “空腹喝酒伤身又伤胃。”
  “习惯了。”她淡淡道。
  “是习惯一个人喝酒,还是习惯不吃晚饭?”
  “二者兼而有之。”
  方晟试探道:“官二代社交广泛,肯定经常晚归?”
  徐璃神色不变,道:“打探我的底细之前,先交待你的泡妞史吧,说说看最近白翎哪去了?”
  “好像很多人都关心她的去向。”方晟目光闪动。
  “她身手不凡,又擅长侦察跟踪,在她在身边你也不敢今天喝酒,明天喝咖啡吧?”
  “我很想说实话,但她关照过不准泄秘。”
  “明白了,”徐璃转动酒杯道,“省城十处有很多绝密任务,参与者只能做不能说,或许要终生保密,就象鱼小婷退役的去向,永远是个谜。”
  方晟一口菜噎在嗓子眼,剧烈咳嗽,徐璃递过酒杯,他仰头喝掉小半才缓过劲来,轻拍胸口,不满地说: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徐璃冷冷纠正道:“你吃饭时不要说话,我可以说。鱼小婷的名字对你很敏感?在京都圈子里传闻很久了,想必姜姝也知道。”
  “跟你吃顿饭,非得提这么多名字干嘛?”
  “因为我高兴。”
  方晟耸耸肩,专心剔了块牛眼肉,然后道:“对了,最近组织部正和正府联合搞跨区县干部交流?”
  “私人小聚,不谈工作。”徐璃将他打发到十万八千里。
  方晟讨个没趣,未必有些恼火,道:“那谈什么?你的私生活?”
  “还谈鱼小婷吧,”徐璃慢悠悠道,“忘了告诉你,我和她从小住一个大院儿,说是闺蜜未尝不可。”
  关于鱼小婷的过去,方晟知之甚少,一方面她在他面前从来不提,另一方面有关她的资料属于机密,无法查询。
  “我只知道她父亲也是京都人,她高中毕业后考入军校,其它都语焉不详,”方晟饶有兴趣问,“京都大院是很神秘的话题,凝聚着相当多红色子弟的回忆,有几位大导演就有大院情结,专门拍过这方面题材的电影,不过审查很难通过。”
  徐璃淡淡一笑:“我们住的大院跟你说的不是一回事儿,还达不到那种级别,不过也非寻常百姓家庭,拿今天的话讲叫做中产阶级,即父母或祖辈是不大不小的官儿,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生活还算过得去,但也不错好日子。”
  “苏兆荣的仕途主要在晋西省,从副镇长顺利做到县委书记,之后升迁便开始坎坷,到哪儿哪儿出问题,没办法才调到双江,难道家庭始终在京都?”
  “鱼小婷的爷爷、奶奶、舅舅、母亲都是搞导弹设计的,是传统意义的国防技术骨干,当然出于保密规定,你根本查不到他们的名字,小时候别说我,就连鱼小婷也很少见到母亲,他们住在地图上没有标地名的空白地带,平均一年回不了一次家,因此鱼小婷和苏兆荣很亲,脑子里却没有妈妈的概念。”
  方晟沉重地说:“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会造成性格上的缺失。当然国家需要这种付出,光靠发展经济而不壮大军力,永远不可能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