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5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卧槽!”萧晋是真的吃惊了,“马戏团肯定还要抽成的吧?!那一单酬劳岂不是最少也要两千万美金?”
  西园寺一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雇主就是那个国王的亲弟弟,手底下光油田就有仨,私人资产上百亿,区区两千万跟王位比起来,根本不算钱。”
  萧晋撇撇嘴,将那张本票塞回信封,然后递还给他,说:“人命钱我花不惯,而且,我也没时间跑瑞士取钱去,你还是直接留给花雨吧!”
  “可是……”
  “没有可是!”西园寺一树还想坚持,被萧晋很不客气的打断,“我愿意照顾花雨,仅仅只因为她是个孩子,不管是从我身为华医的医德出发,还是从我教师的职业上来讲,都不允许对她的情况视而不见。
  说白了,这是由小爷儿个人高尚的情操来决定的,要是收了你的钱,不就成了受雇于你的保姆?那样的话,五千万美金还真不够。”
  西园寺一树闻言怔了怔,随即便笑了起来,收起信封,然后很认真的说道:“正式自我介绍一下:鄙人西园寺一树,祖籍岛国京都。我很希望今后能够以萧先生的朋友自居,并以此为荣。”

  萧晋对岛国人并没有多深的偏见,不管他们的政府怎么淡化那场侵略战争,起码承认了有战争,脸还是要的,而且也从不否认许多文化都传承自华夏的事实。
  不像棒子国,无论政府还是百姓,从上到下无耻嘴脸一致,数典忘祖,给美国当了狗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在萧晋看来,相比起岛国,棒子国才是一个无论用怎样的种族歧视对待都绝不冤枉的国家。
  西园寺花雨很快就醒了过来,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再发怒或叫嚣着要杀掉萧晋,只是就那么一脸平静的躺在床上,任由西园寺一树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的收拾行李,看都不曾看上一眼。
  “感觉好点了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萧晋坐在床边轻声问她。

  女孩儿慢慢的转过脸,毫无情绪的问:“为什么年龄小就不能做杀手?”
  萧晋很直接的回答说:“因为小孩子不可能会喜欢杀人,连正常的大人都不会。”
  “我喜欢!”
  “你不喜欢。”

  “我喜欢!”
  “那好,你杀了他吧!”萧晋伸手指着走进来的西园寺一树说。
  西园寺一树怀里抱着一堆蒙奇奇玩偶,见两人都看着自己,还特别温柔的笑了笑,像个傻子。于是西园寺花雨瞬间就又生起气来。
  “为什么不是杀你?”

  “因为你根本就杀不了我呀!至少在我们成为亲人之前是杀不了的。”萧晋很无辜的摊开手,“在这套房子里,你唯一有可能杀死的人只有你的哥哥西园寺一树。”
  “他不是我哥哥!”西园寺花雨立刻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那他是你的什么人?恋人么?”
  西园寺花雨瞪起眼:“我真的会杀了你!”
  萧晋笑了起来,提高声音对已经走出去的西园寺一树道:“喂!一树桑,花雨酱真的没有爱上你耶!你听了是不是很伤心?”

  外面传来西园寺一树话剧台词般的声音:“哦,天呐!我的心都要碎了。”
  萧晋很无良的大笑,西园寺花雨气的暴跳如雷,但不知怎的,她虽然很恼火,但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寒冷,一点都不冷。
  西园寺兄妹的行李并不多。西园寺一树只有几件衣服和一些杀人的必要装备,一个登机箱都装不满,倒是西园寺花雨需要用两个二十八寸的大箱子来分别装她的那些蒙奇奇玩偶和毒虫。
  值得一提的是,每一只毒虫她都起了名字,比如之前被她丢到萧晋身上的绿色毒蛇就叫青酱,昨晚拿出来吓唬萧晋的毒蜘蛛叫八足,至于咬了萧晋又被萧晋给弄死的那两条蛇,一条叫花子,另外一条则叫智子,一美貌,一聪慧,据说还是一卵双生出来的,让她很是心疼。
  萧晋也很头疼,因为他不打算让花雨继续每天都接触这些毒物,更不可能允许她将这些东西带到山里,现在见她跟这些东西还挺有感情的,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一并交给西园寺一树去处理。
  他们房租交了一年的,万把块钱,西园寺一树自然不会心疼,房东倒是高兴坏了,白白赚了十一个月的房租,欢天喜地的帮着搬东西,还挑了个最大的箱子抱,正是用来装毒虫的那个。

  萧晋见这位秃顶大叔一边流着油汗还一边猥琐的往西园寺花雨脸上瞄,就放弃了提醒他的念头。
  这种人,被毒蛇蝎子什么的咬一口,绝对算是一件大功德。
  去雁行医馆的路上,西园寺一树就像唐僧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西园寺花雨去别人家做客的礼仪和不准将器皿中的毒虫再放出来,烦的小丫头以跳车相威胁才算作罢。
  萧晋瞅着后座上气鼓鼓的小萝莉,笑道:“我现在理解你为什么总想杀他了,不瞒你说,认识他才半天,我都想干掉他了。”
  西园寺花雨把脸扭向一边,看着窗外酷酷的说:“他只能由我来杀!你敢碰他,我就杀了你!”
  西园寺一树听得满脸都是感动和骄傲,萧晋猛翻白眼,嘟囔道:“一对儿变态!”
  来到雁行医馆,早就接到电话的巫雁行已经等在了门口,萧晋带着西园寺兄妹下车来到她的跟前,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她鼻翼翕动了两下,吃惊道:“这么多冷血毒物,你们是怎么做到让它们不攻击你们且和平相处的?”
  西园寺一树眼睛亮起,很正式的向巫雁行鞠了一躬,道:“萧桑没有夸大,巫先生在毒术一道的造诣,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初次见面,鄙人西园寺一树,这是舍妹西园寺花雨,给您添麻烦了,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小鬼子就这德性,只要你在某一方面比他们强,他们就会给予你足够的尊重,一旦他们在这一方面超过了你,你就会被像垃圾一样丢到一边。
  跟人品好坏无关,这是他们民族的劣根性,历史早就证明了的。
  “师父,这是你又新收的小师妹吗?”巫飞鸾躲在巫雁行身后露出半个脑袋,神情怯怯。很明显,这小子是想给西园寺花雨留下一个腼腆好欺负的大师兄形象,目的自然是为了今后能多占便宜。

  听他提及收徒,萧晋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就抬手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然后对巫雁行道:“别站在门口了,花雨酱和一树桑会在你这里住一个月,你们有的是时间探讨毒物。”
  “给您添麻烦了。”西园寺一树再次深鞠一躬,还不忘摁着花雨的脑袋一起。
  巫雁行知道刺杀萧晋的就是这两个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要不是萧晋说他们有身携数种毒虫的本事,她都不想让他们住进医馆里来。
  日期:2018-03-27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