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4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平日里总是对我恶声恶语,‘我要杀了你’这样的话每天我都不知道要听多少遍,很多次的晚上,她拿着刀已经走到了我的床前,最终却只会掀开被子睡在我的怀里。
  她就像我仇人、孩子和妹妹的矛盾集合体。
  萧先生,您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应该能够理解我的这种感受吧!
  所以,我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您能多给她一点耐心和爱,不要轻易的放弃她。像她那么敏感的孩子,一旦经历背叛,很可能就会彻底堕入地狱,您也不想见到那种悲剧发生的,对不对?
  萧先生,请您一定要给她一个普通孩子应有的人生,一树将永世不忘你的恩情,拜托了!”
  说着,他竟然双膝跪倒,两手呈内八字,并以头触地,行了一个标准且郑重的岛国土下座之礼。
  萧晋没有阻拦,也没有躲开,而是静静看了他片刻,问:“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对花雨的感情有多深刻,我可以清晰的体会到,但这也让我越发的无法理解,为什么你会如此信任只是初次见面的我?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我对孩子有应有的怜爱之心,那世界上这样的人很多呀,为什么一定要是我?”

  西园寺一树直起上身,却没有起来,而是抬头看着他诚恳道:“最重要的原因,我在医院已经说过了,花雨酱是去杀你的,而你在生死攸关之际,非但没有恨她,反而还因为怜悯愿意为了她去杀人。
  萧先生,您觉得像您这样的人,世界上能有多少?我再找到一个的机率有多大?
  彼此敌对时,您能为她愤而杀人,那么可想而知,当你们生活在一起之后,您会给予她怎样宽广的包容,而她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关怀和爱。
  其次,您的武力值不低,智慧、才华和金钱一样不缺,最关键的是,您的医术还很高明,在所有方面都能凌驾于她之上,压制的她服服帖帖。
  既能保证她衣食无忧,能给予她足够的疼爱,又能将她古怪脾气和能力所带来的破坏性限制在最低限度,萧先生,您觉得这世界上还会有第二个人也能做到这些吗?
  说句无礼的话,在我看来,您简直就是专门为了花雨酱而生的。
  所以,我再次恳求您,求您不要抛弃她。”

  “咣当”一声,萧晋还没来得及回答,卧室的房门就被很暴力的打开,穿着印有小熊图案睡衣的西园寺花雨站在门前,表情冷若冰霜,胳膊上还缠绕了一条绿到仿佛透明的毒蛇,正在她肩头嘶嘶吐着蛇信。
  “一树,你再不站起来,我发誓我会立刻杀了你!”
  她说的是岛国语,萧晋听不懂,但猜也能猜到是什么意思。
  对萧晋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西园寺一树站起身,用华语柔声对女孩儿埋怨道:“你怎么又把青酱给拿出来了?不是说好了在痊愈之前都不碰它的么?另外,这里是华夏,萧先生是我们的华夏贵客,你用岛国语说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知道吗?”
  “该死的,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多废话?”西园寺花雨暴跳如雷,但用的却已经是华语,“我问你,刚才你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你要丢下我一个人逃跑吗?”
  “是啊!华夏国安已经将整个龙朔都封锁了,你现在伤的这么重,根本不可能安全逃离的,所以,我认为你留下比较好。萧先生的医术很高明,他会治好你的。”西园寺一树的语气依然慢条斯理,温柔的一塌糊涂。
  西园寺花雨眼圈瞬间变得通红,神色却越发冰冷,用力的看了他片刻,忽然就向萧晋冲去。

  “我才不要他治,我现在就杀了他!”
  西园寺一树没有阻拦,萧晋也没动,任由女孩儿将那条青蛇丢在他的身上。
  看着蛇一接触萧晋就像是被火烧到一样的弹开逃走,西园寺花雨终于崩溃,眼泪簌簌而落。
  萧晋蹲下身,平视着这个明明委屈到极点却依然不改愤怒表情的孩子,微笑着说:“花雨酱,你穿这身睡衣好可爱,在哪里买的?我也想买几件送给我的孩子。”

  闻言,西园寺花雨瞳孔猛地一缩,嘴角有一缕鲜血流出,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施过针,用真气平复了西园寺花雨体内气血的躁动之后,萧晋为她盖上被子,转身对一脸紧张的西园寺一树说:“放心,她的伤势没有加重,那口血原本就是淤血,吐出来没什么坏处。
  只是,她终日与毒物为伍,就算没有被咬过,肌肤时时接触,也吸收了不少毒素,需要彻底隔绝那些毒虫一段时间,好好调理一下才行。”
  西园寺一树立正,然后深鞠躬,又是一句:“拜托了!”
  萧晋叹了口气:“说实话,如果没有遇到花雨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她的情况,而且也有机会和能力去拯救她,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拒绝你。可是,刚刚你也看到了,这孩子和你的感情那么深厚,骤然分别,刺激太大,总得好好斟酌一下这件事才好。”
  西园寺一树沉默片刻,为难道:“我的时间不多,最多一个月后就必须离开,否则会引起组织怀疑的。”

  萧晋发愁的挠挠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只好道:“那你这个月就好好的陪陪她吧!不要再提杀人,也不要说有关马戏团的事情,就像正常的兄妹亲人那样,一起吃饭、一起游戏、甚至一起逛街,让她在有你陪伴的情况下尽量多熟悉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西园寺用力点头:“我明白。”
  “嗯,那你收拾一下吧!这里的环境对于花雨的治疗和恢复都不好,人流又那么密集,万一有一两只虫子跑出去咬了人,事情就大了。待会儿等花雨醒了,我带你们去雁行医馆,我的朋友巫雁行是华医界专攻毒术的世家出身,一定可以让花雨完全恢复健康的。”
  “谢谢你,萧先生!”西园寺一树又是一个超过了九十度的大鞠躬,直起腰后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双手递给萧晋,又道:“这里面是一张瑞士联合银行的本票,我已经抹除了这个账户所有的取款权限,任何人都可以用这张本票从里面无障碍无条件取出五千万美金。
  这些钱,一半作为花雨今后的生活费用,另外一半算做是我个人对给萧先生带来麻烦的补偿与感谢。”
  萧晋挑挑眉,接过信封,抽出那张银行本票,屈指弹了一下,笑道:“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三亿多华币来当谢礼,你们杀手这一行赚钱这么容易的吗?”

  西园寺一树脸上露出专业人士才会有的那种骄傲表情来。“我杀人的佣金起步价格是两百万美金,具体数额根据任务的难易程度和目标身份的高低来定,到目前为止,我和花雨酱刺杀的身份最高的人,是中东某国的国王,光那次的佣金就拿到了一千五百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