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6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尉迟老人推开玻璃门出去喂鱼,方婕放下茶杯,靠着椅子,闭眼睛,轻揉太阳穴。
  是大风起,还是大风落?
  连续4天平均每天码字11个钟头,一千字大致需要一个钟头,码字四年,到今天也没有修炼出抽筋流,再码字四年,也一定还是这个样子,本想今天小爆发一下才拉这个票,但凌晨关注书评区的好汉一定知道我失眠,到早天亮才睡去,起床后便一直昏昏沉沉,所以决定干脆休息一天,请假一天,明天起6号,到10号,5天,再拼一下,码出5万字,10天码9万,对于我这种写手来说,真的是极限了,再大一点的保证,我都给不出,也不敢给。

  记得大概3年前的时候,《极品》最好的成绩也是总榜第3,这些年辜负了很多朋友,伤心了很多牲口,也许这些人很多都彻底离开,或者一直对《二狗》冷眼旁观,我一向不是一个喜欢动情拉票的牛人,一直矜持。
  目前跟第一相差700票,那借我800白袍,荡平江山!
  我极其期待,明天传第一个章节前,能否有800位好汉,陪我一起在看烟花灿烂,江山如画。)
  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是四个,陈圆殊的月牙湖公寓今天格外热闹,站在落地窗前不停打电话的陈圆殊,在古色古香书房捧一本《左传》的曹蒹葭,在大厅里听太原莲花落的陈象爻,加陪着陈象爻听戏的周惊蛰,四个女人,都与陈二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相互间未曾对话,但看在王虎剩眼,总有点玄机重重的意味,稍不留神,会溅射出火花,把最无辜的他打入18层地狱。

  所以这位小爷很识趣地躲在角落欣赏陈圆殊搜罗来的一架子古玩,架子分四层,分别摆放瓷器、宣炉、玉观音和殷墟甲骨,王虎剩的榜眼某种程度来说要王玄策的状元和陈庆之的探花要来得纯粹,寻墓探穴,辨土认物,眼睛最毒,一架子古董收藏惊鸿一瞥,找出了几样赝品,再拿近了把玩,将20多样物件看透个八八九九,如果都是陈圆殊亲手挑选,那他断定这个屁股跟脸蛋一样吸引男人的女人眼光称得半个行家,在他们这个圈子用几十年时间收藏一大屋子赝品的井底之蛙不少见,加造假技术层出不穷,贩卖赝品的家伙越来越精于表演善于下套,王虎剩敢说没一个牛人可以不缴点学费在这一行混出门道,最后身材矮小的王虎剩踮起脚跟拿起一块甲骨,一敲,知道是牛骨,看字体,起笔圆,收笔尖,肥瘦遒劲,应该是太甲盘庚那个年代。

  陈庆之最喜欢研究甲骨,手头也有几片龟板,闲暇时也曾说过他太原老陈家巅峰时间曾经收藏400多块甲骨,后来十有五六归公被故宫在内的博物馆陈列收藏,十有二三流入民间或者让李家连带着字画玉石一并掳走,在王虎剩思量着是不是悄无声息摸走几块给陈庆之换两手祖传的拳法手艺,在他看来陈圆殊这类打从娘胎里出来都没缺过钱的娘们也不会在乎少几块几千年历史的老骨头。
  在王虎剩准备放口袋里塞的紧要关头,突然陈圆殊在他背后轻笑道:“小爷,对甲骨感兴趣?”
  做贼心虚的王虎剩脸色僵硬,将东西放回原处,转身谄笑道:“哪里哪里,是太久没摸好东西,手痒。”
  “如果小爷喜欢,尽管拿去,这架子东西都是我托朋友胡乱收藏,也不顾真假,只要我觉得好看漂亮,有古朴韵味,买下来,反正我对这个也不讲究投资潜力和升值保值,是给自己看,真假可以其次。”

  “有境界。千金难买心头好,说的是陈家大小姐您啊。”王虎剩溜须拍马道,兴许是因为他见着了屁股丰腴到某个惊艳地步的妞都会局促不安,也有可能是尴尬于顺手牵羊被抓住,王虎剩的爪子猛梳头发,殊不知那个分汉奸头怎么打理也是那般耀眼璀璨,实在很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小爷,我虽然是个生意人,但在家里一向是实诚做派,你要不想要,我也懒得硬塞给你。你要想要,尽管拿走。”陈圆殊微笑道,不会热情到矫情,也不会冷淡到冷漠,看着舒服甚至还有妩媚天成的诱惑,但也至于让人心生轻薄,这是陈圆殊在商场打磨十几年修炼出来的道行。
  “那我真不客气了?”王虎剩学着陈富贵和陈二狗两兄弟一脉相传的憨笑,但因为那张脸那个发型怎么都无法让人瞧出憨厚,只有一股扑面而来的猥琐奸诈。他自己彷佛浑然不知,一对小眼睛眯起来几乎没有缝,强忍住跑到陈圆殊后头去欣赏她背部曲线的冲动,心感慨这女人真是尤物,30来岁的样子,这身材这韵味,在床几番风雨后还不得把爷们榨得皮包骨头。
  猛咽口水的王虎剩当真不客气,踮起脚跟拎了两片甲骨,一块是早垂涎的牛骨,还有一块是鹿头骨,在陈圆殊以为他此结束的时候挠了挠令她忍俊不禁的发型,一点没心眼的意思笑道:“要不再给我个袋子?那么多,我口袋放不下去。”
  陈圆殊呆立当场,似乎不太适应王虎剩的过于实诚,但她既然肯二话不说送陈二狗一辆悍马,真不是小气的女人,没给王虎剩任何脸色看地拿来几只环保袋和十几条绸缎丝巾,裹后帮忙小心翼翼装进去,王虎剩虽然笑得没心没肺像个白痴,但心里却是唏嘘,这娘们能勾二狗,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陈圆殊随后跟大厅里的陈象爻和周惊蛰聊了会,最后才去书房,“拜会”曹蒹葭。
  曹蒹葭站在书架前翻阅左丘明的《春秋传》,陈圆殊也没有出声打扰,只是站在一个不具备攻击性但也不疏远的距离,随手抽出一本《八宝山纪实》,安静打量这个陈二狗从未提起却谁都知道她在他心地位非同寻常的女人,漂亮?陈圆殊轻轻摇头,有些女人可以强大到让人忽略其容貌,这像她爷爷那一辈人的位者,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那跟身材高矮胖瘦都无关,陈圆殊好的是这种女人怎么会她之前跟陈浮生有不浅的交集,按照陈圆殊的思维方式,她如果青睐倚重陈浮生,那一定不会吝啬制造机遇和给予协助,但这场南京大洗牌陈圆殊却没有看到这个女人的身影,她好像一直如同现在这个姿势,局的局外人,陈圆殊想不通其的玄机,是家族势力根基不在南京,天高皇帝远碍于鞭长莫及帮不陈浮生?还是静观其变磨练一穷二白三多灾多难的陈浮生?

  “陈姐,你清不清楚南京二手房的行情?”曹蒹葭把《春秋左氏》放下后询问了一个陈圆殊打死都预料不到的问题。
  陈圆殊有点措手不及,这问题挺庸俗,她怎么都无法跟曹蒹葭联系在一起,不过看曹蒹葭不像开玩笑,陈圆殊也没敢放松警惕,对于曹蒹葭,她在没有摸清底细之前决定还是敬而远之,回答道:“我对这个不太熟悉,不过我有朋友做这一行,我帮你问问。”
  “最好在玄武湖那一块,房子老一点小一点都没关系,但价格最好在70万以内。”曹蒹葭微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