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9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看着你小爷叔跪在老人家我的面前,亲亲热热的叫一声爸爸,我老人家就是被劈成灰也值了。"归不归笑咪眯的看了百无求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不知道,老人家我盼着这个时候,不是一天两天了……”
  "老子我不信,他叫爸爸你真的敢答应?”百无求说话的时候,看到了几个方士已经坐到了主宾的桌上。当下二愣子继续说道:“这几个方士是怎么回事?你叔叔大喜的日子,你把他们找来添什么堵?”
  “这些都是人证,老人家我费了大心思才找到的。差一点这几个人就要坐船会到徐福那里了,有他们在这里亲眼见证,徐福那个老家伙才不会不信。"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别说徐福了,现在老人家自己都不大相信这会是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吉时已到。在礼乐之声当中,吴勉和身穿大红嫁衣的李文君在喜婆的带领之下,各自从门前和后院走到了礼堂当中。按着规矩,原本吴勉是应该带来大红花桥将李文君接走的,然后在婆家举办婚礼的。不过事情特殊,李老爷也巴不得自己的女儿留在身边。再招一个神仙上门女婿……今天前来观礼的宾客都知道李家小姐嫁了一位活神仙,原本还想说几句客气话,在这位活神仙面前混个脸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白头发男人脸上看不到一丝笑模样,还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只要靠近一点便让人有一种透不过来气的感觉。

  一些想要混脸熟的宾客刚刚走到吴勉面前,便憋着口气退了回来。
  跟着喜婆走到了礼堂之后,先是几个童子在喜婆的带领之下唱起来了喜歌。这些童子开口的时候吴勉的脸上便露出来不耐烦的表情,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唱完过来讨喜钱的时候,白发男人斜着眼看了几个小孩子一眼。冲到最前面的童子便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当下礼堂当中乱做了一团。
  看来除了小任叁之外,吴勉也不大喜欢小孩子。
  就在喜婆讲童子们哄下去的时候,吴勉对着李城继续说道,继续……我赶时间“新郎官着急进洞……”这时李城一个堂弟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在他要把洞房说全的时候。冷不防礼堂当中的白发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和吴勉四目相对的同时,这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他原本就憋着尿,被吴勉看了一眼之后,竟然没有忍住,当着这么多亲友的面尿了一地……看到了这人丟人现眼的样子之后,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随后目光在宾客的面上转了一圈,此时,还有谁敢和吴勉对视?当下几乎所有的宾客都将目光转移到了别的位置,不敢和这个白发男人对视。

  “完了,没戏了……”看到了礼堂当中吴勉的反应之后,百无求将手里的酒瓶子扔到了酒桌上。本来想着新婚无大小,它和孙无病还能闹腾一下。现在看到了自己小爷叔的反应之后,百无求心里明白是闹不起来了。不过它还是不死心,对着身边一样无可奈何的孙无病说道:“不是说你们人婚宴无大小吗?你看看这还是无大小的样子吗?”
  “别和我说话,我是猴儿……”
  婚礼不尴不尬的进行下去,眼看着就要到叩拜的环节时。在下面负责迎接宾客的管家突然一溜小跑的到了李城的身边,在自家老爷的耳边小声嘀咕道:“老爷,外面有人说是新姑爷的朋友,知道姑爷大婚,送来了一件礼物要新姑爷亲自去收……”
  "没看见这马上就要行礼了吗?等到行礼之后再去……"李城瞪了管家一眼,眼看着这个白头发的神仙就要管自己叫爸爸了。
  你现在瞎耽误什么功夫?

  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回头看了李老爷一眼,随后说道:“把礼物拿进来,我等着……”
  这时候管家也知道自己办错事了,当下低着头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而吴勉就这么站在礼堂上,等着外面的礼物拿进来。白发男人把一个好端端的婚礼晾在这里,让礼堂内外的人都有些尴尬起来。
  不多时,管家指挥着几个苦力,将一口大号的木头箱子从外面抬了进来。看到之后箱子进来,李城看着管家说道,人呢?送礼物的人呢?他不是说他亲自送到新姑爷的手上吗?”
  “就这么一回,那位先生就不知所踪了。"管家心里也在发苦,早知道自己还不如先把礼物收起来,等到婚礼之后再给新姑爷。现在倒好把自己整的里外不是人。
  这时候,吴勉已经从礼堂当中走了出来。归不归和那三只妖物也一起凑到了箱子跟前,随后百无求上前讲箱子打开。一个人影从箱子里面摔了出来,这个人吴勉、归不归昨晚刚刚见过,正是那位叫做周令的方士。只不过他现在已经气绝身亡……
  婚礼上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原本来喝喜酒的宾客们听说死了人,当下都围栊了过来,伸长了脖子看着从箱子里跌落出来的私人。此时周令的死尸身上穿红戴绿,看着他比吴勉更像是个新郎官。
  “是周令!"这时候之前被归不归请来的几个方士也凑了过来,看清了尸体的相貌之后,挤到了人群当中查看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周令。
  当初被张松讹走肉蒲的方士叫做童戚振,算是这几个方士当中颇有资历之人。

  他直接跪在周令的身边,确定了他已经不可能还魂之后。当着在场宾客的面,解下了周令身上的衣服,就见死尸身上出现了十几块碗口大小的红斑。顺着红斑还不停有溃烂的脓汁流淌出来。
  “这里是在办喜事,谁来捣乱?"这时候,李城也凑了过来。李老爷一眼认出来这是昨晚假扮成自己女婿的那个人,心里明白当中是有人来给他们添堵。不过眼看着就要拜堂了,你们在这里摆弄死人算什么?
  看到这场喜事已经办砸了之后,一些和李城交情不深的亲友纷纷离席,准备离开这里。没有想到的事,就在这些人已经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检查死因的童戚振突然站了起来,对着这些要离席的人说道:"谁都不能离开这里……归老先生,你来看……”
  “用不看了,你猜的没错,是风夺。”归不归只扫了一眼,便知道这尸体上面的红斑是什么。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已然收敛了笑容,随后回头对着李城说道,亲家,你和宾客们说一下,现在大家都不能离开了。这尸首山上沾满了尸毒,这种尸毒很是霸道,现在出去的话,洛阳城恐怕就没有活人了。”
  归不归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周围的人听清楚。当下围在最里面看热闹的人一股脑的都向外散开,唯恐被归不归口中的尸毒传染。远处的亲友听到了之后,哪里还管不让他们出去。一窝蜂向着大门口的位置冲了过去……吴勉、归不归和那些方士们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任由这些亲友冲到了大门口。
  日期:2018-05-23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