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莫走乱坟岗——魔影无形》
第3节

作者: 姚看江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颗头颅怪笑了一声,骂了一句“没卵用的废物”,牙齿一松便掉落在地上,没有了声息。
  胡枫这才看清楚这颗头颅的真容,一条长长的伤疤贯穿了整个面颊,一只眼睛干瘪深陷,一只眼睛突兀高耸,这颗人头竟然——竟然是独眼龙的脑袋。
  “妈的,吓死我了!”胡枫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一脚用力踩在了独眼龙的脑袋上,“死了还骂我,你才是没卵用的废物!”
  胡枫仰头看了一眼天上的血月,想起了独眼龙先前说过的话:天之异象,必有怪异呀!
  胡枫感觉这乱坟岗上处处都透着怪异,连忙收拢了一下心神,准备离去,却突然感觉手腕上一凉,一只毫无血色的女人的手从棺材里伸了出来,紧紧的扣在了胡枫的手腕上:“相公,别——走——”
  日期:2018-03-29 07:32:03
  02
  低垂的暗夜像打翻的砚台,伴随着不断翻腾的黑云,以及飘渺如絮的浓雾泼墨似地倾泻向大地,,为深秋的帝国皇城披上了一层晦暗的不祥色彩。
  幽冥大帝端坐在山顶的大帐之中,俯视着整个帝国皇城,像每一个手握天下命脉的王者一样,眼神中充满了对苍生万物生死毫不吝惜的的睥睨和冷酷。

  幽冥大帝的帐下站满了身穿黑色铠甲的幽冥武士,它们被浓密的铠甲所包裹,只露出一双幽深的眼睛,仿佛通向地狱的黑洞,透着无尽嗜血的杀意。
  大帐外不远处的幽冥骷髅旗下,捆绑着十个被用来祭旗的人族,他们上身赤裸着被反剪绑在地上,每一个人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恐惧,却又无法抗拒命运的安排,垂死乞怜地跪在那里。
  幽冥大帝端起桌上的酒杯,浅浅地轻啄了一口,然后目光扫向大帐:“幽冥左使,皇城中的情况你都打听清楚了吗?”
  “都打听清楚了!”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从班列中迈出,他的身材纤细如麻杆,宽大的黑袍穿在身上,随风荡漾出阵阵波纹。一张凶残的脸上被密密麻麻的奇怪符咒所覆盖,令人不敢多看一眼。
  “轩辕神皇自从三年前开始宠爱兰贵妃之后,便整天沉溺于合欢阁之内,日日笙欢,夜夜歌舞,不理朝政。左相虚无存,右相苍融,公子遥伊三人共同把持朝政,党同伐异,互相攻讦,弄得朝纲败坏,民怨沸腾。如今的烽火帝国皇城,已经是空有其表,远不是十年前斩杀魔帝时的帝国皇城了。”

  幽冥左使说到这里,眺望了一眼被浓云笼罩的血月,神情激动的嘶吼道:“今日是血月之夜,万物无光,正是我们幽冥界屠戮人族的大好时机!主上,就请下令吧!我愿亲率幽冥甲士踏平帝国皇城!”
  帐中的那些黑甲武士也齐齐抱拳出列:“主上,就请下令吧!”
  幽冥大帝将右臂缓缓举起,然后做了一个杀的手势,立刻便从手掌中化出一抹凌厉的波光,将帐外的十个人族祭品齐刷刷地斩下头颅。
  十万幽冥甲士,立刻发出震天动地的喊声,直贯天际。
  幽冥左使大喜过望,他扫了一眼大帐,脸色微沉道:“幽冥右使呢?这么关键的时刻,他怎么不在?”
  幽冥大帝幽幽道:“他另有任务,我让他阻击刀皇去了。”
  幽冥左使面露不甘,他一向便与幽冥右使不睦,此刻见幽冥大帝如此说,只好暂时放弃了攻讦幽冥右使的念头,凑近一步道:“主上,魔帝手下的四大魔将刚刚降伏我们,其心未定,不如让他们做先锋,替我们当攻城炮灰,也顺便考验一下他们的忠心!”
  幽冥大帝缓缓点了一下头,将令旗丢给了幽冥左使。
  幽冥左使接过令旗,快步跃上帐外的高台,开始指挥调派兵马。
  作为先锋的狼王漆傲,在看到令旗之后,高呼道:“今日是我们归降幽冥大帝以来,第一次在阵前作战,每一个都必须奋勇向前,退后者斩杀不赦!”随即纵身一跃,带领着魔族士兵如潮水般向帝国皇城冲了过去。

  这些魔族士兵一个个面目狰狞,身体彪悍,身高都在人族的两倍以上,有的狼头人身,有的四足八手,有的尾似毒蝎,有的肋生肉翅,但无一例外,每一个都长满了暴突的肌肉,充满强大的力量,而他们跃进的速度更在人族的数倍以上,寻常的沟壑对他们来说都是如履平地,眨眼间便来到了护城河畔。
  这些魔族士兵挥舞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喉咙里发出刺耳的尖鸣,浓烈的妖气立刻便笼罩在城池四周。而在这些魔族士兵的身畔,还有几十头体型庞大的各种灵兽,有的喷出炙热的火焰,有的射出如同连弩箭般的冰凌,还有一只土属性的巨兽,呼吸之间便可以从鼻孔之中喷射出像磨盘大小的石块,城楼上的砖块立刻便被砸出一个豁口。
  此刻,在皇城的箭楼上,大将军司卫端坐在帅椅上,两眼微闭,双手将劈风战刀立于身前,面容淡然,仿佛丝毫也没有察觉到眼前兵临城下的凶险形势。
  在大将军司卫身后站着的是四大护卫将军,分别是雷属性的东卫将军雷闪,风属性的西卫将军栾翼,金石属性的南卫将军铁峰,还有冰属性的北卫将军连弩。
  四人面面相觑,脸上神情凝重。终于,性急的铁峰首先忍不住了,他躬身向前,抱拳道:“大将军,魔军已经杀到护城河畔了。”
  “知道了!”司卫淡淡的说道。
  铁峰还想说些什么,被司卫轻轻一挥手,示意退下。

  冲在最前面的魔族士兵已经把云梯横挡在了护城河上,许多长着像青蛙一样强劲后腿的魔族士兵,已经急不可耐地登上云梯搭成的临时小桥,向护城河对岸冲去。
  铁峰等人的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守城的军士们更是将心弦绷到了极致,每个人的心底都急切盼望着:“大将军怎么还不下令啊?”
  眨眼间,便有两三千魔族士兵冲过了护城河,另有不计其数的士卒踩在云梯上正在渡河,形势已经变得万分危急。
  城上众人的心都已经悬到了嗓子眼,齐刷刷的将眼光投向了大将军司卫。
  司卫岿然不动地坐在那里,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刀柄,悠然的神色像是正坐在自家的庭院之中。
  “碧柔,抚琴!”
  “什么?”众人都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在这千钧一发,即将城毁人亡的关键时刻,大将军司卫竟然要让歌姬碧柔抚琴。
  早已垂立在旁的碧柔,款款走到了琴旁,轻抬莲藕玉指,一串如潺潺流水般悦耳动听的琴声袅然升起。
  那琴声空洞悠远,似有无限哀愁,声音不大,却能够清晰地传到数里之外。
  魔族的士兵此刻大半已经冲到了护城河边,因为渡河的云梯数量有限且又极狭窄,每次只容一人通过,护城河畔顿时显得拥挤不堪。

  站在高山上的幽冥左使看到此情景,又听得悠扬的琴声从城头箭楼飘渺传来,黑色的眼瞳猛然一翻:“不好,中了诱敌深入之计!”
  刚要举令旗疏散队形,箭楼上的司卫突然将虎目睁开,两道凌厉的光芒激射而出,望着护城河前密集的魔族士兵冷笑道:“用兵之道,将渡未渡,正宜击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