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莫走乱坟岗——魔影无形》
第2节

作者: 姚看江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少他妈的跟我文绉绉,行还是不行?不行,老子现在就把你阉了!”独眼龙说着,又将那个匕首抵在了胡枫的小腹部位。
  胡枫只感觉一股寒芒直入下身,连忙点头道:“行,行”
  独眼龙不再理会胡枫,大喝一声,风驰电掣般地冲下山岗。
  独眼龙虽只是个肉身境的武者,但身手却十分了得,不等来人反应过来,手起刀落,噗噗两声,便将两个轿夫的人头砍下,花轿跌落在地,炙热的鲜血立刻溅了胡枫满脸。
  胡枫吓得一摘歪,险些栽倒在地上:“你,你怎么杀人了?”

  “废话,不杀人他们会把银子乖乖的交出来?”独眼龙没好气地一把胡枫推到一边,用力将轿帘扯开,立时便呆立在了当场。
  只见花轿之中坐着一位身着白衣的美妇,她一头丝滑如锻的秀发,飘然如瀑布般垂落于雪白玉颈之畔,薄唇似玉,弯眉如画,一双秋水明眸,流盼生辉,真好似九天仙女临凡。
  独眼龙浸泡花丛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艳的丽人,嘴角都不由淌出了涎液,伸手便要去扯那妇人的衣襟。
  旁边的丫鬟急忙冲了上去:“大爷,你手下留情呀!我家夫人马上就要临盆了!看在孩子的份上,就请放过我家夫人吧!”

  独眼龙先前只顾垂涎那白衣女子的绝世容颜,此刻定睛一看,这才看清楚眼前这妇人虽然极美,但小腹却高高隆起,的确是一个快要临盆的产妇。
  花轿中的白衣美妇此刻也轻启樱唇哀求道:“好汉,就请放我们主仆一条生路吧!”
  声音如黄莺柳啭,潺若流水,只是由于行将临盆,中气明显有些不足。
  独眼龙早已是邪火攻心,哪还顾得了这些,反手一掌便将那丫鬟打倒在地,然后满脸淫笑的对白衣美妇道:“放你们过去倒也不难,只是要先伺候好大爷,哈哈——”
  日期:2018-03-29 07:30:37
  不由分说一把抱起轿中的美妇,便朝乱坟岗上走去,那小丫鬟又欲上前阻挡,被独眼龙狠狠一脚踹倒在地。
  独眼龙满脸怒容地又对旁边傻站着的胡枫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抱着小丫鬟到那边的草丛去。”

  胡枫一则被独眼龙吓破了胆,二则酒气上头,见那小丫鬟生得眉清目秀,体态窈窕,少年人不由得便色心大起,将那小丫鬟也一把横抱而起。
  小丫鬟挣扎着大呼救命,扭动的娇躯愈发挑逗起胡枫更加澎湃的欲望。
  胡枫一把将小丫鬟摁倒在路旁的草丛里,也学着独眼龙的模样去撕扯那女人身上的衣服,却将一个包袱扯了下来,滚出了一地的金元宝。
  胡枫何曾见过这么多的金银,立刻扑了过去,手忙脚乱地将几个金元宝揣在了怀里。

  小丫鬟趁机起身,向草丛外跑去,胡枫一个箭步追了上去,哀求道:“小姐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反正你今晚上横竖是逃不过这一劫了,与其被那畜生糟蹋,倒不如随了我!”
  也不等那小丫鬟答话,胡枫再次用力将小丫鬟放倒在地,整个人便扑了上,不由分说便狂吻了起来。
  胡枫在酒精的刺激下,又是少年心性,初次品尝男女之欢,头脑中一片茫然,只知拼命的吸吮,却突然感觉舌头一痛,一段舌尖已经被那女孩生生咬了下来。
  胡枫吃痛,倒在地上哀鸣不已。
  小丫鬟踉跄着站起身来,捂着凌乱的衣衫,又向路边跑去。
  胡枫大怒,从地上爬起,急冲了过去,然后用力一扯,将那小丫鬟像断线的风筝一样甩了回去。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地上血光一片。小丫鬟的脑袋已经被地上的石块削出了一个大窟窿,脑浆和鲜血流了一地。

  胡枫说到底只是一个书生,哪曾动手杀过人,方才完全是借着酒意肆意胡来,如今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人,整个人立时惊得魂飞魄散。
  隔了半晌,胡枫才回过神来,急忙跑回大路,失魂落魄地朝独眼龙方才的方向踉跄而去,恍惚间却感觉眼前的景物似有些不对,急忙收住脚步,仔细观瞧,这一看不要紧,直吓得胡枫魂飞魄散。
  日期:2018-03-29 07:31:01
  原先停放花轿的地方,早已没有了花轿的踪影,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口——

  一口黑漆斑驳的棺材。
  而先前被斩掉头颅的那两个轿夫,此刻却已经变成了两具散发着浓郁腥臭的腐尸,正淌着墨绿色液体一动不动地横躺在棺材的两头。
  这怎么可能?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花轿就变成了棺材,而两个还没来得及僵硬的鲜尸,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腐尸?
  胡枫隐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连忙从怀中掏出了先前抢来的金元宝,却感觉之前沉甸甸的金元宝,此刻托在掌心却变得轻若无物,这些金元宝竟然——竟然都是用黄纸折成的纸元宝。
  胡枫感到脊背一阵地发凉,好似有几十条冰冷的小蛇在快速蠕动。他踉跄的爬回原先和小丫鬟缠绵悱恻的地方,却哪里还有什么清纯可人的小丫鬟,草丛中的空地上赫然躺着一具白发老妪的尸体,干枯的头发像鸡窝一样膨乱张开着,半个脑袋已经摔得稀烂,露出黑幽幽的脑洞,浑身上下都是溃烂的伤口,粘满了黑色黏稠液体,两排还算整齐的牙齿上,赫然咬着一截艳红的舌尖。
  正是胡枫刚刚被咬去的那一截。
  胡枫想起方才自己爬在这具老妪尸体上疯狂亲吻的模样,再摸摸嘴角兀自粘着的黏液,只感觉一阵恶心袭上心头,一口秽水便喷了出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棺材中发出一阵轻微的响动,似乎是有人在喊救命。
  “是独眼龙,独眼龙还活着!“这一念头像一针强心剂,让胡枫萎靡的神情又重新振作了起来,他三步并作二步冲到了黑漆棺材旁边,也顾不得害怕,用力将棺材盖推开一角,却瞥见一张无与伦比的绝美容颜,正是先前坐在花轿中的那个白衣美妇。
  白衣美妇此刻正静静的躺在棺材之中,一动不动,像是冰雕玉琢般清盈光洁,只是脸色像纸一样惨白,周身上下透着不似活人的丝丝冷气。

  “原来她早已死了!”胡枫心底突然泛起一丝怜悯:这样绝色的美女,竟然如此早得就香销玉殒了,实在是可惜啊!
  这时棺材里面又传出一丝轻微的呻*声:“快——救——我!”
  “是龙哥,你在哪里啊?”胡枫急忙伸手在棺材里胡乱摸去,指尖碰到那白衣美女的身躯,只感觉冰冷异常,寒彻肺腑,即使是寒冬腊月的冰面,也不会如此地冰冷。
  胡枫正在暗暗称奇,却感觉手指一痛,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
  胡枫吃痛,急忙将手掌提了起来,却看见指尖上挂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整个面容都被凌乱的长发遮挡,看不清本来的面目。
  胡枫被今晚这一连串的变故,早已吓破了胆,如今看到这颗血肉模糊的人头,正用黄褐色的牙齿紧紧地咬着自己的手指,已经是肝胆俱裂。当他的眼睛与人头发隙间那颗高高突起的眼珠相对视时,那只眼睛竟然莫名地眨了一下。
  胡枫再也坚持不住,极度的惊骇直接就将他吓尿了裤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