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4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的药膏很神奇。”坐在萧晋的车里,西园寺一树摸了摸腹部伤口的位置,说,“我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了。”
  萧晋斜乜他一眼,冷声道:“你跟我说实话,花雨操控毒虫的本事,是不是你训练出来的。”
  西园寺一树没有回答,而是手掌一翻,掌心里便多了一只金黄色的蝎子。那蝎子很小,也就比火柴盒稍微大了一圈,八条支撑身体的附肢纤细如针,仿佛一碰就能折断似的,但它那高高翘到头顶的尾刺,却让人不敢对它有丝毫的轻视。
  “那我说要杀你的话,还真不算冤枉你。”

  西园寺一树苦涩一笑,说:“这世界上很多人都有资格杀我,但是,如果你是因为怜惜花雨而这么说的话,那我还真得小小的辩解一下:萧先生,你认为在马戏团那样的环境里,如果我不把花雨变成我的‘兽’,她能活多久?或者,她会变成什么样?”
  萧晋久久沉默,直到在西园寺一树的指引下停车时才开口问:“你打算怎么摧毁马戏团?”
  西园寺一树摇头叹息:“不知道。马戏团太大了,大到这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有它的影子,它不单单是一个组织,还是一群庞大力量的集合体,你别看我的级别仅次于团长,对于它的了解却也连一半都不到。
  这么说吧!它根本就不是某一个人、甚至某一个国家就能独立铲除的,需要方方面面的通力合作。而且,它已经基本实现了企业化管理,哪怕团长突然暴毙,它也能照常运营下去,顶多在下任团长诞生的时候可能会有点小麻烦罢了。”
  “那要是它所有的高层都死了呢?”
  西园寺一树大笑:“除了团长之外,没人知道马戏团到底有多少名真正的高层,根本不可能把他们所有人都杀掉的。

  退一万步讲,就算都杀了,那马戏团下属的各个组成部分会立刻化整为零,隐匿在世界各地的公司或人群之中,虽然再集合起来的可能微乎其微,但它们依然有着无法估量的危害性。”
  “卧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还搞个屁?”
  西园寺一树摊开手,说:“所以,这件事只能慢慢来。我看那位裴小姐对此似乎很有想法,或许,她知道该怎么做也说不定。”
  萧晋郁闷的挠挠头发,又问:“你原来的打算是什么?就是没有考虑子衿之前。”
  “那就简单了,一确定你值得托付,我就会把花雨交给你,然后自己回总部大开杀戒,就算不能将它摧毁,能重伤它的元气也是值得的。”

  萧晋无语的翻个白眼:“那样你倒是痛快了,老子可就要倒大霉啦!”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西园寺一树不解的问。
  “你是不是傻?你跟花雨合称‘驯兽师’,‘师’跑回家里造反,你觉得他们会放过留在华夏的‘兽’么?”
  西园寺一树愣住,好一会儿才有些讪讪道:“实在抱歉!把这个情况给忽略了。”
  萧晋打开车窗,掏出烟盒朝他示意了一下,他摇摇头表示不会。萧晋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打火机都点着了,眼睛往车前那栋居民楼的三楼瞄了一眼,就又把打火机和烟收了起来。
  “你刚才说,马戏团已经基本实现了企业化管理,那我可不可以把它看成一家超级的跨国集团?”
  西园寺一树想了想,点头说:“当然可以,只是,这有什么用吗?”
  萧晋冷冷一笑,说:“我虽然不是很会做生意,但我知道一家公司想要活得长远一直赚钱,那就得让自己的产品或者服务始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与口碑,而要搞垮一家公司,反其道行之就可以了,让它什么都卖不出去,赚不到钱,自然就会破产。”
  西园寺一树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我们不去刺杀团长,也不费劲杀光它的高层,只派人搅黄它的每一笔生意,不管是杀人,还是政变,甚至制造原子丨弹丨,咱们直接把关键的执行人干掉,以你的能力,这点事情应该难不倒你吧?!”
  “何止难不倒?简直太容易了!”西园寺一树兴奋道,“马戏团是典型的金字塔形结构,越往上就越神秘,相对的,越往下也就越简单,尽管数量和体积都十分的庞杂,难度却比查清到底有多少个高层要小的多。至于杀人,嘿嘿嘿……”
  萧晋撇着嘴看他:“嗯,你猥琐起来的样子,看上去顺眼多了。”

  西园寺一树哈哈大笑,不小心牵动了伤口,又开始猛吸凉气,于是萧晋也大笑了起来。
  他们停车的地方是龙朔老城区的一个城中村,和全国其他地方的城中村一样,村民们几乎家家都盖着高低不等的楼房,除了租住给外来的务工人员之外,回头拆迁时也能多拿许多的补偿款。
  这种地方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流动量也大,杀手选择躲在这里倒也没错,只是西园寺一树的气质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就算站在人群里也能很容易一眼看出来,所以,萧晋对他的专业素养非常怀疑。
  “没办法啊!”西园寺一树口气中满满的都是无奈,“江州省境内和周边的马戏团联络人全都被沙夏出卖了,据点也都被你们的国安查抄,组织还没来得及派驻新人,我除了在这种地方租房子之外,还能去哪儿?住酒店吗?”
  “偏僻地段那么多小旅社,有的连个监控探头都没有,不比这里人来人往的强?”
  “那种地方太脏了,花雨会不开心的。”
  西园寺一树抬头望着三楼的一扇窗,眼里满是温柔。
  来到三楼,西园寺一树拿出一瓶小小的喷雾在萧晋的身上腿上喷了几下,然后才一边用钥匙开防盗门一边说道:“这是防毒虫的,屋子里到处都是,喷上它就不会被攻击了。”
  萧晋仔细闻了闻身上,没有一点味道,不由有些惊讶道:“居然能做到无色无味,你研制的?”

  “我哪有那个本事?”西园寺推开门,示意他进屋,“是马戏团技术部门的研究结果,我也只能定期领取一些罢了。”
  萧晋眼看着玄关处的几只蝎子蜈蚣毒蛇之类的东西随着他进门而四散逃开,饶是胆大包天,还是一阵头皮发麻。
  房间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华药的味道,他发现其中有几味居然勉强对症西园寺花雨的伤情,就问:“你还懂华医?”
  西园寺一树摇头:“我只懂一些我们国家的汉方药。另外,一个外国杀手受了重伤,按照常理,华夏的执法部门应该只会对医院和医药店实施监控,华药铺相对安全一些。”

  萧晋点头表示认可,刚要再问些什么,就听一扇门里传出西园寺花雨虚弱的声音:“一树,是你吗?你在和谁说话?”
  西园寺一树脸上露出宠溺的微笑,提高声音回答道:“是我,我带了客人来看你。”
  说着,他伸手示意萧晋跟着他向那个房间走去。
  “你们国家不是很注重上下尊卑么?花雨酱对你怎么没用敬语?”萧晋问。
  西园寺一树脚步停下,转身非常郑重的看着他说:“花雨酱的脾气就是这个样子,在她的概念里,没有是非黑白,只有亲疏。而且,就像我之前在医院里说过的那样,她现在的想法很极端,明明内心极其渴望爱和被爱,过分偏执的骄傲却不允许她表露出这种脆弱的倾向。
  日期:2018-03-26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