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2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华半心半意打电话给方晟说明原由,方晟哈哈大笑说她费心费力汇给你,就收下呗,她又不在乎这点钱,你知道的。
  好吧,替我感谢赵尧尧。方华道。
  打电话时方晟正在市里参加每季一次的常委班子学习会,姜姝等副市长、市委办、正府办主要领导都参加,相当于常委扩大会议,主要听取市政策研究室解读京都最新文件、一号首长指示精神。
  解读者是研究室姚主任,大概年纪大了头脑僵化,又不肯接受新鲜事物的缘故,好端端的文件被他肢解得支离破碎,前言不搭后语,讲解也苍白乏味,味同嚼蜡。参会人员听得昏昏欲睡,有的看其它材料,有的玩手机,有的手托着腮不停地打盹。

  但这是省委要求的规定动作,没人敢缺席。
  因为前一天晚上刚和樊红雨在省城相聚,以她的疯狂和激情自然将方晟榨得全身脱力,坐在会场里格外疲倦,好几次打盹险些从椅子上滑落。会议室采用环形结构,常委们坐在内环,其他市领导在后排也就是外环,凑巧姜姝就坐在方晟后面,见他的狼狈相窃笑不止,发短信问:
  为何没精打采?
  姜姝与徐璃不同,是能开玩笑能打闹的类型,因此方晟回道:都是成年人,你懂的!
  姜姝继续发道:你爱人在香港,女朋友回省城,昨晚跟谁成人?
  方晟偷偷瞟了眼姜姝正襟危坐的样子,再看看其他同样满脸严肃玩手机的市领导们,暗暗好笑,回道:
  不敢回答,再说变成色情小说了。
  你发誓上大学时没看过?
  你呢?
  给你个机会,今晚我有空,喝咖啡时告诉你。
  方晟小心翼翼环视四周,暗想怎么越说越象打情骂俏,太不象话了。想了想说:提到喝咖啡,就想到是我把你爱人赶走的,觉得很内疚。
  那就喝酒吧,赔礼道歉。
  想到上次被徐璃喝到断片,方晟打了个寒噤,连忙回道:还是咖啡,今晚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姜姝嘴角轻扬,露出一丝笑意。
  好不容易捱到姚主任解读结束,许玉贤象征性提了几点要求,无非要参会人员回去后组织本单位、本部门干部员工加强学习,切实领会,精确贯彻中央精神意图,并在规定期限内提交心得体会等等。
  会后领导们各自散去,方晟也没跟姜姝说话。看看时间已到吃饭时间,遂在机关食堂凑合一顿。
  机关食堂有三百多个座位,经过长期习惯和组合无形中形成四大区域:市领导、部委办局领导、机关一般工作人员和保安物业保洁员等。
  市领导区域也有微妙区别,前两排座位通常留给常委们,哪怕没人吃也空着,后面才是副市长、人大政协副职们的位置。
  方晟端着餐盘坐到第二排,刚吃了两口,茅少峰也坐过来,笑道:
  “方常委太忙了,只有利用这个机会才抓到你。”
  方晟知道秘书长才是整个银山最忙的人,这会儿不顾拉帮结派嫌疑,于大庭广众之下和自己坐到一块儿吃饭,肯定有事,遂笑道:
  “秘书长有事尽管吩咐,干嘛先将我一军?”

  此时前三排只有他俩,茅少峰还是谨慎地朝身后扫了一眼,轻声道:
  “关于牛德忠,方常委已查清来龙去脉吧?”
  “初步判断有人栽赃诬陷。”
  茅少峰叹了口气:“感谢方常委能说公道话!他的案子被省纪委做得滴水不漏,几乎是铁案,这些日子我私下做过不少工作,可惜,唉……”

  “听说他跟秘书长是同学?”
  “私交甚笃,无话不谈,”茅少峰坦率道,“不管证据有多确凿,从我的角度是坚决不信的。一个人的人品、性格、做事方式,不会因为地位改变而改,收取贿赂且手法那么低劣,还有与女下属偷情,根本不是牛德忠的行事风格!他到红河是受钱浩委托,要真正干一番事业的!”
  方晟点点头,道:“我也觉得堂堂副厅级常委居然贪图几十万小利,而且通过发工资的银行卡往来,委实匪夷所思。”
  “症结在于,一是他在双规期间承认所有罪名,供词上有他的签名和手印;二是没法查到幕后策划者,有人说与开发商有关……”
  “想必秘书长已暗中调查过?”

  茅少峰叹道:“说起来不怕丢人,查是查了,一无所获。”
  方晟会意。茅少峰虽贵为市委常委,主要还是市委书记的大管家,跟公丨安丨、检察、法院等政法系统半竿子打不着边,稍有动作就会被罗世宽、邵卫平察觉,可谓投鼠忌器,缚手缚脚。
  “牛德贵的事我会接着查,也必须彻查到底,”方晟道,“随着商务会所即将开工,我反正得罪一大堆人了,索性把脸撕破。”
  茅少峰郑重地说:“若用得着我的地方,不必客气;对方来头很大,胆子也很大,手段阴险毒辣,你也要多加小心。”
  “多谢秘书长。”
  “谢字就不必说了,”茅少峰喟叹道,“老牛被双规后,我失眠了两三个月,实在不明白象他那样的好人为何被坐实莫须有罪名,这世上还有王法吗?”
  “利欲熏心,马克思说过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这话说得又简单又深刻,放到任何时代、任何背景都适用。”
  “的确如此,资本决定生存环境。”
  正说话间,罗世宽端着餐盘走过来,道:
  “两位常委上午刚开完会,就组织小范围讨论了?”
  方晟笑道:“可不是,一定要吃透文件精神,所以边吃边谈。”
  茅少峰却是淡淡的,敷衍两句便吃完离去。方晟看出两人不对付,很诧异罗世宽为何主动过来搭话,难道借机敲打自己?

  “方常委到红河后气象一新,干部员工都焕发朝气活力,上次宓林主任说整个管委会如同上足了润滑油,生锈腐蚀的机器重新高速运转,比喻得好啊。”罗世宽认真地说。
  方晟笑道:“宓林主任没告状吧?老实说最近这阵子把几位主任折腾得够呛,成天跑工地、跑手续、跑企业,偶尔双休日还要加班,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欠账总是要还的,之前红河管委会是太舒服了,清静无为,适合养老。”
  闹不清罗世宽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方晟只得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现在养老院变成前线指挥部,会有很多人不适应的。”
  罗世宽低头扒了几口饭,道:“适者生存呀……近期市正府打算开展跨区县干部交流,不知方常委听说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