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9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告诉你格杀令的事情?还有几个人知道你躲在这里?"吴勉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当下盯着有些慌张的高其忠,一字一句的继续说道:"想好再说,少一个人名换一道雷电……”
  想起来刚才被雷电劈中的剧痛,高其忠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开始抽搐了起来。想了半响之后,他继续说道:“那是我说的一个同门,叫做韩中仙的。后来还有一个同门来找过我,他叫周令……”
  听到韩中仙的时候,吴勉的心已经沉了下去。不过后来说出来的周令,让白发男人又有了希望。看着高其忠的样子不敢再有隐瞒,这时吴勉才放过了他:"换个地方躲藏……这样瞎子都能找到你。”
  说完之后,吴勉拉着小任叁从废屋里面走了出去。原本高其忠以为自己死定了,想不到这个白发男人只是问了几句话就要把自己放走。当下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着吴勉的背影说道:“你不杀我?我是在格杀令上的人……”
  “我又不是方士,凭什么要理会你们大方师的法旨?”吴勉说话的时候已经站在了院子里,随后开始施展五行遁法,在他马上就要消失之前,最后说了一句,轮回就能躲的过去吗?”
  一句话说完,白发男人已经和小任叁消失在了高其忠的面前。壮汉揉了揉眼睛,确定吴勉已经离开之后,也开始准备施展术法离开这里。不过他重伤之下无法将术法凝集起来。就在高其忠准备放弃使用术法,先出去找个其他的地方暂时躲藏的时候,突然看到三个人从大门外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是那位有些青涩的年轻人,跟在后面的人还有他的同门蒋合先。
  另外一个人高其忠不认识,他低着头跟在年轻人的身后,生怕有人看到他的相貌。
  看到了他们几个人之后,高其忠愣了一下,当下对着年轻人说道:“为什么你会和蒋合先在一起?我明白了……是你把吴勉他们引过来的,我没和吴勉说起过你……”
  “我知道,你说了韩中仙和周令。”年轻人冲着高其忠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要借的头颅用一下,毕竟你是格杀令上的人。我是方士,不可以不尊大方师的法旨……”
  “你不需要杀我灭口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看到年轻人动了杀心,高其忠最后再挣扎了几下:“为什么你要杀我……周令……是周令。你要借吴勉的手杀周令……”
  高其忠的话还没有说完,蒋合先突然动手,他的手里一道白光闪过,高其忠的脑袋从脖子上面掉落了下来……
  吴勉回到了李城的大宅之时,见到归不归正在中堂里,笑眯眯的和李老爷说话:“那两个人那么能干,李老爷没想提拔他们一下,让他们俩做个管家什么的?”
  李城陪着笑脸回答道:“两个泥腿子有不识字,我就算有心也还是不成。原本想让他们俩跟着账房学学写字的,这不就出事了吗?”
  看到吴勉回来,归不归冲着他笑了一下,随后指着李城说道:“你来晚了,刚刚李老爷府上有两个下人逃工。我们早回来一刻话的,还能替李老爷把人抓住。”
  “几个帮工而已,怎么敢劳几位活神仙的大驾。”见到吴勉凭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李城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急忙站起来对着白发男人施礼。随后继续说道:“刚刚我让女人们查了下一,没见他们俩带走什么财物。应该就是贪图那点提前给的工钱,走了就走了,没什么大不了。”

  “两个帮工……”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其中一个是不是姓蒋?那么另外一个姓什么?”
  “这个你就猜错了,他们俩一个姓苏,另外一个姓张。”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名字你也不用记了,无非就是大牛,二狗什么的。”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睛瞟了一眼绣楼的方向,随后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妞儿没有事情,让吴勉不要担心。
  这时,李家的管家赶了过来,看了吴勉、归不归一眼之后。对着自家老爷说道:“外面有内侍省主管鱼朝恩大人的公子鱼令徽求见老爷,他还带来了八色礼物。说什么是来送聘礼的……”
  “我么什时候答应这门婚事的?”听了管家的话,李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当着吴勉、归不归的面不好发作,只能起身先向他们几个人告假,随后带着管家前往大门口去见鱼朝恩的养子。

  趁着李城离开的档口,归不归凑到了吴勉的身边,对着他说道:“‘管家’一直都住在这里,他应该是怕事情败露之后用妞儿给自己上了一道保险。最近半年蒋合先也住了进来,他们俩表面上都是李府的帮工。老人家我问过这二人的相貌了,都易了容还变了声音……”
  说到这里,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猜得没错的话,黄巢应该也躲在这府里的。只不过‘管家’故意和他拉开距离,应该是怕他被阴司的人找到之后,自己会引火烧身。算的真好……用韩中仙来试探,一旦败露我们找上门的话,有妞儿在手,他们还能逃过一劫。你那边怎么样?假黄巢说出来什么了?”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三言两语的讲完了在废屋的事情。等他说出来周令这个名字之后,归不归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这时,去查那几个失踪帮工的百无求和孙无病也回来,坐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
  不过他们还没有说几句话,大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李城带着十几个人向着中堂的方向走过来,为首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这年轻人别看年纪大不,却身穿只有三品官员才可以穿戴的紫色官衣。
  “老岳丈你不要再说了,现在我父亲已经向陛下请旨赐婚。有本事你就抗旨不尊,那样的话就不止是收回盐铁专营之权了。”这年轻人就是大太监鱼朝恩的养子鱼令徽了,他仗着自己干爹的势力想要借着迎娶李文君小姐。李家小姐只是引头,他们父子俩看中的是李家洛阳首富的家底。只要李文君一过门,他们父子俩便将李家家产当作是文君小姐的陪嫁抢夺过来。
  李城的脸色苦了起来,陪着笑脸对鱼令徽说道:“鱼公子,小女年幼尚不到婚配的年纪。再等两年……两年之后老夫我一定将小女……”
  听了李城的话,鱼令徽怪笑了一声,说道:“老岳丈,你们家文君小姐今年一十五岁。算着年纪只比我小一岁,十五了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嗯,你还有客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