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2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当中级别最高的当数韩子学,正厅级,迈入一方诸侯行列,当初正因为方晟力荐,才使他进入许玉贤考察视野,继而步步高升;
  朱正阳、范晓灵也是许玉贤在方晟建议下委以重任;
  严华杰和楚中林不必说了,都在于道明直接干预下才获得今天的地位!

  韩子学还知道,江业县城被淹,许玉贤差点被省委追责摘掉乌纱帽,也是方晟动用多方力量才保住市委书记职务,因此许玉贤在银山再怎么支持方晟都不为过。
  酒宴上,朱正阳等人都表达了想到省城的愿望。他们很清楚,县处级混到县委书记、县长哪怕常委,上升空间其实并不大,天花板就是象韩子学这样的市领导,唯有走严华杰、楚中林的路子,到省里一展身手,仕途才有更广阔无垠的空间。
  看出大家的急切,方晟沉吟道官场讲究履历齐全,步子总要循序渐进,只要大家脚踏实地肯定会有回报!
  朱正阳等人心里一宽,围着方晟敬个不停,期间严华杰专程敬方晟和范晓灵一杯,笑吟吟说不多解释,二位必须老老实实喝下去。方晟情知那次捉奸事件严华杰误会了,却没法辩解,苦着脸干掉。范晓灵虽不明内情,看到严华杰似笑非笑略有所悟,也爽快干杯。
  当晚方晟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一周后,方华独自来到银山组织部办理调动手续,低调而隐秘地来到市发改委赴任,如爱妮娅当初所协调的,常务副主任括号正处级。
  组织部干部处处长接待方华时有些发愣,自作聪明跑到徐璃办公室请示,说市里正处名额已经满了,是不是让方华同志等段时间?徐璃冷冷说这件事到底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处长仿佛被迎面一拳,揍得鼻青脸肿,连忙说我这就去办!
  紧接着芮芸的潇南德亚工程队也进场施工,在两家示范作用下,圈地企业纷纷主动伸出橄榄枝,以租赁方式与外来企业合作,力争早日开工。只有两家没有动静,分别是柏丽欧和双龙。
  方晟现在已知道柏丽欧背后是冯卫军的儿子冯子奇,双龙则有齐辉撑腰,各有所恃,也不在意,只关照安如玉定期提醒他们三个月期限。
  方华正式上任后,利用交接期请了半个月假,和任树红陪同方池宗、肖兰到香港游玩。赵尧尧接到通知后做好准备,从接机到住宿、游览、品尝美食安排得紧凑而舒适,并抱着楚楚全程陪同。对于资本主义腐朽的生活方式,方池宗其实发自内心抗拒,但他在意的是儿孙陪同,一家人其乐融融比什么都好。

  为了让老爷子体验香港市民生活,赵尧尧特意带他们去品尝特色云吞面,当听说一碗面九十多港币时,方池宗扭头就走,说什么都不肯吃。方华拉住他劝道到香港就是花钱,放心吧,我们这点消费不会吃穷赵尧尧。
  因此第二天晚上一家人坐在维多利亚湾对面的旋转餐厅,当听说每客一万二港币时,方池宗也不显得惊诧。
  “香港和世界任何一个城市一样,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赵尧尧娓娓道,“穷人只能选择步行和地铁,吃最便宜的鱼蛋粉、担仔面,穿内地生产的廉价T恤衫;富人却能享受世界顶尖服务,随便想吃什么,保证三小时内供应到位。”
  “说明资本主义社会贫富分化到极点。”方池宗断言道。
  任树红反问道:“内地难道不是这样?拿咱们潇南来说,生活在老城区、月收入不足最低生活保障工资的穷人比比皆是,仍有夏天用不起空调,拿井水降温的家庭,社会主义优越性表现在哪里?”

  “现在是初级阶段嘛……”说到这里方池宗也没了底气。
  方华道:“在香港反而能透彻地看到资本家与雇佣工人的现实状况,以前说是剥削和被剥削关系,可这种剥削建立在自愿前提下,工人要养家糊口必须接受合同,而资本家为保持技术工人相对稳定,会拿出尽可能优惠条件来吸引人才,是相对过去地方剥削农民显得公平的契约关系。”
  “剥削就是剥削,再华丽的外表都掩盖不了其肮脏本质。”
  方池宗固执地反对,赵尧尧自然懒得争论这些形而上学的东西,只关照侍者上最好的海鲜,最美味的各国佳肴,放在冰桶的红酒“嘭嘭嘭”连开三瓶,方华连忙阻止说不必开了,这种高档餐厅要收开瓶费的。
  “开瓶费是啥玩意儿?”方池宗不解地问。
  赵尧尧轻描淡写道:“相当于小费,一瓶两百元而已。”
  肖兰吃惊地说:“这么多钱都够买几瓶红酒了……”
  他们都猜到红酒肯定贵得出奇,不过都没勇气再问价格,赵尧尧也是妙人,他们不问就不说。
  玩遍香港后,一行人来到澳门。这个只有弹丸之地的城市,只有一样拿得出手,那就是赌博业。

  在这里方家人真正领略到赵尧尧一掷千金的豪气,坐在牌桌前敢连押十四把大,转眼输掉六百万眼睛都没眨一下,好像输的不是自己的钱,或者只输了六块钱,连荷官都微微动容,询问要不要休息一下?
  赵尧尧淡淡说我押大。
  方华悄声提醒说你已经输掉十四把大了,最好改押小换换手气?
  赵尧尧出人意料说好,那就押小,筹码全押上!
  方华吓得面无人色,后悔不该多嘴。任树红也拿眼睛瞪他。
  开牌!
  第十五把居然真是小!
  赵尧尧一把扳回之前输掉的钱,还赢了三百万!

  荷官摇摇欲坠,额头上渗出冷汗,赶紧说下一把您押什么?
  赵尧尧笑笑说不玩了。
  有三百万垫底,方池宗等人在**痛痛快快将大部分项目试了一遍,头一回觉得怎么输都不过如此,到最后一结账,还盈余两百四十万。
  赵尧尧说最后一把押小是大哥建议的,钱应该归你,回头我把钱汇到你账上。

  不不不不……
  方家从方池宗到方华都一迭声拒绝,说到香港白吃白玩白赌,已经花费不少,怎能再要她赌博赢来的钱?
  赵尧尧也不跟他们争执,但任树红知道以她的性子只要决定的事不会更改。
  回潇南那天,赵尧尧抱着楚楚到机场送行,方池宗再次重申不要那笔钱,说你汇过去方华也会退给小晟,千万记住!

  赵尧尧含笑不语。
  隔了两周,一天傍晚突然有公司职员打扮的人找到方华,递上两张卡,说是受香港某位女士委托汇的款,钱已经过复杂周密的洗钱渠道,保证安全。
  银行卡密码她会直接发给您。公司职员临走时说。
  半小时后方华便接到一个陌生手机发来的短信,按短信里的密码,方华到ATM机查询,两张卡余额正好是两百四十万!
  日期:2018-05-11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