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2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副局长和检查成员个个面红耳赤,低头不语。
  方晟微笑道:“开发区欢迎市局经常来看看,督促施工单位落实安全生产问题,防患于未然嘛。”
  王副局长道:“方常委太客气,我听了很惭愧!安监局检查重点应该是化工企业、高层建筑、石油天然气管道、易燃易爆等行业,把精力花到仓储施工这种低风险施工现场,说明工作导向和重心有问题!银山市局要加强思想建设,提高业务素质,常局啊,检查组就地解散吧,明天起你带队到省局脱产培训半个月!”
  “是,王局。”在他面前常副局长只有低头的份儿。
  王副局长又道:“至于刚才检查组的结论,我代表省局认定无效,并撤销检查组处理意见。方常委,打扰了!”
  一次完美的打脸,打得常副局长等人恨不得立即遁形,飞到市正府指着纪晓丹鼻子大骂一通!

  即便如此,常副局长还要厚着脸皮请领导到市局“指导工作”,王副局长不给面子地说不必了,别忘了明天上午九点到省局报到!
  王副局长客气而热情地与方晟握手告别,乘车离开;常副局长等检查组成员可谓兴师动众而来,偃旗息鼓而去,灰溜溜打了个招呼,方晟和安如玉都懒得跟他握手,便各自驶离工地。
  “方常委真厉害,怎么料到今天有检查组,提前搬来省局领导压阵?”安如玉兴奋而敬佩地问。
  方晟淡淡道:“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而且是女朋友,假如喝过一次咖啡就算的话。
  回到管委会没多久,姜姝的电话就来了,听背景声音好像开会时溜出来的,压低声音说:
  “够能耐呀,我不过透露了一下消息,你却把人家上头的领导搬来当面打脸,也顺便打了纪晓丹的脸,刚才听到消息的时候,纪晓丹脸色那个难看哟,笑死我了,哈哈哈!”
  方晟笑道:“听口气纪市长也跟你不对付?”
  “相对不对付,要不然我怎会泄他的底?”
  “说了半天我成了你手里的枪,指哪儿打哪儿。”
  姜姝不满地说:“你这人很没意思,我可是担着风险的,这会儿纪晓丹正追查谁走漏风声!讨了便宜还卖乖,不带这样!”
  想想也是,若非姜姝那个短信,今天可真被纪晓丹打个冷不防,工程队停工整改是小事,自己脸面可没处放了,遂笑道:
  “过几天诚挚邀请你喝一次热情的咖啡。”
  那边可能催促进会场,她匆匆说:“好,就这样说定了……”
  官场里从来没有秘密,中午时分,纪晓丹安排市安监局突袭红河施工现场,被方晟搬来省局强行扳回的消息传遍银山,令纪晓丹大丢颜面!

  若说之前方晟与徐璃冲突是偶然事件,这回怼纪晓丹可谓结结实实的对抗,加之清理圈地过程中涉及罗世宽,兴建商会会馆得罪邵卫平,十一位常委,方晟一下子惹恼四位常委,就算许玉贤是他的靠山也不能如此嚣张吧?
  方晟到银山是搞工作还是搞事?
  不过安监检查组事件属于低维度对抗,纪晓丹没直接出面,因此吃了个哑巴亏也不便声张,省安监局介入的事,强如市委常委也不便过问。这件事给纪晓丹等人敲的警钟是,那位常务副省长叔叔对方晟的支持毫无保留!
  银山官场议论纷纷,纪晓丹陷入巨大的流言漩涡,与此同时方晟却一路疾驰来到梧湘。
  这是他调离江业后首次回到故土,虽说才一年多时间却倍感亲切。
  身为阳关区区长,此次范晓灵父亲的丧事办得低调而简朴,甚至没象其他小区居民那样在楼前搭凉棚,只在父母的家中客厅设了个小小的灵堂,供亲朋好友致哀瞻仰。
  范晓灵离婚后父母都接到梧湘养老,从没回过黄海,与老家亲戚基本没了来往,父亲去世后只通知很少的直系亲属;区里更是严密封锁消息,拒绝各部门领导、区正府人员上门,只有区委书记率领区委常委们前来吊唁,梧湘市委那边由秘书长代表市领导看望并慰问家属。
  范晓灵觉得这样挺好,免得大张旗鼓受到群众非议。
  一般来说象范晓灵这样的处级领导,与她同级别的区县领导为了避嫌——毕竟范晓灵又年轻又漂亮,都不会亲自到场,而是委托办公室主任前去敬献花圈,聊表心意。
  然而方晟来的消息传开后,情况发生微妙变化。
  朱正阳率领江业常委吊唁;

  庄彬率领黄海常委吊唁,包括县长程庚明、常务副县长肖翔、政法委书记齐志建等人;
  严华杰还没正式到省厅报道,独自前来吊唁;
  靖湖县副书记房朝阳也来了;
  楚中林以借用省纪委专案组身份过来;
  最后一位很令范晓灵意外,不过细想之下也合乎情理,他就是梧湘市长韩子学!
  对方晟而言,韩子学不但有提携之恩,简直是他人生中的福星,正因为韩子学破格两度提拔,才让方晟从众多乡镇干部中脱颖而出奠定坚实的基础,可以说没有韩子学就没有方晟的今天。

  但反过来说,也正因为韩子学慧眼识英才,才有三滩镇的蓬勃发展、沿海观光带和森林公园大发异彩,使许玉贤注意到韩子学,将他拉到梧湘成为自己的帮手。韩子学的仕途与方晟环环相扣,密不可分。
  按说吊唁后大家应该各自散去,这回从韩子学到朱正阳,以及严华杰等人都挤在狭小的空间转悠,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范晓灵何等聪明,立即意识到背后大有文章。
  下午三点钟,门口出现轻微骚动,紧接着方晟突兀走进来,满脸肃穆向遗像默哀,范晓灵恍然大悟,赶紧跑过去寒暄数句,陪同在旁边磕头,然后低语道:
  “你来干什么?不怕别人说闲话?”
  方晟悄声道:“我跟你爸有一面之缘,不来不好。”
  范晓灵知他说的是上次两人幽会险些被陈建冬捉奸,幸好她留有暗道,方晟从她父母住的屋子逃生避免一场丑闻,当下脸有些发烧,讪讪道:
  “不是……没有事实吗?”

  方晟深深瞅她一眼:“早晚会有的!”
  这时韩子学等人从里屋出来一一握手,方晟虽然喜出望外却不便流露欣喜的神情,故作严肃地寒暄后离开范家。
  韩子学毕竟身为一方大员,不便久留,听说当晚方晟不回银山会意点点头先行离开,把时间留给朱正阳等一班心腹兄弟。
  此次聚会是继顺坝以来人数最全的,不但有朱正阳、楚中林、肖翔、程庚明和严华杰等当初方晟最先结识的兄弟,还有庄彬、房朝阳、齐志建等外围,晚宴时范晓灵、韩子学先后赶来敬酒,意味着以方晟为核心的黄海势力的崛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