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4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这么说,对于所谓的纪律,你也同样是嗤之以鼻喽?”
  刘若松耸了耸肩,算是默认了。
  “有意思。”萧晋似笑非笑的点着头说,“少年人恃才傲物很正常,但像你这样表现的如此淡然的却不多见,你的骄傲不流于表面,想来,所谓的学校、同龄人、甚至成年人,都没资格被你放在眼里吧?!”
  刘若松下意识的就要点头,猛然间反应过来,瞳孔急缩,慌忙转换成茫然的神色,刚要开口,却听萧晋又冷声道:“别装了,不管你有多聪明,城府多深,终究都只是个未成年的小屁孩儿,完美变脸这种功夫,天生不来的。”
  刘若松抿了抿唇,然后就笑了,笑的十分傲然。“是又如何?我确实看不起很多人,因为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是蠢货,我凭什么要把他们放在眼里?”
  “那你又凭什么说别人是蠢货呢?就因为你聪明?”
  “不,因为我比他们看得更深,更远。”
  “比如?”
  “比如人生在世,归根结底图的只有四个字,那就是‘吃、喝、玩、乐’,不管是努力工作也好,争权夺利也罢,最终也无法逃脱这四个字的桎梏,但大部分的人却不知道这一点,将许多事情浪费在完全无意义的事情上面,甚至自作聪明的走许多弯路,实在是愚不可及。”

  萧晋挑挑眉,问:“那你认为,应该如何聪明且便捷的达到这四个字的境界呢?”
  刘若松讥诮一笑:“抱歉!这是我个人的心得,如果告诉了你,还怎么保持我的独立和独特?”
  萧晋一愣,继而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说:“有道理,那我就继续当个蠢人吧!接下来,刘若松同学,请你为我这个蠢人说明一下,当别的同学都在山坡上挖竹笋的时候,你和另外一男两女三位同学在山顶干什么?为什么下了大雨还不回营地呢?”
  “我们偷懒不想干活,所以就偷偷跑去山顶看风景,等下了雨再想下山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就去了那个山顶避雨。”
  刘若松的回答简单且坦然,和他们对救援人员、学校以及警方说的一模一样,似乎无懈可击。
  而萧晋却知道,一个可信的谎言,是需要有漏洞的,比如刘若松话里的第一句,自爆偷懒不想干活,显得特别的真实和真诚,非但没有一点要为自己辩解的意思,反而还隐隐透着愿意担负责任和承受惩罚的担当。
  所以,所有人都相信了他的话,如果不是之前他不小心透露出了真正的心思,连萧晋都会相信他。
  “是这样啊!”萧晋将烟蒂弹飞出阳台,拍拍栏杆,又问:“那翠翠为什么不和你们一起在山洞里避雨,非要下山寻求救援呢?”
  “因为山上当时的气温很低,我们穿的都不多,而且干柴快烧完了,山洞外的雨太大,我们也没有工具去砍伐湿柴,梁翠翠同学担心我们的身体坚持不到救援队找来,所以这才要下山的。”面色平静的解释完,刘若松又加了一句:“她是一位非常勇敢的女孩儿。”
  “那你呢?”萧晋望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声音不知不觉多了几分冷意,“以你智商,应该不至于不知道足够的干柴对于野外生存来说有多么重要吧?!更何况你们的野外训练老师在前一天也已经教授过了。

  你为什么没有在雨还没那么大以及天黑之前就尽量多的准备柴火呢?你自视甚高,肯定也比一般人更加的惜命,被困山洞不可能不加以自救,所以,我很好奇,你们四个当时在做什么?以至于直到翠翠找到你们之后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刘若松的眼神终于发生了变化,不再是那种淡定中隐藏着若有若无的自傲和轻蔑,多了许多惊讶与审视。
  “萧大哥想知道什么?”他看着萧晋的眼睛问,“难道你认为不是梁翠翠同学舍身救了我,而是我害了她?”
  萧晋耸耸肩:“有句广告词怎么说的来着?对,一切皆有可能。”

  刘若松又笑了,这次笑容里的轻蔑意味更加浓厚。“动机呢?翠翠同学是来救我们的,而且她还是一个很有山区生活经验的人,按照你的说法,我这么惜命,应该把她当作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珍惜才对,怎么会伤害她?”
  “谁知道呢?”萧晋也深深的看着他的双眼,说,“或许,翠翠找到你们的时候,你们正在进行某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你担心翠翠说出去,所以杀人灭口呢?”
  刘若松眼角不易引人察觉的抖动了一下,沉默片刻,笑问:“萧大哥的职业是什么?你编故事的能力很强,但我不建议你去写网文,因为那行业现在的市场主流是意淫,根本就不需要好故事,或者说,对于主流网文读者来说,意淫的好才算好故事。”
  萧晋也笑:“那你错了,意淫才是我的强项,而且,我最大的本事就是能把意淫变成现实。”
  “那我就预祝萧大哥这次意淫成功了!”刘若松无所谓的抖了下肩膀,又道:“您还有什么别的想问吗?我父母还在楼下等我。”
  “还有不少,不过,你们暂时还回不了家,不出意外的话,你爹妈这会儿已经接到电话了,所以,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祈祷你另外那三位同学和你一样聪明。”
  刘若松神色一凝,但紧接着又极度轻蔑的翘了翘嘴角,冲他挥挥手,转身离开。“那咱们就待会儿见了,萧大哥!”
  刘若松离开后,萧晋用了足足五分钟才甩掉脑海里那浓浓的荒谬感。
  一个才上高一的孩子,不但能在他的威压之下保持淡定,还侃侃而谈,简简单单一个“双商在线”根本就不足以形容刘若松的资质。
  假以时日,这个男生必然会成长为一个极品妖孽,或许长大了之后的巫飞鸾能跟他一较长短,萧晋自觉如果小上六七岁,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再想想才十三岁的西园寺花雨,他就一阵阵的头疼,要是下一代的孩子都这么牛逼,还有这一代的活路吗?
  郁闷的摇摇头,他长出口气,咬牙自语道:“小子,你最好只是个装B犯,要是翠翠的事情真跟你有关,老子才不管你是不是不世出的绝世奇才,照样弄到泰国去卖屁股。”
  病房里,巫雁行刚刚才给梁翠翠把完脉,见他进来,就把女孩儿的手臂轻轻放回到被子里。
  “翠翠的一切生命体征都很正常,唯有大脑的部分经络阴寒之气淤积,用《神气药经》中的‘以气运针’法倒是可以祛除,但又太过危险,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导致阴气入脑,那可就神仙也难救了。”

  萧晋叹了口气,坐在床边看着梁翠翠苍白的脸,心痛如绞。“《神气药经》用词简单,但其意却晦涩深奥至极,迄今为止,我已经看了不下八遍,却也仅仅摸清了其中三分之一而已。
  简单的‘以气运针’之法,我能做到,但要如此细致入微的施展,说实话,我根本就没有那个胆量。”
  “那怎么办?”苏巧沁瞬间红了眼眶,“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萧晋阴着脸沉默不语,显然是默认了,苏巧沁见状立刻就落下泪来。
  日期:2018-03-2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