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6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解放楼办事,口袋里已经装有夏河车钥匙的陈庆之放下这位接下来注定命途多舛的海财主,半扶半拖走出门,打开车库,然后将他手脚捆绑起来像个粽子丢进后备箱,坐在副驾驶席安静等待陈二狗,与郭割虏一战耗费他不少精力心神,所幸夏河是只软脚虾,稍微一捏半死不活,根本没费他多少力气,倒是别墅里最早碰到的两个保镖让他跟王解放操心不小,陈庆之闭目养神,如果说陈二狗那卑鄙却犀利的一刀让他热血沸腾,接下来这一连串手腕让他看到了奸雄的潜质,难的是处理后续状况,陈圆殊派人送来两辆很“干净”的车,一辆接走陈象爻、曹蒹葭和王虎剩,一辆送给陈二狗,他们三个也几乎是同时直奔玛斯兰德别墅,干脆利落地拿下夏河,一切不需要陈庆之操心费神,只管出十分力本分做事,让陈庆之感到酣畅淋漓,一个字,爽。

  陈二狗坐进车,手里多了两张名片,嘀咕道:“连小姐的名片都这么精致,这世道。”
  陈庆之微笑不语。
  王解放随后车,坐在后排,轻声道:“二狗哥,那两个女人怎么收拾?她们虽然被你的安排吓了一跳,但我怕这么放在别墅会节外生枝,毕竟夜长梦多,女人要是头脑犯浑容易不可理喻。”
  陈二狗戴曹蒹葭交给他的鸭舌帽,压低帽檐,启动车子,冷笑道:“我要了她们的名片后,只是问了她们一个问题,‘你们有父母亲人吧?’”
  第一次由衷喊陈二狗一声狗哥的王解放听到这话后不禁愕然,陈庆之则哈哈大笑。
  王解放如王虎剩所说成大事不足做小事有余,当得滴水不漏四个字,陈庆之更是心思缜密杀人放火惯了,是道行高深的老手,再加处处留有后手恨不得狡兔四窟五窟的陈二狗,真有点“三人成虎”的字面意思。
  夏河被带到一处偏僻郊区的荒废工厂,瘫软靠着一根水泥柱子,王解放一桶水浇醒,夏河睁开迷糊眼睛,陈二狗叼着一根烟,陈庆之站在远处双手环胸闭目养神,剩下的王解放在工厂门口望风,并没有觉得局势非到鱼死破僵局的夏河甩了甩头的水滴,道:“陈浮生,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你真正的敌人不是我,是你口口声声喊方姨的女人,是跟钱子项许下军令状要把你赶出南京的郭割虏。”

  “方姨?她没对我斩草除根,我也不至于跟她跟方家斗得你死我活。至于郭割虏。”陈二狗咧开嘴,露出个神似魏公公的阴沉笑容,做一个刀抹脖子的手势。
  “你说笑话吧,陈浮生,牛皮不带你这么吹的。”感到天大荒唐的夏河不敢置信道,一脸嘲讽,夏河前些年第一眼见到魏端公和郭割虏这对搭档,觉着哪怕魏端公死翘起,郭割虏也能活下去,他虽然憋着一股对方婕这类自负女人的怨气才在石青峰大放厥词,但只要郭割虏活蹦乱跳一天,他不敢跟方婕撕破脸玩玉石俱焚的勾当。
  “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情。”
  陈二狗撇了撇嘴,吸入一口烟,坐在一块水泥桶,道:“今天把你拉到这里而不是直接在别墅里做掉,是想从你嘴里知道一点新鲜事,你做恶人这么多年,手里头肯定有不少大人物的把柄,你当帮我一回,我等下也给你一个爽快的死法,省得我动刀子,把对付狍子山跳那一套用在你身,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郭割虏真死了?”夏河颤声道。
  “死了,也两个钟头前的事情,你们路也有个伴。”陈二狗平静道。
  夏河仰起头,神情凄然,这个姿势保持了五六分钟,陈二狗安静等待,也不催促,随后夏河环视一周,空荡荡的废旧厂房,只有四五根蜡烛,灯光飘忽昏暗,他似乎也不知道是该大声咒骂还是鬼哭狼嚎,只是重重叹息,终于望向眼前这个一次又一次出人意料的年轻人,苦笑道:“我非得死?”
  “你不死,我的计划付之东流,你说我像心慈手软的好人吗?”陈二狗笑道。
  “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栽在你小子手。”夏河脸色狰狞,咬牙切齿。刚取代乔家成功渗透南京,不等他大展身手,也没来得及尝一尝梦寐以求的周惊蛰是啥味道,大起大落跌到谷底,夏河不甘心,那双眼睛凶狠盯住对面的陈二狗,如果能用嘴巴咬下这个东北青年两口肉,夏河绝对不会只咬一口。

  “知道怎么解剖狍子那些畜生吗?”
  陈二狗挥了挥手那柄阿拉斯加捕鲸叉,随后也不说话,只是拿着刀子在空做了一系列挑勾撩刺的手法演示,娴熟灵巧,极具观赏性,但相信对于即将以身试法的夏河来说,没有半点美妙可言,他不是没挨过刀子,但绝对没被人当作畜生开膛破肚,一身鸡皮疙瘩,一阵毛骨悚然,陈二狗走到想逃却无处可逃的夏河跟前蹲下来,匕首抵住他的脖子,道:“干脆点,要不然我一心急,把你跟郭割虏一样收拾。反正你死完成任务,套出东西是额外惊喜,你别拿这个跟我玩交易,我不吃那套,要想少受罪,少绕弯子,要哭哭要骂骂,发泄完了赶紧说,我听周惊蛰说你私下是个很虔诚的佛教徒,当死前最后做回善事,跟你做狐朋狗友做生意发财的没一个好人,我拾掇他们,等于间接帮你积德。”

  “你狠!”
  夏河猖狂放肆笑道,几乎笑出眼泪,笑着笑着哽咽起来。
  陈二狗不动声色。
  脸色苍白嘴皮泛青的夏河惨淡道:“陈浮生,能不能帮我弄点好酒好茶,想最后吃一顿好的,最好是河南菜,我这个人一生出来穷,是饿大的,这些年忙着赚钱玩女人,没来得及顾吃。”
  陈二狗摇摇头。
  最后他想了想,掏出一根烟放到夏河嘴,并且帮他点燃,道:“酒菜没有,烟还是可以的,20块钱一包,一块钱一根,不差了。”
  夏河大口大口抽着烟,像一条被抛岸的将死之鱼。
  一根烟差不多抽尽,夏河问道:“陈浮生,你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跟资料所说没有一点后台?”
  陈二狗略微自嘲笑道:“我能有啥背景,一家四口两个躺在坟里,还有一个入伍不到一年的哥哥。至于陈圆殊,那只是偶然,没外界传的那么玄乎,我当然不是什么昆山,不妨跟你说个事,我来南京,是给人从海赶出来的,你说我还愿意再当一次丧家之犬吗?”
  日期:2019-02-09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