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62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杂,底子也厚,不愧是太原陈老爷子一手培养出来的好手,二狗,你捡到了一颗大元宝。”
  曹蒹葭微笑道,望着客厅激烈厮杀的两个男人,“这个郭割虏有点泰拳的意思,我也听说过这人曾经手缠沾有石屑浸泡过的棉条把几拳把对手打出内出血,打法很野,没有繁琐套路,这种人在特种大队也很吃香,效率高,致残率也高。陈庆之相来说正统许多,北派长拳,咏春拳,还有他陈家祖传的拳术,我算了下,目前为止陈庆之打出大概六种拳法,难得是身兼内外,都说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哪有那么容易熊掌鱼翅兼得,我爷爷有个刚刚去世的挚友是南派拳泰斗,精通杨氏太极和古劳咏春,他说过身材高大或手掌宽大肉厚者多天生力大,如果这样一个练拳之人手掌却跟女子一般光滑尖细,肯定是后天练成一身不俗的内劲,尤为难得。陈庆之显然如此,除了形意和八卦颇有造诣,他还是一个小念头拆法的高手,我猜陈庆之八成是通过黏桥对拆练出来的内劲,少不了七八年日复一日的拆练浸泡。”

  陈二狗乍舌问道:“你说的那个小念头什么拆法是个啥东西?”
  眼睛紧盯两人搏击的曹蒹葭欲言又止,最后决定还是放弃苍白的字定义,道:“我跟你说个经历,6年前我哥一次跟古稀花甲的那位泰斗讨教,他只是简单把手搭我哥手背,说我哥还没有黏桥内劲,我哥不服气,手向后缩想要钳制老人手桥节,老人轻轻一笑,摄手变闸手,微转身以闸手斜向后下方一压,左手轻拍我哥左肩,我哥便重心失守,身体前冲,这一瞬间,老人乍变摄手,轻而易举将我哥拉回原地,动作之快,用迅雷不及掩耳来形容也不过分,我哥束手无措,在老人面前,他像孙猴子,怎么都逃不出如来佛手掌心。国拳法博杂精深,熟悉套路扎实基础只是一只脚踏进门槛,远不能说已经登堂入室,二狗,跟陈庆之多学些精妙套路,也多些剑走偏锋对敌的好处,但别走火入魔,他一身本事是20年浸泡出来的,你别一头扎进去出不来,你的身子不允许你玩命练外家拳,又过了练内家拳的最好时机,还不如把时间多花点在刀,说不定会有出人意料的裨益。”

  棋逢对手,大战正酣。
  王虎剩和王解放不得不龟缩在大厅角落,省得被殃及池鱼。
  陈庆之和郭割虏都表现出让人惊愕的抗击打能力,纠缠到后期,两个人几乎是拳拳击对方,每一脚也都落在实处,拼的完全是谁先倒下,郭割虏的杀伐野性在今天展露无遗,像一头嗜血的豹子在大厅扑转腾挪,每一次动作都干净利落,玩得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打出根骨里沸腾狠劲的他似乎执意要跟陈庆之鱼死破。
  不战则矣,一战即势如龙蛇盘缠,连绵不绝,决胜方休。

  大抵是讲这两个人。
  陈庆之面容清亮如一抹泼烧酒的冷冽刀锋,眼神不如郭割虏癫狂狂热,但拳脚丝毫不输气势。
  终于流血。
  郭割虏的拳头,陈庆之的嘴角。
  一发不可收拾。

  战况愈发惨烈。
  陈二狗,曹蒹葭,王虎剩和王解放几乎同时想起一个人,陈富贵。
  陈二狗脑海全是小时候蹲在白桦树旁看大个子光着膀子练贴山靠的情景。
  曹蒹葭是想象这头海东青带着林巨熊和蒋青帝两头猛虎直插3心脏,一举成名。

  王虎剩和王解放则满脑子都是拉风到惊世骇俗的富贵哥当初在酒吧轻松玩残两个公子哥,王虎剩猛灌两口酒,白酒度数不低,在喉咙和肚子里烧得王虎剩身体跟心肝一样火烫,这位小爷默默思量,二狗,你富贵哥要是能站在你身后,还有一个白马探花的我们是不是能在南京横着走?
  陈庆之一直在蓄势,像始终慢慢爬升,等到最高点才乘势而下,一击致命。
  郭割虏却一直在毫不保留地展开狂风暴雨攻势,也许是他不觉得陈庆之能站到最后,也许是许久不曾碰到的酣畅厮杀让他忘乎所以,陈庆之在忍,郭割虏在撑,久而久之,郭割虏终于露出一丝疲态,也是这一刹那,陈庆之身如圆弓爆炸开来,提右腿膝至与胸同高,丝毫不理会郭割虏收不回去的攻击,无蛮横地一腿踹出,死死命郭割虏腹部,一个踉跄,郭割虏吐出一口鲜血,却硬撑着没有跌倒,可陈庆之随后苦心蓄势到那一刻的爆炸性一拳让顽强的郭割虏倒飞出去,一口血再次从喉咙涌出,郭割虏怎么压抑都憋不住。

  不折不扣的大内伤。
  如断线风筝一般的郭割虏眼神复杂,想到主子魏端公十数年朝夕相处下来见过千百回的阴沉脸孔,也想起了那个敬重了十数年的女人,只敢远观甚至不敢心生半点猥亵的魏家主母,也许除了深谙人心叵测的魏公公,谁不清楚为什么郭割虏肯死心塌地为魏家一次又一次卖命,也许郭割虏只是想偏执证明自己不是魏公公一次酒后所说他是一个有反骨的人,也许,他只是想用一种很钻牛角尖的方式来表达他深沉的情感,郭割虏不懂那是不是爱,但他一步不敢越过雷池,安分守己替她的男人魏公公打拼江湖,他甚至不知道她是否知道有这么一个男人心有她,值不值?郭割虏不想去思考这个无聊的问题,他已经还给十几年前的那个救命恩人好几条命,该还的早还得一干二净,但郭割虏依然没有离开,或者图谋篡位,直到她的男人他的主子死掉,看着她的凄凉容颜,当晚郭割虏便提刀潜入乔家,将乔八指玩死,他没有一丝冲动,从头到尾都极端平静,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颓然地倒地,郭割虏倒在王解放房门口,陈二狗脚下。
  那个东北男人蹲下,却不是扶他一把,只是灵巧如一条鸡冠蛇毒辣地掏出一把匕首,是那把未曾饮血的阿拉斯加捕鲸叉,然后他一只手捂住郭割虏的脖颈,另一只手手腕轻轻一抹。
  叱。
  鲜血喷涌。
  郭割虏眼起先是震惊和不甘,然后是释然和欣慰,最后只留下一抹谁都无法理解的苍凉和遗憾。
  死亡以一种可以清晰感受的惊人速度笼罩昔日南京****头一号猛将。
  王虎剩和王解放瞠目结舌,陈庆之也一脸不敢置信,唯有曹蒹葭神色平静。
  )

  郭割虏身亡前一天。
  石青峰私人会所人前卑躬谄媚幕后精明算计的****离开住所,没有动用车库那辆心爱的大切诺基,而是坐进一辆出租车在南京城里转了一圈后才跟司机讲了个偏僻地点,如果不是司机师傅觉着别墅群出来穿着鲜亮的****不像个身无分的劫匪,否则他还真不敢按照这个脑子貌似有点毛病的乘客的意思开车。
  晚8点半左右****付费下车,连续抽烟步行半个钟头,恰好在9点准时到达目的地,一个年轻男人早早蹲在马路栏杆眺望南京夜景,****走过去,有些不自在,因为传闻乔六是在这里被陈浮生砍翻10几票刀匪后一枪活活扎死,而那个夜晚发生的惨烈故事愈演愈烈,魏家陈浮生的声望简直有凌驾于郭割虏之的趋势,毕竟郭割虏一个晚只杀了乔八指一人,外人听起来远没有一挑十来得荡气回肠拍案叫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