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59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当真以为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一尊扶不墙自身难保的泥菩萨,还想在南京兴风作浪?小方,当初我是看在你的面子留他一条命,现在他不给我面子,你说该怎么办?我的干儿子乔六才刚下葬,别人会怎么说我这个干爹?”钱子项阴沉沉道,这个男人50岁出头,保养得体,喝国酒只喝茅台,洋酒只喝四大酒庄的好年份,喝茶只喝洞庭碧螺春,甚至喝水都只喝依云矿泉水,即使到这个年纪玩女人依然雄心不减当年地只玩脸蛋漂亮身材玲珑的处子,这么一个养尊处优的大人物,眼睛里怎么容得下半点沙子。

  方婕脸色犹豫,迫于钱子项在南京甚至在整个苏南区域的威势,她不能像对夏河那样有底气,但碍于道义,她怎么都不愿意朝印象一直不差的陈浮生痛下杀手,她虔诚信佛,怕遭报应,吴妈三天两头在钟山高尔夫别墅唉声叹气,周惊蛰母女那一边更是有彻底跟她断绝关系的迹象,甚至死后连女儿魏夏草都有点冷淡沉默,这简直是众叛亲离,方婕始终想不出一个两边都说得过去又能心安理得的方案。

  “钱老爷子,既然方家大小姐一心要做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要不我帮你这个小忙?”夏河尖声尖气道。陈二狗手下那个猛男把他保镖打成残废,这笔帐当然得清算,而且事后得知陈二狗的底细,了解到那厮也是手下仅有两三杆枪的过江虫,远非不是猛龙不过江的厉害角色,痛打落水狗素来是夏河的拿手好戏,否则,以他小心谨慎的脾性绝对不做这个出头鸟。
  “你?”钱子项挑了一下眉头,眼神有意无意瞟了一下还在天人交战的方婕。
  “钱老,你要信得过我,这事我来做。”站在方婕背后的郭割虏神色平静道。
  这个魏端公手下的头号骁独自一人潜入别墅将将乔八指活活剁死,在钱子项眼那个陈浮生的年轻后生还要来得毒辣,一个人做掉了老子乔八指,一个人扎死了儿子乔六,这么两个心狠手辣的年轻人交手,是不是很有趣?
  原先心大为恼火方婕不够决断的钱子项笑逐颜开,心情大好,接过石青峰会所服务员的崭新瓷杯,笑道:“这么定,割虏,你要是这件事情办得漂亮,乔八指那个过节一笔勾销。江山代有才人出,魏端公乔八指这一辈风*南京20年,总得有新人冒出头,是该让你们闯一闯。”
  方婕如释重负,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郭割虏,心涌起古怪的感觉,怎么像是同室操戈,割虏真下得了手?
  不过方婕一想到郭割虏这些年替魏端公办事从未失手,手法一贯犀利狠毒,也懒得杞人忧天。
  郭割虏走出天元馆,一趟云南潜心修行回来,似乎郭割虏终于被逼出一种魏端公生前一直希望在他身出现的东西,以前的郭割虏锋芒毕露,身一股骄横气盛的气焰彪悍到扎眼,现在他收敛沉淀了浮躁,看似无锋无芒,却随时可以厚积喷驳,他仰起头,望着天空,怔怔出神。

  最后郭割虏一步一步缓慢走出石青峰。
  望着郭割虏的背影,走到天井的方婕来不及感慨,被身后尾随而来的夏河打断遐想,这个一举成为钱子项新一任外围圈子心腹和合作伙伴的男人叼了一根古巴雪茄,道:“风水轮流转,这话真不假,别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才几天的事情,我取代了乔家,而且陈浮生那龟儿子也要被你手下搞残,生活真有趣,把所有人都幽默了一把,你说是不是,魏家大寡妇?”
  方婕脸色发青,隐忍不发。
  “我不是乔六,没那么傻,说什么要把魏家女人玩一个遍,我只做事,这种话放在心里够了。”夏河眼睛不老实地打量了方婕几秒钟,从逊色周惊蛰却精致雍容的侧脸,到圆鼓鼓极有分量的****,再往下眼神更加不堪,他甚至尤其心理畸形地享受方婕那种因为愤怒而颤抖的身姿神色。
  夏河玩女人第二是玩脸蛋身材,第三是玩新鲜刺激,至于第一,那是玩身份玩后台,这也许是夏河跟一般男人不太一样的地方,他是一脚一步偷鸡摸狗投机钻营到这个位置,流氓无赖的恶劣根骨他一样不少,大人物的胸襟气魄一样不多,没什么道德底线,位后最大的乐趣是征服有身份有背景的女人,即使姿色平庸一点,床不懂半点情趣也没关系,海浦东大痞子夏河都觉得玩弄几千块万把块钱能买一晚的漂亮小姐来得酣畅淋漓。

  “你在挑衅我?”方婕转头死死盯住夏河沉声道,依然没有撕破脸皮。因为她实在捉摸不透这个混蛋渣滓的心思,摸不清底牌绝不贸然出牌,这是方婕在家族耳濡目染下养成的好习惯,也是禁锢她思维的坏习惯,正是她渗入骨髓的谨慎和对家族的绝对维护,才使得她跟魏端公分道扬镳,否则有方家的支持,魏端公一定不止在南京翻云覆雨,而有魏端公的投桃报李,方家十有八九也能更一层楼,但是怕那一两分不确定性,魏端公跟方家才陷入现在的僵局,方婕才会遭受今天这份屈辱。

  “没,怎么可能。”
  夏河言不由衷道,“您是方家大小姐,我巴结还来不及,怎么敢挑衅,不过话说回来,我不敢动你,不代表我不会对周惊蛰季静之类的美女能够坐怀不乱,那样的大美人儿天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都已经咽了一肚子口水,而且你看,我要是跟她们有了关系,不得名正言顺喊你一声方姐,到时候大家是半个亲戚,做生意好办多了。”
  “你敢?!”方婕恼羞成怒道,再好的修养也经不起夏河这般放肆挑逗。虽然说周惊蛰已经跟她各走各的独木桥阳关道,季静也继续在与她纠缠财产分割,但魏家毕竟没有散,她容不得夏河染指周惊蛰和季静,你情我愿那是另外一回事情,如果夏河要玩肮脏手段,方婕怎么都不会袖手旁观。
  可她能做到哪个份,尽心尽力到哪个地步?方婕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底气,即便来了论单挑未必输给陈庆之、论根基远胜陈浮生的郭割虏,她也不像陈浮生在魏家别墅那般胸有成竹气定神闲,一想到这个,方婕第一次抑制不住的黯然神伤,对夏河的憎恶反而清减了几分。

  “方婕,你要是敢搬出方家来跟我玩,跟我背后的钱子项斗一斗,我当然不敢,但如果不敢,收起你大家闺秀的风范,没劲。”夏河一下子抓住方婕的软肋,也不趁胜追击,而是见好收地扬长而去。
  方婕苦笑,自己种下的苦果,难道要一股脑悉数咽下?
  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方婕瞬间恢复成喜怒不露于形的魏家主母,她不会让后悔的种子在心里扎根发芽,一个即将被郭割虏赶出南京甚至永远留在南京的陈浮生,绝对不可以撼动她根深蒂固20多年的价值观。
  大人勾心斗角,小孩子的世界远没有那般盘根交错,尤其是魏冬虫这样认死理的小妞,把莫名其妙的魏夏草叫到市区一家辛巴克咖啡店,坐在二楼临窗的位置,她直奔主题道:“魏夏草,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把二狗赶出魏家!”

  “说了你也不明白。”魏夏草并不清楚风波经过,但她是方婕一手带大,其不可告人的猫腻也能猜得出几分。
  “我是不明白,我只知道二狗为了我们家被人砍了三刀,每一刀能看到骨头,魏夏草你妈真tmd牛啊,甩给他一张银行卡当喂狗打发乞丐?”魏冬虫冷笑道。
  “做多少事,给多少钱,天经地义,没什么不妥。”魏夏草感慨道,眼神复杂。她不想跟这个妹妹解释其的玄机,她也同情陈二狗,但这不代表她会替他说话,她继承了父亲魏端公的凉薄,也继承了母亲方婕的家族荣誉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