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5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这栋房子除了王虎剩的最邋遢,数陈庆之的房间最简朴,一张床,一个摆放衣服的箱子,一张椅子,没有任何琐碎物件,曹蒹葭某次不经意评价陈庆之说他是一个内心充实到一种境界的男人,陈二狗深以为然,越是肚空空的家伙才会使劲往房间填塞东西,像他自己,恨不得把24史《道藏》都搬进屋子。
  陈象爻的房间也不繁琐,干净整齐,几盘从山西太原带来的兰花,小玻璃缸里养了金鱼好养活许多的两条藏青色小鲫鱼,陈庆之帮她在屋顶搭建了一个棚子养了一窝鸽子,甚至捣鼓来很多泥土折腾出一块小菜园子,她的人生不得不简单枯燥,幸运的是她有一个良好的心态,闭门即是深山,心静随处净土。

  陈象爻此刻小口品尝着陈二狗前不久送来的点心,陈庆之靠在窗口,意态闲适,只要妹妹陈象爻吃的好睡的好,他的人生也无欲无求,如入定枯僧得到了圆满,在太原没有靠山的他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不在妹妹身边的时候出现意外,到了南京,虽然当下也是暗流涌动一触即发的敏感时刻,但陈庆之起码确定他、陈二狗和王家兄弟四个人只要不死绝,象爻不会有危险,这种信任,使得这位探花金盆洗手后有种久违的安定。

  “哥,你收下那张卡了?”陈象爻轻声道。
  “嗯。”陈庆之点点头道。
  “不还吗?”陈象爻怯生生询问,细嚼慢咽那一块蟹壳黄烧饼,像是把人生杂陈五味都咽下去。
  她眼瞎,但看人看事却远寻常人透彻几分。哥哥陈庆之原本可以抽身,收下卡后,最讲义气的哥哥注定一辈子捆绑在陈浮生身边,她敬重并且佩服着那个东北男人,但她同样不希望哥哥过刀口舔血的险峻生活。
  卖力和卖命,终究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收下,不还了,要还,浮生也不会要。”陈庆之柔声道。
  “哥,我们不缺钱。”陈象爻头又低了几分。
  陈庆之沉默许久没有说话,等陈象爻吃完手的黄烧饼,他从桌抽出一张餐巾纸,蹲下来帮她擦拭轻微油腻的纤瘦小手,缓缓道:“象爻,哥是不缺钱,也不图那个钱,但哥想给你一个安稳的生活。哥以前做过太多亏心事和缺德事,仇家多,哥不想我自己造的孽报应在象爻身,那样我以后怎么有脸去见爹娘和爷爷?位者大多生性炎凉,爷爷生前常教我写一句话,‘世途渺于鸟道,人情浮鱼蛮’,我最终选定浮生,心智,隐忍,手腕,那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肯把你处处当自己人看待,将心心,便是佛心,我相信如果真有一天我遭了因果报应,他也会好好对你,象爻,哥拿一条不干不净的贱命换你一生平安,是赚到了。”

  陈象爻咬着嘴唇,低着脑袋。
  “哭了?”陈庆之轻笑道。
  陈象爻倔强得摇摇头。
  “傻闺女,哥是那么好死的人吗?哥可是跟北方响当当大猛人孙满弓单挑过的大老爷们,要死也肯定不会死在南京,象爻,哥可还想看你结婚生子,还想看浮生那家伙跟孙老虎一样煊天赫地,舍不得死,阎王爷算想拉我去阴曹地府,我也爬回来。”陈庆之柔声道,坚定无。
  “拉钩。”陈象爻抬头,是一张纯洁笑颜。
  “拉钩。”
  伸出手指的陈庆之哈哈笑道,“哥要是说话不算数,你让我跟王虎剩睡一个床铺。”
  曹蒹葭当然不会真阉割无辜的陈二狗,只是拉着他来到顶楼,问道:“你喜欢玩匕首?”

  陈二狗愣了一下,点点头。
  “喜欢粗犷的还是精致的?”曹蒹葭笑问道。
  “都可以。”陈二狗不挑剔这个,只要是把匕首,他能玩得出神入化。
  “这好,我来南京前帮你挑了把阿拉斯加捕鲸叉,回头拿给你。”曹蒹葭轻声道。
  “特地送给我?”陈二狗惊喜道。
  “不可以?”曹蒹葭撇了撇嘴。

  “事先说明,俺卖笑不卖身的。”陈二狗嘿嘿笑道。
  曹蒹葭没有理会这个沾荤的玩笑,“如今社会尤其是内陆省份弥漫一股浓烈的暴戾之气,这是改革的必然苦果,不少精英为了谋取利益最大化,最紧要狡兔三窟,谁不想通吃左右逢源,所以使得乔六手下刀匪之类的角色横行。”
  说到这里,曹蒹葭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叹息了一声,继续道:“现在真正的大多是用手段来维持暴利集团,如果以为是拿着刀枪当街砍杀扫射,是不对的,尤其在沿海城市,一被盯住,除非背景通天,否则只有被连根拔起的份。你可以研究研究魏端公的发迹史,他走过的弯路你别走,走对的直路,你结合自身实际情况三步一回头地走下去。”
  “在阿梅饭馆看多了电影,还以为是打打杀杀,你捅我我砍你,来来回回。”
  陈二狗自嘲笑道,“可惜我现在手没资源没人脉,不好走。当时进入魏家,为了不让方婕心生顾忌,刻意没有在青禾实业以及石青峰这一类地方营建自己的势力,早知道方婕一开始打定主意过河拆桥房拆梯,我不跟她不客气了。”
  “如今跟以前真是大不一样,我小时候听我爷爷一辈的四川老人说过,他的父亲是川帮袍哥一把交椅,虽然不如海黄金荣杜月笙那样众所周知,可却是当时一票当之无愧的四川土皇帝,估计现在不少四川老人都会津津乐道提及那个老人,因为当年七条载满白糖的大船因为风浪翻于长江,下人报之,老人只问人不问船,可见其胸襟,二狗,你如果以后位了,算没有那样的胸怀,也得装出那样的肚量,在我们,大到指点江山的皇图霸业,小到鸡毛蒜皮的蝇营狗苟,无非都是两个字,驭人。要想别人心甘情愿替你扛刀子卖命,不是你身有多少钱身后有多少罗喽那么简单的事情。”曹蒹葭感慨道。

  “一定记住。”陈二狗沉声道。
  “二狗,今后,你们陈家能让人记住的不可以只有一个陈富贵。”曹蒹葭转头注视着陈二狗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陈二狗没有说话。
  “没信心?”曹蒹葭疑惑道。

  在曹蒹葭的惊慌错愕,陈二狗伸手摘去她的黑框眼镜,望着那张微微红润惊艳到动人心魄的脸庞,缓缓道:“你看着便是。”)
  乔六被他一杆扎枪弄死,这个年轻人竟然还敢在南京游山玩水?
  被一个无名小卒一而再再而三触犯逆鳞的钱子项勃然大怒,将手被誉为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磬的景德镇粉彩瓷杯狠狠摔到地,石青峰私人会所天元馆内顿时气氛剑拔弩张,最近在南京大小圈子春风得意的浦东头子夏河眯眼微笑,不动声色,有些幸灾乐祸地瞥了眼坐在他身旁的魏家女人,方婕,这个把陈二狗踢出局却没有赶尽杀绝的魏家主母虽然心不悦,但还是神色自若地优雅品茶,轻声道:“钱老,消消火气,对身体不好,犯不着为一个无关大局痛痒的角色动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