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2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正宗的味道,能把菲力牛排做得如此地道的酒吧很少。”
  “来杯餐后酒?”
  “呃……我酒量不行,还是咖啡吧。”
  徐璃也不勉强,按铃让侍应生送了杯蓝山咖啡,然后居然又要了杯鸡尾酒,按一杯三两计算,相当于空口喝六两,鸡尾酒向来以后劲大而著称,方晟暗暗咋舌。
  侍应生送齐饮品,徐璃反锁好门,道:“上午不算,这会儿正式向你道歉。”
  “为什么不算?”方晟很惊讶。
  “因为……我撒谎了。”

  其实他也言不由衷,都是做给外界看的,也不算撒谎吧?方晟笑道:“无论如何我们已握手和解,结果皆大欢喜。”
  “我反复考虑,觉得你应该知道真相。”她啜了口酒道。
  一瞬间方晟有些不安:“你指的真相是……”
  徐璃抬头盯着他的眼睛,缓缓道:“我爱人叫冯子奇,是柏丽欧集团实际控制人!”
  方晟失声道:“原来是他!那……为什么我一直查不到,外界也一无所知?”
  “省委书记的能量……你难以想象,”她垂下眼睑,“红河清理圈地触动了冯家利益,冯子奇大为光火,要求凡关于你的事必须严卡,不让你在银山为所欲为,至于背后还做什么手脚我就不知道了。”
  方晟瞠目结舌,半晌回不过神来。徐璃说完这番话似乎卸掉心理包袱,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她越喝眼睛越亮,可见酒量不是一般的大。

  “这件事……你本可以作为秘密烂在肚子里,假装跟我和解就行了,为何将真相托盘而出?”
  徐璃沉吟会儿,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其实真是有原则的人,在做人做事方面有自己的底线。昨天你骂得对,同为副厅级常委你比我付出得太多,我可以打击报复你,但不该以蔑视态度,在你面前我没有骄傲的资本。”
  人家姿态低到这个程度,方晟也不能坦然接受,连忙说:“不不不,昨天愤怒情绪下的气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混到副厅级位置,哪个人容易啊,经历的坎坷和磨难只能窝在心里。至于清理圈地,事情已经到这个份上,说再多抱歉的话都没用,该记仇的都在小本子上记着,债多不愁虱多不痒,我的仇家已有很长名单,多个冯子奇也没什么,论排名他还在后面呢。”
  徐璃微微一笑,这是他印象中看到她第一次笑,笑得很灿烂,很明亮,象夏日莲花含苞怒放瞬间,只有很短时间,转瞬又恢复到清冷的模样,道:
  “关于方华的调动手续过几天办吧,记住低调一点,别到处宣扬,给我留点面子。”
  方晟正悠悠然喝咖啡,听了这话顿时堵在嗓子眼,又是咳嗽又是流泪,手忙脚乱拿纸巾擦拭,很狼狈的样子。
  “方常委感动成这样,不至于吧?”徐璃有些好笑。
  “眼泪为徐部长的宽宏大量而流,也为我的小肚鸡肠而流,”方晟一本正经道,“我……我恐怕要专门敬杯酒,诚挚表示感谢!”
  “你说酒量不行的。”
  “喝一点没问题,情况特殊嘛。”说着方晟要按铃。
  徐璃摆摆手:“不用麻烦,”她递过喝了小半的酒杯,“把它干了!”
  方晟一怔。

  之所以怔,不是因为剩下大半足有二两份量,也不是因为鸡尾性后劲大容易醉,而是……
  这是她喝的酒杯!
  方晟知道很多女孩有洁癖,不愿别人用自己的杯子——包括茶杯和酒杯,从心理学上讲属于保持距离,只有极为亲近的人例外,比如周小容每次都会大大咧咧喝他的茶。
  “怎么,是不想喝,还是不敢喝?”徐璃逼了一句。
  方晟一咬牙:“舍命陪君子。”说完一饮而尽。

  “我不是君子,而是女子,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说着按铃,将侍应生叫进来道,“再来两杯!”
  “哎,我这个……不行……”
  侍应生冲他促狭一笑,飘然而去。方晟知她笑“男人不能说不行”,讪讪道:“酒量不行……”
  徐璃装做没听见,等鸡尾酒送来后,端起酒杯道:“这杯是我回敬。”然后骨碌几声,满满一大杯喝得一滴不剩!
  方晟看得眼珠子快掉出来,吃吃问:“你……平时都这么喝?”
  “错,我在银山滴酒不沾,只在这家酒吧,一个人的时候才喝。”
  “万一喝醉了怎么办?”
  “从没醉过。”
  方晟暗暗叫苦,心想今晚碰上女酒神,恐怕不会有好下场。遂道:“我的酒量跟你没法比,不……不能一饮而尽,分三次好不好?”
  “你不是从大学生村官跌打滚上来的吗,怎会没经过酒精考验?别磨蹭!”她语气不容商量。
  换别的事,没人能用这种口吻对他说话,可论喝酒方晟真硬不起来,赔笑道:“这杯干掉我可能倒地不起,连家都回不去了。”

  她不假思索说:“真醉成那样,我背你睡我家。”
  “刚刚没收了你老公的地皮,岂不是自投罗网?到时我浑身长嘴都说不清。”
  “怕这怕那,你就这点出息!”她轻蔑地说,“你在基层到处泡妞的勇气都跑哪去了?”
  方晟气结:“我可没泡过妞……何况我俩是在谈工作好不好?”

  “我不承认呢?哪有在酒吧谈工作的?”她冷冷道,“坦率说吧,不喝下这杯酒,你别想出这个门。”
  至此方晟真正见识京都女孩喝酒的豪气和能量,从白翎到鱼小婷,都是能把自己瞬间击倒的实力,如今又多了个徐璃!
  他苦笑:“喝下我也出不了这门。”
  “我负责。”
  已被逼到悬崖边了,再不喝以后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豁出去,无非是个醉字而已,怕什么?一闭眼,方晟端起酒杯大口大口喝了下去!
  鸡尾酒经过巧妙调和,甜味掩盖了酒气,刚喝的时候绵软甘甜,似乎多喝几杯都没有,酒力慢慢发作,醉的后果比喝白酒还严重。
  见他爽气,徐璃微微颌首,道:“严格意义上讲,第一杯是我俩共同喝的,你只敬了大半杯,所以……”
  她又准备按铃,方晟情急之下抓住她的手,道:“真不能喝了,我认输,认输总行了吧?”
  徐璃平静地看着他:“真认输?”

  “真的!”
  “认输要有代价的。”
  方晟头皮发麻:“你说,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不违反原则。”
  “说得滴水不漏,看来没醉嘛,”她面无表情道,“以后再陪我喝一次酒,还在这儿,时间由我定,不准说没空。”

  不算过分的条件,方晟道:“好,我同意。”
  “现在,你可以松开我的手了。”
  “啊——”
  方晟这才注意到两人说话时一直紧握她那修长纤巧的手,触电般弹开,歉意道:“这会儿开始晕了,不好意思。”

  “来点咖啡吧,提提神。”徐璃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