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4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了,就当是给我个面子,消消气。”萧晋揉揉她的头顶,微笑说,“那家伙就算再该死,家人也是无辜的,你要是真咽不下这口气,回头没事儿了就把他拉出来拾掇一顿,只要不玩儿死,随你怎么折腾。”
  “你就是一个烂好人,我就多余管你!”女孩儿拍开他的手,拉起柳白竹就气鼓鼓的走了。
  萧晋只能无奈摇头。
  这时,辛冰也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说:“我现在真有些后悔上你的贼船了,明明只是一个做生意的,怎么总有国际杀手来找你啊?你到底是什么人?某国的流亡太子么?”
  “我要真是某国太子就好了,”萧晋呵呵笑了一声,“起码不用再为多娶几个女人而发愁。”
  知道从这货嘴里听不到什么有用的话,而且时间场合也不适合谈论这种话题,辛冰摇摇头,便也走向了房门。“好好照顾翠翠,我等着你上门赔罪。”
  眨眼的功夫,跟萧晋关系密切的人就只剩下了巫雁行母子、裴子衿和苏巧沁,夏愔愔看看她们,尽管心里有很多的话想说,却自知没什么立场,心中默叹口气,也起身说:“那……我也回去了。”

  “我送你。”欠人家的越来越多,于情于理,萧晋都硬不下心肠继续冷漠对待。
  “你好!请问您是翠翠同学的家属吗?”两人刚出了病房,休息椅上的那个男生就站起来,看着萧晋问道。
  萧晋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男生,点头:“是的,我是她的哥哥。”
  男生立马就是一个超过九十度的大鞠躬,直起腰时,眼眶已经红了。“我叫刘若松,是翠翠的同班同学,她就是为了救我才掉进河里的。”
  说话时,他的父母也站了起来,一左一右的护在他的身边,眼神戒备,似乎生怕萧晋会迁怒于自己的孩子似的。
  在父母的眼里,当然自己的孩子最重要,这是人之常情,萧晋还不至于跟他们一般见识,只是深深的看着那男生的双眼,问:“所以呢?你是来表示感谢的吗?”
  刘若松摇摇头:“翠翠同学救下的是我的生命,大恩不言谢,我来这里一是想确定一下她的情况,另外也想跟她的家人表个态,我欠翠翠同学一条命,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无论什么,我都愿意承担。”

  说着,他又弯下了腰去,充满了一个男人的诚恳和担当,与之前的陈沫若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对比。
  这时,男生的父亲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来,对萧晋说:“这位先生,里面是张一百万的支票,虽然它不足以交换我儿子的性命,但好歹也能代表我们的一份心意,请你收下。”
  萧晋没有接,而是笑了笑,说:“不用了,翠翠的情况不是钱能解决的。况且,她救下的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有这一点就足够了,三位请回吧!”
  说完,不理会表情惊愕的一家三口,他和夏愔愔继续向电梯走去。
  “那个男生长得蛮帅的。”进了电梯,夏愔愔笑着说。
  “有情有义的男人都帅,比如……”话没说完,萧晋忽然愣住,紧接着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想要回头再去看那一家三口时,电梯门却在这时完全关上了。
  “比如什么?你吗?”夏愔愔以为他在和自己玩笑,于是便笑盈盈的接口问道。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萧晋皱起的眉头和掏出的手机。
  “娇姐姐,麻烦你通知学校,让他们把翠翠救下的那四个学生集合起来带到医院附近的酒店,我有话要问他们。”
  挂断电话时,电梯已经下到了一楼,萧晋把住电梯门,对夏愔愔歉意道:“对不起!突然想起有点急事,就不送你出去了。”
  夏愔愔眼眶倏地一红,强忍着要涌出来的泪水点点头,什么都没说就垂着脑袋走出了电梯。两步之后,她转身,电梯门正在缓缓关上,而萧晋却在看手机,没有看她。
  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她跑出医院大楼,坐在自己的车里放声大哭起来。
  在一段感情里,一味付出的那个,往往也总是被轻视的那个。她相信萧晋是真的有了急事,但她不相信如果自己是董初瑶或者萧晋别的女人,也会得到这样的待遇,至少应该会有一个解释,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有。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纵然被感动,也不是喜欢。
  萧晋回到楼上时,正好在电梯口碰到了要离开的刘若松一家三口,他深深的看着那男生的双眼,微笑问:“刘若松同学,我可以单独跟你说几句话吗?”
  刘若松的父亲当即就要开口拒绝,却听刘若松点头道:“当然可以。”

  说完,他还对自己父母道:“爸,妈,你们别担心,翠翠的家人都挺好的,人家连我们给的钱都不要,还能把我怎么样?放心吧!你们先去车里等我就好。”
  他的父母对视一眼,又一起看了看萧晋,表情有些迟疑,但还是依言进了电梯。
  萧晋注意到这个细节,眼睛就眯了一下。
  “来一支?”两人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小阳台上,萧晋掏出一支烟递过去,笑着问道。
  刘若松很认真的摇了摇头:“抱歉!我不会抽,当初想学来着,但实在是不喜欢烟草的味道,所以一直都没学会。”

  “是嘛!”萧晋自己点燃烟,说,“那你应该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了。”
  刘若松微笑起来,眉梢眼角带着隐隐的自傲。“勉强算是吧!”
  萧晋又眯了眯眼,然后道:“对了,我叫萧晋。”
  刘若松马上就说:“那我就喊您萧大哥吧!”
  萧晋点了点头,笑着说:“作为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你的心理素质不错,居然一点都不紧张。”
  “我为什么要紧张?虽然我的性命是梁翠翠同学救下的,我欠她很多,但这并不代表我做错了什么呀!”
  刘若松说话时的神情十分不解,但萧晋还是从他的眼底深处发现了一点不对劲,那似乎是……轻蔑?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摆手解释道,“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说,此时的伤者家属很可能已经丧失理智,甚至想要从受益者身上讨要物质或心理上的平衡,就像你说的,你欠了翠翠很多,难道就不怕我向你讨还么?”
  刘若松翘翘嘴角,自信道:“不怕,因为我相信您不是那样的人。原因嘛,当然是刚才我父亲要给您钱,您都没有收,那把我单独留下来能做什么?打我一顿或者杀我偿命?这都于事无补,还不如收下那一百万来的更加实惠一些。
  更何况,您之前还说了‘翠翠同学救下的是一个男子汉’这样的话,明显在您的心里,是很为翠翠同学的行为感到骄傲的,自然也就不会舍得让她的牺牲付诸东流。”
  萧晋闻言眉头高高挑起,拍拍手掌说:“不错不错,自律聪慧,遇事淡定,条理清晰,智商情商双双在线,你在学校的成绩一定很出色吧?!”
  “还行吧!”刘若松用随意到可以气死学渣的口气说,“不过,我不怎么喜欢学习。准确地讲,是不喜欢义务教育课本上的东西。我认为它们的作用仅仅只是让我们将来到了社会上不至于两眼一抹黑,真要是往死里去学,会学成傻子的。”
  日期:2018-03-25 0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