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6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天,李牧野命恶来把寒军请过来,在房间里单独与他会面。
  连日来在道馆内闭关养伤,之前在红河里被水侵伤了多处经络,尽管在安意如精心调理下内伤已经恢复,经脉贯通如初,但机体死亡的伤害还是在小野哥身体里留下了一点后遗症,安意如诊断他在养病期间还殚精竭虑,直接导致肺叶经和小肠经都发现了不可逆转的物理病变,简而言之,就是有一些细微经络细胞化了,不再具有通气活血的功能,这让小野哥看上去不只是平凡,甚至还显得病弱。

  寒军从进门的一刻起就在密切观察李牧野,他之前与李牧野有过一面之缘,但也只是浅谈两句客套话,似这般单独正式的会面却是头一回。看罢多时,实在是很难在心中将眼前气质阴郁的病夫跟恶来口中那个权柄在手,被国内很多大人物认为是当世最可怕的人物联系在一起。
  李牧野也在观察他,阿辉哥提供的资料很有限,但却足够说明问题。
  “寒军,你是个英雄,不是你家乡人口中的俘虏废物。”李牧野一开口便像一记重锤砸在寒军心窝上:“当年那些人对待你母亲的方式是不公平的,我可以为你正名,还可以让每一个曾经因为你被俘事件侮辱你母亲的人付出代价,另外,我还可以给你指引一条让你母亲因你骄傲,让你昂首还乡的光明大道……”
  每个人都可能被招揽,有的人可以用钱收买,有的人却只能用情义。
  寒军的死穴就是那段曾经被俘虏的经历,因为那段本不该引以为耻的岁月,他背负了太多的耻辱和痛苦。本来已经出现在阵亡名单的英雄,忽然活了过来,还做了敌人的俘虏,在那个如火如荼到不正常的年代里意味着什么?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想象其中的艰辛滋味的。
  一个为国浴血奋战的军人在战斗中负伤昏迷后被敌人俘虏,本是再正常又再英勇不过的事情。但在那个相对特别的年代里,寒军的母亲和兄弟姐妹却因为他的死而复生,从英雄母亲和英雄亲属沦为俘虏的母亲,俘虏的兄弟姐妹,原本得到的补助被撤销,挂在大门口的军烈属牌子被摘下,相应的待遇被取消。

  寒军被释放当天就接到了母亲的信,儿子千万别回家,村上人的唾沫能把你淹死。
  在那个意识形态思想还盛行的年代里,这是一个让人悲伤又现实的事情。
  他还活着,没有被击毙,就很可能接受了敌人的美女和钞票,人们恨的同时更嫉妒他可能得到的好处以及见识过的异国风光。所以他们不惮良心蒙昧,以极致的方式将寒军在国外的生活想象的穷奢极欲。总之他不配做一个英雄,他的母亲更是可耻叛徒的母亲。
  寒军到底还是悄悄回到了国内,在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夜晚,悄然回到家中。当他走到家门外的时候却听到了让他一辈子都不敢再踏足家乡的一段对话。那是母亲和哥哥姐姐们之间的对话。哥哥姐姐们要求母亲与他划清界限并断绝母子关系,否则就不给她养老。母亲先是不肯,哥哥后来又拿侄子的前程说事儿,如果不这么做,侄子一辈子就都是有污点的人。当不了兵,也不能入党。
  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心尖子。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一次取舍,老太太终于还是屈服了。
  寒军就在窗外听到了全部过程,在彻底的绝望中,他回到南洋开启了黑市拳生涯。表面上他跟家里彻底断绝了往来,但实际上却暗中把赚到的钱悄悄寄回给妹妹,告诉她不要把这钱的来路告诉任何人,拿钱去县城做生意,代他好好孝顺母亲。
  中亚半岛由西向东,依次四个国家分别是泰国,柬埔寨,老挝和越南。这里是全世界黑市拳击业第二发达的地区,仅次于北美西南部的几座城市。那些年,寒军的足迹几乎踏遍这一地区的每座城市。哪里有比赛,他就打到哪里。

  在南洋的某些地区,打黑市拳是要签生死协议的,尽管缺乏足够的法律支持,但也没有相应的法律反对。很多地区都存在土规定,只要双方都接受任何后果,就可以决斗方式来解决纠纷。由此便衍生出了生死各安天命的黑市拳市场。
  最开始的几年,寒军几乎战无不胜,但后面随着年纪增大,伤病增多,恢复慢,酗酒,营养不良等因素,他逐渐开始吃败仗。终于有一次,他受了重伤,像一条濒死的野狗躺在胡志明市的大街上,这时候阮世雄出现了。
  阮世雄救了他的命,给了他一个新生的机会。对于寒军来说,他剩下的余生就是要回报阮世雄的恩情。
  直到今天,李牧野出现了,开口第一句话就打动了他的心。
  “阮世雄那边你不用担心,不管是经济补偿,还是其他方面,我总有办法让他满意。”李牧野开诚布公说道:“关键是你得让我满意,只要你让我满意,我必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寒军几乎毫不迟疑的:“李先生,今后寒军这条命是您的了!”
  在前往昆嵩的路上,恶来驾驶的丰田埃尔法七座商务车内,副驾驶位置是喜怒比,李牧野一个人坐在中间一排,后排是寒军和白起。

  喜怒比看上去有点思乡心切的意思,这次去河内办事满打满算不过半个月,这老头却好像离开家一个世纪了似的。
  李牧野笑着说:“你师妹的哥哥已经跟武元乙大元帅的孙子在半个月前就到了昆嵩,你的四个孩子都已经安排出国了,家里就只有你老婆,洪将军态度暧昧,那些东瀛人暂时不敢轻举妄动,你还有什么可着急的?”
  “最不放心的就是那个婆娘嘛。”喜怒比这些日子都在学汉语,他年少的时候在高棉,赶上中柬友好,专门学过汉语,这些日子为了跟李牧野更好的沟通,把童子功也捡起来了。虽然腔调听上去有点绵软古怪,但用词很准。
  李牧野笑问道:“怎么?你怕嫂子太年轻,还能跟比人跑了吗?就这么几天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完全有这种可能的。”喜怒比眼睛瞪的老大,十分郑重说道:“我们真腊的婆娘都很厉害的。”
  寒军接了一句:“这事儿老喜还真不是夸张,真腊女人跟咱们的女人完全不是一回事儿,真腊妇女多婬,孕妇生产后,以特殊药材涂在会阴上面,可除百病且一两日后就康复,然后就要求丈夫同房,丈夫外出最多几天,超过十天妻子就要发牢骚道:我不是鬼,怎能一个人睡?所以真腊常有奸情发生。”
  真腊就是高棉族的另外叫法。
  寒军这厮早些年足迹遍布南洋地区,对各地的风土人情十分门儿清。他又不是清教徒,卫道士,黑拳生涯除了生死战和酒精外,更离不开灯红酒绿莺歌燕舞。什么傣妹,真腊妹,缅甸妹,混血妹,黑妹,这厮亲身体验过不计其数,说起各地风情来,自然是如数家珍。
  李牧野一听就笑了,问喜怒比:“你那小媳妇比你小了二十多岁,三十岁的年纪正如狼似虎,你老小子一走半个月,我瞅着有点玄乎了,你要是发现她外面有人了会不会一怒之下把她打杀了?”
  日期:2018-08-27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