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1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听自己落入了这样的地方,豆大的汗珠从鸭屎的额头上落了下来。
  日期:2018-03-23 13:21:36
  第146章 神秘的地下广场
  鸭屎守在黑蜘蛛床头,一夜没有睡,他时而帮她擦去额头的汗水,时而给她掖背角。黑蜘蛛的呼吸声打破了黑夜的宁静,像一曲华尔兹,有种柔和的美。他抓起黑蜘蛛的右手,贴在自己脸上。那手极为烫,她好像发烧了一般。
  他将手放回原处,准备起来倒一杯水喝,不过黑蜘蛛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她嘴唇在翕动,想大喊,但是声音卡在了喉咙里。只要鸭屎试图将手拿开,她就会用力抓住。就这样,一个姿势,鸭屎陪着黑蜘蛛一直到很晚。

  尽管地下世界无所谓黑夜与白天,总归都是黑的,但墙上的英式挂钟时针指向八点的时候,鸭屎心里清楚,地上天已大明。那钟响了八下,格外的响亮,黑蜘蛛从睡梦中醒来。
  她双眼模糊地看着鸭屎困倦的小脸说:“你怎么没睡?小脸困得瘪瘪的。哎呦,我的头好疼。”
  “你别动,再睡一会儿吧。”鸭屎笑着说。
  “水。”黑蜘蛛用力眨了眨眼睛说。鸭屎只是笑,并没有动身。黑蜘蛛问道,“怎么了,我要喝水,你听不懂吗?”
  “你的手。”鸭屎笑着说。原来黑蜘蛛的右手死死扣着鸭屎的左手。黑蜘蛛赶紧将手收回去,放到了被窝的深处,小脸刷的就红了。她转脸看钟表,以转移视线,缓解此刻的尴尬。
  黑蜘蛛喝了些水,背靠枕头坐了起来。
  “我们这是在哪儿?屋里怎么没有窗户?”黑蜘蛛问。
  “我们在地下室,待会吃了饭我们就走。”鸭屎说。
  “我这是怎么了,头怎么会疼?”黑蜘蛛问。
  “没事,你摔了一跤,磕了点皮。很快就好了。”鸭屎说。
  他们正说话间,胡远见敲门走了过来。当年鸭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满嘴家国的二十出头的知识分子。如今,他已经是奔四的人了,嘴里谈的最多的是生意,对国家的事情已经只字不提了。
  “你们都醒了?”胡远见笑着说。他走到床边,礼节性的嘘寒问暖了一番。他叫服务员将饭菜端了进来。他见黑蜘蛛略有羞涩,所以就找个理由出去了。
  “这人是谁啊?他看着我们吃饭,我一口都吃不下去。好尴尬啊。”黑蜘蛛笑着说。
  “你不知道,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他是当年我的一个恩人。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我曾经被一个杀手、猎手收留过?”鸭屎说。

  “没有啊,快讲,快讲,我想听听。”黑蜘蛛说。
  鸭屎将自己当年的遭遇给黑蜘蛛讲了一下。一听这人救过鸭屎,黑蜘蛛对他立即产生了好感。不过,听说他就是法国人的助理,黑蜘蛛又多了些担心,心里奇奇怪怪的。
  吃过饭之后,鸭屎找到胡远,说先上地上,安顿下来后再去拜见弗朗索瓦。
  胡远见立即拒绝了他的请求。胡远见认为,人刚醒就出去奔波,对黑蜘蛛恢复健康很不利。他强烈要求他们再待几天。会见的事情,他可以随后安排。鸭屎见盛情难却,就同意了再住两天的提议。
  回到房间里,鸭屎发现黑蜘蛛早已将东西收拾好了。所谓的东西,无非是几件洗好已经煨干的旧衣服。
  “二姐,你身体刚好,不要乱动。”鸭屎说。
  “不乱动?我们不是马上要走吗?”黑蜘蛛不解地问,“咱们还得去见法国人呢。”
  “胡大哥要我们再住几天,等你彻底恢复了再去安排。”鸭屎说。
  “不行啊。我们需要立即与师父取得联系,需要和那位法国人直接取得联系,需要立即行动踩点。在这里待一天浪费一天。师父那边还等着我们呢。”黑蜘蛛说。
  鸭屎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但是答应了人家又不好意思再去回绝。他灵机一动,笑着说:“二姐,你在这里休息下,我出去探探风。先看看哪里有电话,然后赶紧去和师父联系下。等我摸清了出去的路,我就来叫你。实在不行,我们就一起溜出去。这个地方一定关不住我们。”鸭屎说。其实,他已经猜测,胡远见之所以不着急,是在等法国人的指令。
  “好吧,你快去快回,不要耽误时间。”黑蜘蛛说。

  鸭屎走进洗手间,把顶部的排风板打开,沿着排风口很快就爬出了酒店。他爬出去后发现,自己的位置就在菜市场不远的地方。尽管时候是夜晚,整个菜市场依然灯火通明,人流攒动。
  鸭屎挤入人流中,沿一个隧道一直往前走。他边走边记着一路上看到的标志性的东西,以便能够再顺利回去。
  过了一条隧道,前面有一个巨大且繁华的街道。街道上卖的都是金银珠宝、古玩,旁边的一条街卖的全是鸦片等丨毒丨品。过了丨毒丨品街还有一条灯火昏暗的街道,里面林立无数家麻将馆、棋牌室,这条街的对面就是一排排Ji院。
  站在门口搔首弄姿的不仅有中国女孩,还有白人、黑人等。奇怪的是,这里竟然也是人流涌动。鸭屎继续往前走,他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聚会场所。面积不大,大概有几百平米,但是很多人围在那里叫嚷着。
  有的人在比试气功,有的人在表演魔术,有的人在表演功夫,还有的人与鸭屎是同行,在比试偷盗的手艺。鸭屎看了一会儿,便挤出了人群,朝另外一条隧道走去。刚走到隧道边上他就迷糊了。
  这里的隧道几乎都长得差不多,如果继续穿行难免忘记来的路。一旦迷路,师姐一人在酒店里,那可就危险了。

  他见旁边有一位老爷子在抽烟。这位老人应该有八十高龄了,胡须雪白,长长的瀑布一般挂在前胸。
  “大爷,这里怎么出去?”鸭屎问。
  老爷子大概年纪大,耳朵有些聋了,听不清楚,用南方口问:“什么?”
  “怎么到地上去?”鸭屎大声问。
  “听不到,再大声点?”老人说。
  “怎么离开这儿到地上去?”鸭屎用更大的声音问。
  突然,整个小广场的人全部停止喧哗,像静止了一般。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看向鸭屎。大家带着几分恐惧和不安朝鸭屎围了过来。

  面对这么多人,鸭屎再怎么灵活也难以逃出去。两个大汉将鸭屎放倒,拿绳索捆了起来,将鸭屎吊在了小广场的一个横杆上。
  突然,人群中闪出一个粗壮的汉子,对几个大汉厉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知道他是谁吗?还不快放下来?如果他想下来,根本不用你们帮忙,瞬间就能下来。”
  几位大汉及围观的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