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16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打开了柜子,突然感受到一股气流从下面上升了上来。她忍不住往里探了一下,只听噗通一声,黑蜘蛛掉进了柜子里。那柜子里有一个很大的空间。
  “二姐,”鸭屎抓着柜子的门大叫。但什么声音都没有了。黑蜘蛛像消失了一样。
  日期:2018-03-23 12:44:36
  第145章 误入地下黑市
  鸭屎擦掉额头的汗水,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发现了一条结实的绳子。他将绳子绑在柜子的四个角上,然后将绳子伸向柜子里的空间。他顺着绳子往下走,大约下了七八米的样子,终于到了地面上。
  地面上有一滩水,大约有七八厘米深,水下是很深的污泥。鸭屎看到黑蜘蛛躺在淤泥里,一动也不动。鸭屎飞奔过去,从淤泥里将黑蜘蛛拽了出来。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隧道,隧道通向何处,鸭屎不得而知。黑蜘蛛还在昏迷中,鸭屎仔细看了下,她是后背着地落下的,应该是小脑受到了震荡,一时休克。鸭屎摸了下她的手腕和脖子,黑蜘蛛的脉搏比较均匀。他终于放心了,至少二姐不会有生命危险。
  前面是一条隧道,上面是七八米高的石墙。他手里只有一根绳子。如果黑蜘蛛是清醒的,他们俩爬上去会很轻松。如今,黑蜘蛛受伤休克了,两人一起上去那就难了去了。
  由于绳子正好够落地上的,所以鸭屎无法用绳子捆住黑蜘蛛。他可以爬上去,寻找其他的办法,但又怕黑蜘蛛躺在泥水里会有生命危险。再说,这里的污泥极为恶臭,四处散发着腐败的味道。这样的淤泥容易生瓦斯,氧气比较有限。

  鸭屎最终决定去隧道尽头探个究竟。他将黑蜘蛛扶起来,贴着墙角放好,以防止她的头栽入污水中。鸭屎蹚泥水继续往前走,大约走了一百米,他见前面有一丝光亮。他凑了过去发现,光亮来自隧道旁破损的石墙。
  石墙上有一个很大的缝隙,足够一个人钻进去。他将头伸出去一看,被吓了一跳。视野中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这里有大量的人在购物。他的嗅觉比较敏感,所以闻到了肉味,也闻到了蔬菜的味道。这里应该是菜市场。
  在地下七八米的地方,竟然有一个巨大的菜市场,而且是灯火通明。鸭屎赶紧返回到原地,将黑蜘蛛扛到肩上,来到了缝隙处。
  他等人流逐渐散去后,抱着黑蜘蛛出了缝隙,走到街上。所谓的街,其实也是个巨大的隧道组成的。不过,这里空间很大,所以显得像地上一样。
  鸭屎扛着黑蜘蛛在黑暗中走了很久,终于发现了一排客栈。这里的客栈外观很简单,但内部装修极为奢华。从大厅就可以看出,客栈的规格是比较高的。
  鸭屎抱着黑蜘蛛推开一家客栈的门,走了进去。大厅的地毯上留下了一排鸭屎黑泥的脚印。大厅里的沙发上坐了很多谈生意的人,他们都将目光注视到了鸭屎和黑蜘蛛身上。
  客栈的收银人员是年轻的帅小伙,他立即跑上前拦住了鸭屎,用上海话说:“满员了,请换一家吧。”
  “我姐受伤了,我需要一间屋子给她休息下,多大的房子都行。我们需要换衣服和洗澡。钱不是问题。给我一间房子就好。”
  “不行,不行,我们不对外营业。住在我们这里的,都是老顾客。这里没有房子。”收银员一听鸭屎是北方人,所以用上海口音学着北方人说话的口吻,对鸭屎说。
  “我求你了。给我一间房子,我用几个小时就退给你们。钱我会照付。”鸭屎说。
  “来人,给我赶出去。”收银员一叫,从里屋跑出来七八个大汉,手里拿着棍子朝鸭屎跑了过来。
  鸭屎怕黑蜘蛛受伤,所以夺门就跑。结果,门打不开。鸭屎将黑蜘蛛放在地上,她的头在流血,地毯上被血染了一小片。
  鸭屎张开双臂,护住黑蜘蛛,等待这帮大汉的到来。正当他们的棍子要打向鸭屎的时候,坐在沙发上聊天的一个人站起来,用带着微山口音的上海话说:“大家住手,这位兄弟是我老乡,就让他到我屋里暂住吧。”
  收银员叫停了大汉的行动,笑着说:“胡老板,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不合我们地下的规矩啊。”
  那人笑着扔给收银几个银元,很霸气地说:“那这地下的规矩就该改改了。杜老板在地上风风光光的,我们窝在地下,很多事情都做不了,竟然还故步自封。能来地下社会的没有一个简单的人,我听这位兄弟的口音是我老家那边的。这人我帮定了。你们老板那我来说就好。”
  “好,”收银员笑着说:“你们几个撤了吧。”
  那位男子走到鸭屎身边,用微山话说:“赶紧去我屋里吧。我的是套房。待会我帮你叫个医生过来。你姐姐受什么伤了?”
  “多谢了。我二姐是从高处坠落,估计伤了后脑。”鸭屎说。
  那人也不顾黑蜘蛛身上的泥水,帮助鸭屎将黑蜘蛛抬了起来。那人叫了两位女服务员,给黑蜘蛛擦了身子,换上睡衣。鸭屎也洗澡换了衣服。黑蜘蛛一直还在昏迷中。

  “等一会儿大夫就会过来。小兄弟,我怎么觉得你面熟,好像是在哪儿见过。”那人笑着说。
  “我是普通人,您不可能见过我。此外,多谢您救我姐姐。”鸭屎说完就跪倒在地。
  “起来吧。不要这么客气。你是微山人吧,叫什么?”中年男子问。
  “我是孤儿,没有名姓,外号叫鸭屎,你叫我鸭屎就好了。”鸭屎站起来说。
  “鸭屎,”男子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走上前,握住鸭屎的手,来回打量了好几遍,随后激动地说:“我一直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后来听说你应该在宁十三那里。我在宁爷那里两次都没见到你。我早就猜测宁爷的高徒就是你。”
  “您是?”鸭屎很不解地问。
  “我是胡远见。”男子笑着说。
  “啊,你是胡大哥?”鸭屎跳起来,跪下就磕头,连续磕了七八个响头。
  “我叔叔胡子七当年出了什么事?他是怎么死的?你当时在哪儿,如何逃脱的?”胡远见问了鸭屎很多问题。
  鸭屎将离开胡子七之后的所有经历全都讲给了胡远见。不过,鸭屎是个聪明人,他并没有全说实话,而是轻描淡写了一下。胡远见知道他有顾虑,故意隐瞒了一些事情,所以也不在乎。不过,鸭屎隐隐约约感觉,师父对接的法国人,也有个姓胡的助理,好像也叫胡远见。刚才他又说去过师父那里,这人就是法国人的助理无疑了。

  他们正聊得热乎,突然服务人员说大夫来了。一位欧洲人模样的人提着箱走了进来。大夫给黑蜘蛛包扎了一下后脑,随后说:“没什么大问题了,明天就会醒来。醒来后可能会有点轻微脑震荡,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不是很大的事。”
  送走大夫后,鸭屎问:“这里在地下十米八米,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
  “这里是黑市。”胡远见说。
  “什么叫黑市?”鸭屎问。

  “地下社会交易和火并的地方。”胡远见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