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5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我该咋样?天天以泪洗面?还是学那群伪艺青年无病呻吟?可惜我跟二狗一样,都没那学天赋。”沐小夭小脸笑容灿烂得像朵沐浴阳光的向日葵。现在的沐小夭扎马尾辫,帆布鞋,牛仔裤,宽松棉质T恤,清纯得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想知道为什么二狗会离开海吗?”张兮兮神秘道。
  “不想。”沐小夭笑嘻嘻道,是不肯进张兮兮的圈套。
  “真不想?”张兮兮诧异道。
  “想。”
  沐小夭喝着橙汁,望着窗外的外滩夜景,轻声道:“但我想让他来说。”
  “傻丫头,也只有你这种妞才会被那种牲口坑蒙拐骗。”

  张兮兮气呼呼道,心想小夭多好多水灵一棵小白菜,连她自己都舍不得尝这样被一头牲口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拱翻,一想到去年那家伙在公寓趴在小夭身拱白菜的悲壮情景,张兮兮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打赏服务员几张小费让他滚蛋,然后猛灌了一口威士忌,眼神幽怨,好像她才是被陈二狗玩弄后不给钱跑路的凄凉娘们,不甘心道:“小夭,你这么不明不白地等着他?”
  “啥叫不明不白?”沐小夭歪着脑袋笑道。
  “没名分,没承诺,没将来,总之前途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片。”张兮兮恨恨道。
  “兮兮,你跟二狗一样,都是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我跟你们不太一样。”沐小夭没有反驳,只是说了一句让张兮兮身体一滞的话,像被剥开了一层穿去有些年岁的虚假外衣,沐小夭没有揭开张兮兮人生伤疤的意图,只是问道:“兮兮,能不能把房间退了,我想睡我们的公寓,而且也想去sd酒吧看看。”
  张兮兮没有拒绝,对沐小夭,在父亲眼偏执到牛角尖里的她几乎是言听计从。想了想,张兮兮打了个电话给小梅,最后三个人在sd酒吧汇合,这位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京城公子哥依旧没架子没野心的作态,硬是没让张兮兮埋单,三个人坐在二楼角落,再看已经没几个熟人的小酒吧,颇有物是人非的感觉,尤其是沐小夭趴在栏杆,触景生情,哀伤着一张精致小脸,沐小夭漂亮,其实女人动人到某个层次,除非是祸国殃民那种恐怖境界,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在张兮兮和陈二狗眼,沐小夭的漂亮无疑出类拔萃,她也许在同龄人没有妖媚的张兮兮那般惹火诱人,但对成熟男人的吸引绝对多过一心刻意往风尘味靠拢的张兮兮,张兮兮和小梅也趴在她身边,一人一根烟,吞云吐雾。

  小梅虽然不像张兮兮那般把良心都丢给狗吃,但也绝不是一个喜欢伤春悲秋的主,只不过他是唯一同时见过富贵哥霸道至极一幕和陈二狗在箭馆低头的人,他同样是男人,自然刀子嘴豆腐心拿没心没肺做掩饰的张兮兮更加懂得沐小夭男人的不容易,算是他,对家世不俗、单挑作战能力更加变态的赵鲲鹏,也只有绕道而行的份,小梅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赵鲲鹏被半死不活地捅进医院,躺了大半年,熬不过张兮兮纠缠不休阴魂不散,简单跟她说了下结果,其过程的惊心动魄,小梅没有大肆渲染,他自己也一个字都不想揣测,因为那样只会加重他在箭馆袖手旁观的耻辱感,他一点不反感陈二狗跑出海的时候没捎带沐小夭,要真么做了,小梅反而会觉得可笑,一个自身安危飘忽不定的亡命之徒,带着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四处逃窜,是痴情还是脑子烧坏了?

  小梅素来觉得一个爷们自己凄惨不算什么,连带着自己的女人遭殃,算啥好汉?
  陈二狗脑子不笨,所以不出小梅意料地独自离开,小梅甚至能想象把一切憋在肚子里的陈二狗那一腔怨气,和对沐小夭的深沉愧疚,也许这一辈子,简简单单清清纯纯的沐小夭都不会明白那个不声不响消失或者某一天横空出世的男人,在那些保持沉默的岁月到底做了什么,想了什么,承担了什么,扛下了什么,是孤单了,还是倔强了。
  喜欢一个人,或者爱一个人,得做什么才是恰如其分?
  这是一个问题,很艰深的问题。
  在北大哲学系厮混过两年的小梅觉得那真是一个很苍白空洞又很狗娘养的该死问题。
  这一刻,抽着烟的小梅突然发现身旁打死不走寻常路的张兮兮真是个聪明女人,那样没心没肺无牵无挂过日子真好。

  “小夭,二狗是个好人。”酝酿了许久,小梅最后还是仅仅说了一句让张兮兮极其鄙视的废话。
  沐小夭点点头,微笑着心存感谢。
  回公寓所在小区的路,张兮兮手机收到一条小梅发来的短信,让她小心一点,别带着沐小夭太张扬,张兮兮回了一条短信,两个字,知道。进了公寓大楼,出了楼梯,张兮兮目瞪口呆,沐小夭张大嘴巴。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典型的金领阶层。

  是与那个在阿梅饭馆和sd酒吧打工截然不同的陈二狗。
  张兮兮惊声尖叫,恨不得把陈二狗衣服扒光了解剖一番。
  沐小夭想要冲去,却看到一张冷漠的脸庞,心一沉,挤出一个笑脸,双手放在身后,十指纠缠,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没有城府心机的内心像一只水桶一晃一晃,盛满了惶恐和局促。感觉到氛围不妥的张兮兮猛的涌起一股无名之火,走到陈二狗跟前,阴阳怪气道:“二狗,该不会找到富婆做了吃软饭小白脸了吧?怎么,要在本格格面前扮演一回最终送狗头铡的陈世美哥哥?”
  陈二狗没有理睬一来尖酸刻薄的张兮兮,掐灭烟头,丢到地,成为一堆烟头的一颗,他没有张兮兮和沐小夭的电话号码,也没有途径获取,同时也不敢随便联系她们,赵鲲鹏依旧是一座暂时不可逾越的高山,他只能在公寓门口用守株待兔这个最笨的法子,一等是三天,原本是想让张兮兮告诉他沐小夭家的详细地址,不曾想到意外等到沐小夭。
  陈二狗跨出几步,与张兮兮擦肩而过,离沐小夭两米远的地方停下,冷漠板着一张苍白清瘦的脸庞,兴许是沾染了几分魏端公的阴沉,几分陈庆之的凉薄,不笑的脸孔出地冰冷,他说了他不曾对任何人说过的三个字,“对不起。”
  沐小夭眼泪哗一下冲出眼眶。

  苦等将近一年,却只等到极有忘恩负义嫌疑的三个字。
  张兮兮不管这看似简单轻松的几个字有啥寓意,她一听到这话立即懵了,来不及怪自己乌鸦嘴,转身跑到陈二狗面前,咬牙切齿道:“陈浮生,有你的,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别说赵鲲鹏不放过你,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海!你信不信我现在喊人把你废掉!?”
  直呼陈浮生,张兮兮是真愤怒到极点,她父亲好歹算是宁波帮富豪里一号人物,花钱买凶的勾当也不是没做过,张兮兮铁了心要跟这个被她认定狼心狗肺的畜生较真,说不定真会弄出人命。
  “我找到一个能帮我少奋斗30年的女人,她愿意嫁给我,我不想浪费这个机会。”陈二狗面无表情道。
  “你爱她?”沐小夭使劲擦拭眼泪,可抹啊抹却怎么都抹不干净泪水。
  “重要吗?”陈二狗反问道。
  张兮兮抬起手,想要甩一个耳光给陈二狗,却被陈二狗握住。
  “不重要吗?”沐小夭哽咽道,眼神像个孤独无助的孩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