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5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多。”周惊蛰笑了笑,正襟危坐,她跟寻常美女不一样,她们是为了诱人而去妩媚,总达不到炉火纯青的境界,陈二狗审美观没办法学化,但好歹是见过不少大美人也见过一点世面的爷们,总觉得像海胖子刘庆福身边的女人起她,落了好几分下乘。
  “你问我答。”陈二狗懒洋洋道,脑子里琢磨着王虎剩怎么处置乔六一伙人。
  “你玩刀的本事谁教的?”周惊蛰轻声问道。

  “不用教,我七八岁跟哥进山下套子逮山跳什么的畜生,因为买不起枪铳,得用自制的传统弓、我们东北特有的扎枪以及猎刀跟畜生们玩贴身肉搏或者开膛剖肚,你这种养在深闺的女人当然无法想象我们在山里靠扎枪猎刀追猎物的场景,我哥从小进山都不穿鞋,你能想象吗?我因为身体弱,又不想躲在我哥身后光吃饭不做事,拼了命学习用身体之外的东西,弓,扎枪,猎刀,因为我臂力有限的缘故,玩弓不我哥一半,相对来说我耍扎枪和猎刀要好一点,加最近跟陈庆之学了点,才敢一个人拿刀冲去拖延时间,要不然我老早拉着你跑路,你也别怪我为什么在车里有事没事都塞几把刀,我这人小心惯了,你也别把我当神经病看。”陈二狗自嘲笑道,“我玩的还凑合吧,周姨?”

  “别喊我周姨。”周惊蛰脸色微变,浑身不自在。
  陈二狗笑而不语,笑容玩味,让周惊蛰愈发无地自容,他们两个之间发生属于越轨的事情,一声周姨,根本是揭开最后一张遮羞布。)
  乔六离死了。
  王虎剩几乎是跌撞进病房,气喘吁吁,也不理会周惊蛰与陈二狗之间的旖旎氛围,告诉陈二狗一个不亚于惊天霹雳的消息,陈二狗第一时间并不是大发雷霆追究乔六的死因,而是头皮发麻的状态下这个结局会带来什么后果,不理会王虎剩的焦急和周惊蛰的震撼,陈二狗缓缓坐起身,要了一根烟,周惊蛰自然而然地帮他点燃,蛇吞象,官养匪,结果吞下去后不等他消化,匪死了,许久,陈二狗喟然长叹,轻轻靠着墙,苦笑着问道:“哪个方面出现了纰漏?”

  “二狗,按照你的意思我把废了一条腿的乔六送去一家医院,没有跟任何外人透露,等着你出院去跟他谈判要筹码,我知道他要是跑了或者死了,我们这伙人也没什么利用价值,所以医院里头24小时派人看护,谁料到乔六这么不明不白被人做掉。”王虎剩懊恼道,这事情在他手办砸,被人玩了一个釜底抽薪,彻底打乱陈二狗刚刚进入盘的精心布局,这位小爷当然愧疚。
  “是出了内奸,把想要我们魏家跟乔六方面势力两虎相斗的阴谋家引狼入室?”陈二狗狠狠抽着烟。
  王虎剩皱着眉头,爪子使劲梳理他的分头,他和陈二狗毕竟没有进入南京圈子的核心,地下世界如此,更别说政治层面的尔虞我诈,他一时间也方寸大乱,想不出一个合理的推断。周惊蛰苦笑,轻轻把烟灰缸递给陈二狗,轻声道:“浮生,谁都在算计,都在打牌,你的方姨也一样,这个世界,对手九牛二虎之力捅你一刀,未必一刀致命,但身后的朋友轻轻一刀,效果往往能出的好。”
  “方姨?!”陈二狗低沉道,声音沙哑,像一头受伤的豺狼。
  “我随口一说。”周惊蛰轻轻撇过头,翻阅一本早先让魏冬虫带来的杂志,她不想陈二狗以为她在趁机往方婕身泼脏水,谁都清楚这个男人心目,魏家主母方婕远她这个花瓶角色要份量重要。

  “不是没有可能。”陈二狗平静道。
  王虎剩也点点头。
  魏夏草突然造访,看到都半死不活还不忘抽烟的陈二狗,哭笑不得,她甚至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受伤,母亲没有告诉她真相,只是让她来医院捎一句话,“浮生,我妈让你安心养伤,什么事情都不要管,出院后去一趟钟山高尔夫。”
  大口抽烟的陈二狗、梳理头发的王虎剩和貌似安静阅读杂志的周惊蛰心有灵犀地互相看了一眼,魏夏草哪里明白这三只站在同一战线阵营的狐狸心里所想,如今的她对陈二狗再没有起初的憎恶和戒备,逐渐将他视作魏家第二个郭割虏,心思也不再敏感,所以把花和果篮放下后,停留了几分钟,觉得无趣,便告辞离开,只是略微感到气氛有些诡异。
  “这叫过河拆桥?”陈二狗笑了笑。
  周惊蛰眼神复杂地望向陈二狗,这个刚豁出命替魏家也替自己卖命却貌似被一手夭折在摇篮的年轻野心家,也许是因为并肩作战过,自认为是个生性凉薄没有慈悲心肠女人的周惊蛰这一次没有半点幸灾乐祸,反而有点兔死狐悲的唏嘘感慨,这位将乔家势力近乎连根拔起的青年甚至敢将内心想做第二个南京魏公公的野心和盘托出,仅凭这一点,周惊蛰刮目相看几分,看到陈二狗陷入沉思,她轻轻起身,知道在医院看护的工作可以告一段落,王虎剩也随之离开病房,蹲在门口懊恼。

  周惊蛰犹豫了一下,对王虎剩从头到尾没有一点好感的她最终还是开口道:“王虎剩,乔六一死,他和乔八指头的大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陈浮生不是有个干姐姐,是陈家大小姐陈圆殊,你赶紧去请她通融通融,否则一个不留神,撤去方魏两家保护伞的你们会被逼出南京,郭割虏是半个前车之鉴。”
  王虎剩点点头,跟一直守候在门口的王解放吩咐几句,火急火燎跑出医院,是他将陈二狗带来南京,他绝对不允许再度历史重演跨省流窜的狼狈经历。
  周惊蛰叹了口气,走出医院,刺眼的阳光让她略微不适,抬手遮住肆无忌惮的光线,她突然想抽根烟,可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拦下一辆出租车,坐进后排说了地址,闭目养神,喃喃自语道:“陈浮生,你这次要是爬不起来,陈圆殊恐怕也会对你失去大半信心,你在南京的路也彻底走到头,当年为了家族,方婕能和如日天的魏端公离婚,如今,她当然能把你一脚踢出局,也许会有愧疚,但顶多是给你一张七位数字的信用卡,何况你有没有机会用这笔钱还是个大问题,最毒妇人心,用在哪个女人身都是适用,接下来我至多保证不对你落井下石,雪送炭,不可能,我欠你的,恐怕只能一直欠下去。”

  陈二狗独自呆在空荡荡的病房,掏出那枚曹蒹葭送给他的一块钱硬币,手握成拳头,硬币在各道指缝翻动,这是他从一部影片里学来的小技巧,熟能生巧,现在陈二狗甚至都可以玩出Zippo打火机七八种花样,对于一个口袋里突然鼓起来还不懂得去夜店这类风月场所挥霍的年轻男人来说,陈二狗的生活健康到一种让不少同龄青年感到令人发指的“畸形”状态,哪怕是玩zippo,也只是让陈二狗努力接近脑海所谓的陌生流圈子,跟他试图学习高尔夫是一个道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