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打包送到跟前,他却跑了》
第65节

作者: 小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凤,加油。”小月儿也很希望宋小凤瘦下来,漂亮点总是好的吧。
  “没用的,没用的,我暑假也坚持过,但是还是没瘦下来。”我也很想瘦下来,能够稍微的离祁洛哥近一点。
  夜夏暖沉默了三秒。
  “给你看样东西。”夜夏暖故作神秘说道。“跟我来。”
  宋小凤和小月儿乖乖的跟着夜夏暖。
  夜夏暖打开皮夹子,拉出一张照片,放在他们眼前来回的晃悠。
  宋小凤快速的把照片抽过来,凑近脸看着照片,“你...你....”宋小凤看看照片,再看看夜夏暖,舌头捋不直了。
  看来有必要介绍下自己了,“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夜夏暖。”夜夏暖用大拇指对着自己,豪爽,霸气。
  “夏....暖,我是宋小凤。”宋小凤也简单道了个名字。
  “小暖暖,你妹妹?”小月儿猜测道。
  “本姑凉这么霸气,小暖暖多俗套啊,祁月。”夜夏暖咬牙切齿,都快要暴走了。
  “呵呵!小月儿,这名字我觉得好,小暖暖~”宋小凤添油加醋的,最后一声要多酥,就有多酥。
  “咦~正经点。”夜夏暖真是服了她们,怎么一个比一个的不正经。

  “好好好,大暖暖,快告诉我们。”小月儿眼里嘴角噙着笑意,一本正经。
  “我也想知道,大暖暖。”宋小凤忙着点头。
  夜夏暖:“......”还不如不正经呢。
  “算了,我投降。”夜夏暖觉得这个问题是个无底洞,没法说,挺着了脊梁,咳嗽两声,“这是我好伐!”
  “什么!”小月儿吓得手一抖,照片掉了。

  那胖胖的圆润的大脸,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怎么也看不出来瘦了之后是如此英气。
  细长的柳叶眉,狭长的凤眼,高挺的鼻梁,配上古代花瓣似的嘴。
  堪比电视剧里的换头之术,果然那就话说的没错,胖子是个潜力股。
  “天啊!小暖暖,你是怎么瘦的?瘦下来好漂亮。”宋小凤连忙坐在夜夏暖身边,眼珠子都快贴在她身上了。

  “额....”夜夏暖有点不好意思,别这么崇拜姐,姐只是一个传说,“其实很简单....”
  小月儿连忙把耳朵贴在夜夏暖的身上。
  夜夏暖顿了顿,“其实我是练跆拳道瘦的。”
  宋小凤眼眸一亮,这代表她是不是有救了。

  夜夏暖看了眼宋小凤,觉得有必要提前打个预防针,“被开心的太早,跆拳道你不喜欢它,是不可能坚持下去的。”
  宋小凤点点头,她相信她可以的,“小暖暖,你练了几年的?”
  夜夏暖想了想,回道:“2年是有的。”
  “好长的时间。”小月儿担忧的看了眼宋小凤。
  “没关系,总得试一试才知道。”宋小凤没有退缩,并且还有些佩服夜夏暖,毅力够好。
  “加油。”小月儿做个一个加油的动作。
  “嗯嗯。”宋小凤笑了笑。
  “小暖暖,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办法的?”小月儿问道。

  “这个...就是一个朋友介绍的。”夜夏暖说这句话的时候,俨然是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有奸情,小月儿和宋小凤相视一笑。
  “哦?”小月儿笑眯眯的,挽着夜夏暖的左胳膊。
  “哪位帅哥?”宋小凤挽着夜夏暖的右胳膊。
  两面夹击。

  夜夏暖此刻觉得有个朋友分享心里的秘密也不错,支支吾吾道。
  “我去年才...出国回来,去他家找过,邻居告诉我他家搬走了...现在我也不知道。”
  “啊!好可惜啊,初恋情人耶。”小月儿一脸的惋惜,有些心疼道。
  “没关系,总会相见的。”宋小凤安慰道。
  夜夏暖听到初恋情人几个字,羞死了,死鸭子,嘴硬道,“谁....谁想见了?”
  “嘻嘻,叫什么名字?我们可以帮你找找啊!”小月儿建议道。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当时别人叫他...阿沽。”
  “这...可就难办了。”宋小凤挠挠头,一脸茫然。
  接着众人沉默不语。
  吱——

  这时门开了,三人齐齐看去。
  一个剪着**头,脸颊微微苍白,厚厚的齐刘海,戴着黑色重重的眼镜框,给人一种呆呆的样子
  瘦瘦小小,小小年纪她的身上却有一种孤独寂寞之感。
  夜夏暖连忙站起来欢迎道,“这下全都来齐啦,我叫夜夏暖。”
  小月儿来到女孩身边,把女孩拉进来,“我叫左祁月。”
  这时女孩掀起眼皮看了小月儿一眼,带着一丝羡慕,很快就垂下眼睑。

  因为戴着厚厚的黑色眼镜,这一幕没有人看到。
  “欢迎欢迎,我叫宋小凤。”宋小凤拍拍手说道。
  “大...家好,我叫...叫....金银花。”女孩结结巴巴的终于说出自己的名字。
  小月儿眯着眼,细细碎碎的说道,“金银花,鸳鸯成对,厚道之意,好寓意呀。”
  小月儿末了又拉着金银花的手,夸赞道,“你父母太有才啦。”
  金银花惊讶的看着小月儿,除了父亲之外,她第一次听见有人说她的名字好听。
  记得小时候,有多少次她为这个名字,在他们村受到了多少侮辱,遭到同伴的多少白眼,有多少次她恨父亲只会种田,每次都哭着闹着跑回去,埋怨父亲没用。
  是的,她只有父亲。
  而父亲总是露出一口大白牙,一脸的褶子都裂开花了,很幸福的表情,用他那粗糙的大手,笨拙的抹着我脸上的泪水,“闺女,金银花很好听呐,多好的象征啊,我们村,每到春天漫山遍野都开满了金银花,可香勒!只要看到金银花我都想起我可爱的闺女呢,闺女,咱不哭啊,哭花了可就成小花猫了。”
  慢慢的长大了,她也明白金银花是妈妈和爸爸的定情之花,不哭不闹,不骄不躁,当尝到学习好,带来的荣誉时,她就在心里叫器着,一定要学有所成,在她心里没有什么比学习更重要,所幸的是她的学习一直是她们村里的第一名。
  金银花想起父亲受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向全村的人都炫耀了一遍,在田里卖力的干活,坐在门槛上傻笑,就连梦里都是笑着的。
  又想起父亲今天送她的场景,她坐在汽车最后一排,父亲追着车子喊到,“闺女,有事记得打电话回来啊,家里一切都安好,别挂念,在学校吃好喝好......”后面的话渐渐地被车声淹没了。
  父亲像是失去记忆般,明明这句话唠叨了无数次,还是撵着车子最后叮嘱着,金银花在心底默默的‘不屑’
  不曾有人知道的是,金银花的心底有着深深的执念,他日她一定要扬眉吐气,光耀门楣。
  “怎么了?别哭啊。”夜夏暖两条眉毛揪成一团,她真不会安慰人。
  夜夏暖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她努力的平定心绪。
  “别哭。”小月儿赶紧把口袋里的手纸,拿出来,擦着她的眼泪。
  “嗯嗯,别哭,是遇到什么事了吗?”宋小凤顺顺她的背,安慰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