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4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一出来,那些凌光的教职人员全都如蒙大赦,慌不迭的离开了病房。那班主任自知萧晋留下自己肯定不会有好,再也坚持不住,一股热流瞬间湿了裤裆。
  闻到腥臊气的萧晋紧皱起眉,但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找那陈姓班主任的麻烦,而是冷冷的看向没有跟其他教职人员一起离开的程思颖。
  “我的话你听不懂么?”
  从来都没听过萧晋这么说话的程思颖心脏没来由的一痛,咬咬下唇,垂头说:“我觉得翠翠发生这样的事,可能是受到了我的牵连。
  因为她昨天下午曾跟我说过,她喜欢帐篷,想多熟悉和练习一下搭帐篷的步骤,完全没有理由改变主意跑去山坡上挖竹笋。”
  说到这里,她瞥了一眼那陈姓班主任,接着道:“而陈沫若老师这几个月一直都频频向我示好,前些天刚刚被我明确的拒绝了。”
  “程思颖你放屁!”陈沫若趴在地上,几乎是用破音骂出了这句话,“我是有老婆和孩子的,这一点全校的老师都可以为我证明,怎么可能会追求你?萧先生,你不要相信她,她是梁翠翠同学的学业助理,她这是在推卸责任,往我的头上泼脏水啊!”
  程思颖脸上浮现出厌恶的表情,根本不屑于回应他的话,只是看着萧晋道:“该我负的责任,我不会逃避,无论萧先生想要怎么惩罚,我都接受。”
  萧晋沉默片刻,问:“你知道翠翠为什么喜欢帐篷吗?”
  程思颖抿了抿唇,说:“因为你!她说她想先练熟搭建,然后再用零花钱买一顶回去,好和你去后山露营看星星。”
  萧晋胸口猛地一阵剧痛,多日来的烦闷淤积加上体内还有余毒未清,竟然“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萧晋!”
  “小猴子!”
  裴子衿和贾雨娇齐齐惊呼,一左一右扶住了他的身体。

  “我没事,这口血吐出来,身体倒松快了不少。”萧晋冲她们咧嘴笑笑,被血染红的牙齿让他的笑容看上去特别可怖。
  “谢谢你思颖,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回去休息吧!”
  听见他还肯叫自己的名字,程思颖的心痛就变成了心酸,看看陪在他身边的那两个女人,她又有些自惭形秽的低下头,默默转身离去。
  “娇姐姐,韵儿那孩子呢?”萧晋转脸问贾雨娇道,“翠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一定吓坏了吧?!”
  贾雨娇叹了口气,说:“今天早晨她就是跟着救护车一起来的,浑身都是泥点子,头发、身上几乎就没有干的地方,眼睛也红肿着,我担心她感冒生病,就偷偷喂她吃了粒安眠药,现在就在隔壁的病房里睡觉。”

  “也好,就让她先好好休息一下吧!”萧晋点点头,又微笑着说,“对了,还要先跟姐姐你说声对不起!昨晚我并没有昏迷,是为了引杀手上钩故意那么安排的,害你担心了。”
  贾雨娇一愣,然后就焦急的问:“那现在岂不是都前功尽弃了?”
  萧晋摇摇头:“放心,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不会再有什么危险,谢谢姐姐你昨晚为我做的那一切,小猴子都记在了心里,等我心情平复一些了,再好好的向你道谢。”
  “跟我你还说这些做什么?只要你没事就万事大吉了。”抬手在他脑袋上轻拍了一巴掌,又在他脸上轻轻一吻,贾雨娇站起身,说:“雅洁她们还在外面忙活找人的事儿,我去告诉她们一声。”
  “嗯,有劳姐姐了。”

  看着贾雨娇出了房门,萧晋又面向另一边的裴子衿,说:“麻烦你帮我通知巧沁一声,让她来这里照顾翠翠。”
  裴子衿瞅了瞅仍然趴在地上的陈沫若,犹豫片刻,握住他的手说:“不要杀人,好不好?”
  “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啊!”萧晋笑着道,“我从来都认为死亡是种解脱,它根本就不应该被归入到复仇或者惩罚的范围之内,只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和生不如死,才是最合适的报复手段。
  更何况,像我这么狂妄的家伙,要杀也只会杀英雄或者枭雄,杀臭虫?我还嫌脏手呢!”
  裴子衿知道能得到他不杀人的承诺已经是极限,于是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摇头叹息着走了出去。
  萧晋最后又怔怔的看了梁翠翠一会儿,掏出手帕擦擦嘴角的血迹,起身一边向房门走一边说道:“带上他,别让他打扰了翠翠休息。”
  石三一语不发,一掌切在陈沫若的后颈将他打昏,然后就像拖死狗一样拖出了门。
  与此同时,龙朔知府衙门后面的茶楼里面,邓兴安正在慢条斯理的泡茶,对于面前那人的滔滔不绝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堂姐夫,从董雅洁、贾雨娇、陆翰学和夏凝海闹出来的动静上来看,那姓萧的王八蛋明显是凶多吉少,老爷子也认为这是我们反击的一个好机会,只要您能与金景山联手,别说咱们房家之前的损失,就连他天石和石竹两县的产业也能大大的咬下来一块啊!”
  邓兴安抬起眼皮轻蔑的瞄了面前的人一眼,手上动作不停。“老爷子真是这么认为的?”

  那人一滞,不自然的转着眼珠道:“他……他老人家虽然没有明说出来,但我们都觉得他就是那个意思。”
  “那你现在就给老爷子打个电话,我要亲耳听到他这么说。”
  “这……堂姐夫,这就没必要了吧?!咱都是自家人,我还能骗您不成?”
  “你不打?那我打。”
  说着,邓兴安放下茶壶就要去拿手机,那人慌忙拦住。
  “姐夫姐夫,您……您何必这么认真呢?实话跟您说了吧!老爷子确实没有什么明确的表示,但我今天来真真正正是受了他老人家的指派呀!”
  邓兴安冷哼了一声,拿起毛巾擦手:“老爷子让你来做什么的?”

  那人有些郁闷的撇了撇嘴,掏出支烟点上,很不爽地说:“除了韦茹堂姐之外,家里人都认为这是个好机会,但老爷子不知怎的就是不开口,后来急了,才说让人来听听您的意见,只要您同意了,那我们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一群大老爷们儿加在一起,居然还不如一个老头和一个女人看得清楚,我都不知道是该夸你们天真,还是骂你们愚蠢了。没能耐就乖乖的在家拿分红,别一被人蛊惑就屁颠屁颠的冒出来当枪使,呆在家里,起码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
  邓兴安突然发怒,推开茶几站起身便拂袖而去。
  醒过来的陈沫若感觉很冷,往四周一看,发现自己趴在一个硕大房间的地板上,周围停满了担架一般大小的铁床,其中几张床上似乎躺着人,全身都盖了白布,对面的墙上还有一排排的铁柜门,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药水和阴冷味道。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这分明是太平间!
  可想而知,明白这一点的他会被吓成什么样子,瞅见萧晋就在面前的一张铁床上坐着,立刻就连滚带爬过去,一边磕头一边大声的哭喊道:“萧先生饶命!那……那真的跟我没关系啊!他们……他们都是血口喷人,想逃避责任,我发誓,我……”
  日期:2018-03-2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