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1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全银山都知道许玉贤跟你关系铁,圈地行动本身又牢牢占据道德制高点,常委们一个都不便吭声,所以有人觉得副市长说话或许管用,又或许你对漂亮女人总有非分之想……”说到这里姜姝露出一丝羞色,又低下头去。
  方晟象在听天方夜潭,吃惊地张大嘴,半晌才道:“等等,我的听觉没问题吧?你的意思是,有人找到你老公,然后老公找你,要你不惜施展美人计让我答应放过圈地行动?”
  “万一,我是说万一美人计把自己搭进去呢?”
  姜姝冷笑道:“政治联姻的本质就是这样,只要达到目的,他根本不会在意我付出多大代价。所以刚才我非常愤怒,指责他是绿头乌龟,不算真正的男人,他恼怒之下动了手……”
  “大家族子弟为什么都如此奇葩?”方晟又好气又好笑。
  “两极分化,有出类拔萃者,也有窝囊得一无所长的。我老公是那种视圈子里的面子比老婆贞节还重要的人,当然他在外面寻花问柳给我戴过多少顶绿帽就不提了。”
  方晟无语,也不便对人家夫妻关系发表看法,沉默片刻看看手表道:“不早了,送你回去吧,不然老公见你迟迟不归,真以为美人计成功。”

  她卟哧一笑,妩媚地瞟他一眼:“没事儿,他住酒店,明早飞回京都……他压根不知道我住哪儿。”
  这句话含义非常丰富。
  方晟又沉默,隔会儿道:“关于圈地清理行动,明天你可以正式答复他,就说三十多块地皮集中清理,不可能单独放过谁,如果他朋友没有资金投入,看在姜市长出面的份上我帮他牵线搭桥,以出租等方式与投资方联营,并可享受最优惠政策。”
  姜姝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然后挑挑眉毛道:“他要问我有没有施展美人计呢?”
  “你就说方晟身边女人太多,不好下手。”
  “卟”,她一口咖啡喷到他手上,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方晟无辜地说:“还能怎样?我在京都圈子的名声已经臭了,索性多牺牲一回保护你的名誉。”
  她歉意地拿纸巾擦他的手,他接过来示意自己擦。过了会儿,她幽幽道:
  “你跟传闻中的方晟的确不同。”
  她笑了笑:“送我回家吧。”
  方晟到旁边拿外套,姜姝起身时高跟脚歪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哎呀”一声向右侧栽倒。方晟一个箭步拦腰抱住她,然而身体并没调整好,在惯性下被她向前一冲一带,两人“咚”都摔倒在地。
  姜姝在下面,方晟正好压在她身上,姿势非常暧昧。这一瞬间他感觉到她柔软丰满的**释放着阵阵热量,而她则清晰地感受到他坚实厚重的力量,令她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不好意思。”
  方晟迅速起身并拉起她,替她细心地拍掉背后的灰尘。虽说只有短短瞬间,两人脑中转动无数个念头,以至于出门时神态和动作都有些不自然。

  原本年底退休的省发改委高科技产业处处长,突然查出中期胃癌,提前离岗准备赴京都动手术。方晟打过招呼后爱妮娅粗略一统计,具备实力和资历竞争处长岗位的副处长竟有十四个,此外还有享受正处待遇的七人,副处待遇的九人,无论怎么设置选拔标准,方华都只能排中下游位置,甚至他最以为豪的学历在省发改委都不算什么。
  权衡斟酌了三天,爱妮娅拿起电话打给方晟,坦率说抱歉,你哥的事实在帮不了,不是我不肯帮,而是省直机关论资排辈的传统太强大,不可能在我手里打破。征求他的意见肯不肯下基层,提拔正处没问题,但不能保证今后能回省城。
  什么意思,你的工作要变动?方晟敏感地问。
  爱妮娅顿了顿,说我没有接到任何方面的通知或暗示,只是有种隐隐预感,你懂的。
  方晟一下子抓狂了,说我哥的家就在省城,父母亲还指望靠他养老送终,倘若下基层却回不来,对父母来说等于两个儿子都指望不上了!

  爱妮娅淡淡地说想想我父母吧,身边那么多子女有何用?再说还有你嫂子伺候嘛——我说的嫂子是指任树红,不是鱼小婷。
  方晟哭笑不得,说你别提那碴儿好不好?说正事呢。
  爱妮娅一本正经说我就是在说正事,正处和省城,两者选择其一,况且即使我不在,于道明使不上劲吗?再不济还有姜源冲呢。
  方晟喃喃道能在你手里变动最好,否则总是麻烦……算了,让我哥自己考虑,最终选择权在他手里。
  听到方晟的转述,方华陷入久久沉思。
  这段时间省发改委内部传言四起,各种版本的人事变动方案纷纷出台,无论哪种版本都没有方华的名字,可见在领导和同事心目中,方华连竞争资格都没有。

  可想而知假设爱妮娅不顾民意一意孤行,必将引发强烈反弹,甚至翻出她与方晟的私情,对爱娅妮这样聪明绝顶的女人来说,利弊不言而喻。
  下不下基层?方华和任树红已讨论多次,总是拿不定主意。
  方华觉得以方晟的背景和人脉升到省部级没问题,那么自己只须迈过副处到正处关键半步,将来至少能混个副厅;倘若错过机会,将来受年龄门槛限制,即使方晟想帮也没办法。至于能不能回省城,方华看得并不重,现在高速公路四通八达,从省城到双江任何一个地级市都能四小时内到达,家的概念早已外延化。
  任树红赞同方华所有观点,就担心他跟方晟一样管不住下半身!方晟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任树红隐隐听人家议论过,所以他活得再滋润,婚姻生活都是不正常的。女人以家庭为生命,不能想象方华在外面和女人厮混,回到家却装模作样秀恩爱。

  “到底怎么选择?必须给爱主任一个说法!”方华有些生气了。
  任树红被逼得没办法,一咬牙道:“调到银山工作,每天晚上回家,否则我不干!”
  “这个……”方华目瞪口呆。
  消息传到爱妮娅耳里,她莞尔一笑,调侃方晟道:“假如当初赵尧尧有任树红一半警惕心,不至于远走香港。我很佩服任树红不屈不挠维护主权的决心,真的。”
  方晟无奈:“你什么时候学会鲁迅老人家顺手一枪的手法?银山发改委,能不能成?”
  “需要两方面合力,”爱妮娅道,“一方面我打电话给银山发改委主任,他必须同意接受;另一方面你得亲自出马找徐璃……”
  “什么?”提到那个高傲的女人方晟头都大了,“能不能请许玉贤出面?”
  “县官不如现管,许玉贤那头肯定要打招呼,但具体操作还在徐璃手里,能快能慢,拖个一年半载也没脾气;人家明知是你哥,你却不露面,未免太不把人家放在眼里吧。”
  “不过正处级副主任,闹得比我提拔副厅还麻烦。”方晟嘀咕道。

  日期:2018-05-09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