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4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梯到1楼,陈二狗伸出手按到顶楼,这个动作让周惊蛰脸色愈发恐慌,眼泪水交织着复杂情愫,衬托得大美人愈发惹人怜爱,也更加催熟了陈二狗心压抑太多太久的阴暗心理,身体紧紧贴着周惊蛰玲珑有致的娇柔身躯,在她耳畔轻声道:“勾引我?大山里敢对我抛媚眼的畜生,最后都给我吃得骨头不剩。”)
  周惊蛰突然不再抗拒,像一具死尸般任由陈二狗下其手地亵渎,这是她的聪明之处,她睁着眼睛,倔强地梨花带雨,似乎想要记住这个仿佛着野鳖血一起吞下了熊心豹子胆的男人面目可憎的肮脏脸庞。
  蓦然间,她倍加屈辱地看到这个男人眼,深入骨髓,她对这种眼神并不陌生,魏端公生前看待南京“一品鸡”或者扬州瘦马的时候也是这样似笑非笑的可恶神情,这样一来,周惊蛰原本想搬出魏端公来压陈二狗的念头让她自己一阵反胃,感到恶心。
  而陈二狗虽然双手依然放在不该放的位置,眼神一点一点收敛,周惊蛰甚至能体会到他苦苦压抑,这太讲究克制力,电梯到了顶楼,陈二狗腾出一只手按到13楼,另一只手勾起周惊蛰的下巴,红着眼,重重吐着酒气道:“照理说我是魏爷一手栽培起来的后辈,得敬你三分,像对待方姨一般,可惜我书读得不多,温良恭俭让五个字也明白恭俭两个,我总觉得一个人想得到别人的尊敬,得自己拿出足够的分量,我在农村小旮旯长大,尊老爱幼什么的都没学会,说这些,是告诉你我不是正人君子,你要让我这个真小人把你当魏家长辈看待,你得跟夏河划清界线,得收敛勾引我的心思,还得多一点替魏爷处理后事的心意,否则,与其让你给夏河乔六那类二杆子玩弄,还不如让我来清理门户,周惊蛰,听我这么解释,你满不满意?”

  周惊蛰狠狠撇过头,咬着嘴唇,渗出触目惊心的血丝,不知道是陈二狗舌头的血液,还是她自己咬破了嘴唇,但有一点能确认,假如她现在有砍断陈二狗三条腿的本事,绝对不会只砍断两条。
  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侮辱,刻骨铭心。
  “不服气?”
  在陈二狗恶向胆边生的关键时刻,叮一声,电梯显示有人要进来,在周惊蛰已经吓到脸色发白的几秒钟内,陈二狗已经退后一步,用最快的速度将她凌乱不堪的衣服整理齐正,最后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这个前一刻还粗犷如禽兽的男人甚至没有忘记帮她一缕青丝盘好,眼神温柔,这也许是这个怨念深重的农民内心不为人知的柔软细心,按了一下14楼,然后霍然转身,挡住了那个刚走进电梯的年肥胖男人好视线,留给周惊蛰的是一道并不伟岸的背影,但是这个背影将她挡在了一场风暴之外,令原本该被人看笑话甚至导致身败名裂的周惊蛰得以喘口气,犹如她家青瓷玉石鱼缸里的一尾青鱼,被陈二狗不解风情地甩出了鱼缸,最后在它几乎窒息的时候,偏偏他又小心翼翼捧在手心,放回了青瓷鱼缸。

  女人是很复杂的生物,大悲大喜大起大落后的周惊蛰怔怔望着陈二狗的后背,身处龙卷风风眼的她逐渐安静下来,沉淀的速度快到连她都感到惊讶,也许是因为过了那个男女之间牵个手等于私定终身的稚嫩年纪,也许是见过了负心凉薄男人的人面兽心,总之当陈二狗护在她身前,她恨不起来,也许事后会恨到抽筋扒皮剐心挖肺,但起码现在周惊蛰觉得他跟她是同一条战线的男女,周惊蛰发自肺腑地苦笑。

  到了14楼,没有动静,到了13楼,陈二狗依旧走出去,也没有让周惊蛰离开,而是跟那个不停用余光试图窥视周惊蛰的胖子一起来到1楼,等胖子不甘心地离开,才重新按了一次13,电梯门掩,陈二狗退到角落,道:“有没有摄像头?”
  周惊蛰摇摇头,这栋公寓过道装设摄像头,电梯里并没有。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极其苛求细节。
  周惊蛰头脑冒出一个让自己嘴角苦涩的自嘲笑意,哀莫大于心死,心如死水,抬起头正视与她对视的陈二狗,苦笑道:“出去走走。”

  “你不怕?”陈二狗费解道。
  “我相信你的控制力,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想摊开牌把话说清楚,否则你我差不多是鱼死破的下场。”周惊蛰云淡风轻道,很难想象她是在跟一个差点强行占有自己的男人对话。看来今天陈二狗癫狂了,她也差不多发疯了。
  两个人默契地重新下楼,尽量不惹人注意地坐进奥迪A6,周惊蛰开车,陈二狗打开车窗坐在副驾驶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40分钟后周惊蛰把车停在一处山坡马路顶端,从这里可以俯瞰小半个南京,她走出车厢,靠着车门,望着南京璀璨夜景,陈二狗站在她身旁,一包烟已经抽去一半。
  “一开始,我很好魏端公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看你,我有研究过他让人查张家寨的风水地图,据郭割虏说你祖辈的阴宅并不出色,而且一开始魏端公也没有对你表现出格外的青眼相加,他这个人有一个脾气,是一样东西如果能一眼看非抓到手里,看不的弃之如敝屐,像我这种是看后又厌倦了的。”
  周惊蛰跟陈二狗要了一根烟,一眼看出不常抽烟,手法青涩,但也不是第一次抽,这个昔日大名鼎鼎的美女眼神迷离眺望远方道:“魏端公好大喜功,也习惯喜新厌旧,对女人更是视作充当花瓶的廉价玩物,他没有朋友,更没有兄弟,甚至到死都信不过最贴身的郭割虏,所以他逃亡青岛的时候身边没一个心腹,乔八指一找到他,下手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我都替他悲哀,打拼出大大的江山,枕头边没一个信得过的人,到头来还得你一个外人来撑场子,陈浮生,这个反讽是不是很黑色,很冷色调?”

  “魏爷是一个当之无愧的枭雄,不以成败论。”陈二狗皱眉道。
  “是啊,谁不说九千岁魏端公是南京好大的一个牛人,白手起家,干过空手套白狼的资本运作,干过砍人手脚绑架妻女的壮举,也做过大把逼良为娼的好事,陈浮生,你是男人,看事情的角度跟我们女人不一样,在你看来他当然是一个飞扬跋扈的成功者,是结局窝囊了点。”
  周惊蛰瞥了眼不反驳的男人,那是一张夜幕望去棱角异常分明的侧面,起第一次在山水华门漫不经心地惊鸿一瞥,这个年轻男人蜕变了太多,判若两人,拔苗助长的幼苗大多夭折,但这一株似乎很滋润地茁壮成长了,了怪哉,周惊蛰猛然醒悟,叹息一声,道:“我终于知道魏端公会越看你越顺眼,因为你根本是他年轻时候的翻版,寻常人,喝再多的酒,肚子里有再多花花肠子和豹子胆,也不敢对我做出那种下作事情。也许你不知道,方婕跟魏端公认识的第三面,被灌酒骗了床,论无耻阴险,你还差他几分火候。”

  “猛人。”陈二狗咧开嘴笑道,看周惊蛰因为太久没抽一口烟导致烟头熄灭,再帮她点,周惊蛰也没有拒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