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4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哪怕一两件古朴冷冽的古董收藏,没有一副气吞山河架势的大幅字画,简简单单,唯一让陈二狗心的是一只青瓷玉石鱼缸,饲养的也不是山水华门那种名贵鱼种,只是几尾小青鱼,游曳得肆意悠闲,像是周惊蛰魏冬虫这对母女的生活姿态,陈二狗坐在沙发,询问道:“需要我去厨房帮忙吗?”
  “一个大老爷们去厨房干什么?我爸一辈子没进过厨房,君子远庖厨,懂不?”魏冬虫老气横秋道,一脸不以为然。
  陈二狗觉得自己又不是君子,从小习惯了和富贵一起帮娘切菜做饭,没这类忌讳,去了厨房,结果愣在门口,今天的周惊蛰也许是在家的缘故,装扮休闲许多,不再动辄便是爱马仕丝巾或者百达翡丽腕表,一头柔顺青丝木簪子盘起,半身套着件略微宽松的紫色针织衫,下半身包裹在紧身牛仔裤里,美人是美人,怎么出场都与众不同,尤其从陈二狗这个角度看,背对他的周惊蛰滚圆丰腴的臀部曲线一览无遗,惹人遐想,大腿呈现出一种健康的弹性美,小腿清瘦,连陈二狗这种乡下人都猜出周惊蛰练过芭蕾或者坚持瑜伽,她没有亲眼看到背后年轻男人肆无忌惮的放肆眼神,但嘴角却勾起一个妩媚天成的笑意。

  “周姨,需要帮忙吗?”发乎情止于礼的陈二狗欣赏够了,便将男人看美女的心态狠狠压下,胯间的枪把也很有骨气地没有勃发,这才让陈二狗敢张口询问。
  “浮生来了啊,你会做什么呢?”周惊蛰转头轻笑问道,似乎没拒绝陈二狗礼节性好意的意思。
  “只要不是烧菜,给周姨打个下手都没问题。”陈二狗微笑道。
  “这有一只朋友送来的甲鱼,说是山沟里抓来的野生甲鱼,我不知道真假,也不知道怎么个杀法,头疼到现在,浮生你有没有法子?”周惊蛰皱着眉头,手指了指水池兜里的一只甲鱼,约莫两斤重。
  “不难。”

  陈二狗捋起袖子,伸手去解开兜,一看腹部,这鳖肚子黄色的很,道:“八成是野生的,野生甲鱼的胆很大,稍等剖开后一看能确定是不是野生。”
  “小心点。”
  周惊蛰着提醒笑道,一脸笑意盎然,“我听说杀鳖需要用竹筷子把它头逗引出来,待它咬紧竹筷子再一刀钉死,我听着都怕,更不要说去做了,而且朋友说这办法经常不管用。要实在不行,今天不做淮杞鳖甲汤了。”
  “没那么复杂。”

  陈二狗笑呵呵道,熟练拿过一把尖锐钢制菜刀,周惊蛰没有忽略他拿过刀一刹那的细节,只有一个经常下厨做菜或者像郭割虏那种视刀如命的人才有那种流畅感,低头做事的陈二狗没有注意到周惊蛰的恍惚失神,将微微挣扎的鳖翻个身放在砧板,稍等片刻,那畜生便探出脑袋想要翻身,这一瞬间,手起刀落,鳖头便被陈二狗一刀剁下,看得周惊蛰匪夷所思,微微张嘴,煞是媚人,然后陈二狗庖丁解牛般把这只野生甲鱼给解剖了,手法圆滑,像一门艺术,他小心翼翼将鳖胆挑出,道:“周姨,真是野生,如今很难吃到了。”

  洗了洗手,陈二狗接下来帮着周惊蛰做淮杞鳖甲汤,周惊蛰则伺候着金针菇炖小鸡,看得出来今天她做的大多数都是东北名菜,这让陈二狗很感动,在钟山高尔夫虽说方婕也时不时下厨做菜,但都是清一色扬州菜海菜,由此可见周惊蛰在某些方面的确要方婕更加细致入微,这恐怕也是她能成为魏端公女人的重要原因,陈二狗笑道:“这些菜冬虫吃得惯吗?”
  “反正她挑食厉害,再怎么做一大桌子菜也只吃几口,你别管她。”周惊蛰笑道,弓着身子望着那锅炖菜,纤细手指捋了捋额头几丝凌乱的头发,别有韵味,风情流溢,由于弯曲着身躯,那令人血脉疯涨的曲线毕露,看得陈二狗惊心动魄,差点忍不住要去拍一下周惊蛰的挺翘屁股,陈圆殊也成熟诱人,但可从没这么近距离地表现风姿。
  魏冬虫生日没有请别人,所以到头来餐桌只有母女两人对着一个狼吞虎咽的东北男人。
  而这个男人也很不负众望地解决掉了大部分饭菜,魏冬虫今天胃口不错,破天荒吃了两白瓷碗米饭,周惊蛰一直在给陈二狗夹菜,让他一刻不停歇,她还特地开了瓶葡萄酒,魏冬虫喝了一杯晕晕乎乎,小脸红扑扑,周惊蛰只喝了一小杯,余下的全交给陈二狗,似乎是认为这点酒根本不够陈二狗对付,周惊蛰又拿出一瓶,于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魏冬虫再喝了半杯后彻底倒了,被周惊蛰扶进房间睡觉。

  饭桌只剩下喝完一杯接着一杯的陈二狗和眼神流媚的周惊蛰。
  孤男寡女。
  总有那么一点干柴烈火的旖旎意味。
  陈二狗眯起眼睛,点了根烟,道:“周姨,要不你送我回去,酒后驾车不太妥当。”
  周惊蛰犹豫了一下,似乎没预料到这个在魏家一直小心低头做人夹着尾巴做事的低调男人,会突然提出这么一个看似合理其实突兀荒唐的要求,她觉得今晚的预期效果已经达到,两人之间火候差不多可以点到为止,听到这个请求,周惊蛰望着那张越看越陌生的脸庞,最后不知怎么将注意力停留在那只夹烟的手,她在厨房观察过,那是一双干净而修长的手,既不浑厚也不纤细,仿佛恰到好处的适,鬼使神差,周惊蛰点了点头。

  公寓12楼,周惊蛰率先进入不太宽敞的电梯,她对于男人垂涎她后背的视线从来有一种敏锐直觉,这一次也不例外,但以往她极少像今天这般感受到侵略性,那是一种久违的体验,在她还是被好事者称为南京第一美人的岁月,也只有寥寥几人敢这么放肆,电梯门一掩,周惊蛰心跳急剧加速。
  “周惊蛰,我从夏河嘴里知道了一点你一定不想我知道,更不想让方婕知道的事情。”拇指食指夹烟的陈二狗丢掉烟头,直直望着周惊蛰,说了句暗藏玄机的话,这一次他并没有尊称周姨,而是直呼其名。
  周惊蛰脸色大变,在她心神失守的一刻,眼前的男人已经双手踏进两步,撑在电梯墙壁,将她逼到一个狭窄角落,男性身体的优势立即凸显出来,高挑却纤弱的周惊蛰缩在角落,紧紧咬着嘴唇,不敢置信,她表露出来的怯弱流露着天生的妩媚妖娆,像一剂重量春药,引发了对面男人的连锁反应,对于一个刚刚熟悉了男女床第禁欲半年、身体很正常、前不久还喝了两瓶酒的男性来说,她的退缩,是一根致命导火线。

  陈二狗近乎野性粗鲁地抱住了周惊蛰充满女性圆润曲线的美妙身体,嘴巴不是亲吻而是啃着她的脸庞。
  周惊蛰极力推拒着色胆包天的男人,头脑一阵空白,身体剧烈颤抖,不知道是久旷房事后身体本能的期待还是对一具陌生雄性躯干的恐惧,她的反抗效果甚微,反而激发了陈二狗的逆反心理,双手环住她的小蛮腰,他的动作虽然粗犷,却有着在女人身体身经百战后摸索出来的熟门熟路,一只手按住周惊蛰足以将男人诱惑进地狱的丰满臀部,另一只手攀沿而,有着一股不容拒绝的狂野,加嘴的侵犯,三管齐下,在狭小电梯演了一幕赤裸裸的男女之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