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42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惊蛰想起很多原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去记起的尘封记忆,无疾而终的青涩恋情,风月场所的游刃有余,被魏端公看后心不甘情不愿却不得不面对现实做一只金丝雀,如今她再看到那些她年轻也更加拜金的漂亮女人不停搔首弄姿,很想告诉她们哪怕有一屋子高跟鞋名牌服饰包包,没有一个真正想给他生儿育女的男人在身边,其实是一件挺可悲的事情,周惊蛰喝酒很慢,但酒量一直不错,这也是魏端公钟情于她的一个原因,在酒桌一个漂亮女人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对男人来说倍儿有面子。

  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周惊蛰很头疼,夏河这个海男人打乱了她并不复杂晦暗的布局,结果一头乱麻,她要的东西也不多,一栋山水华门别墅,南京和海各一套公寓,加公司25%的股份,她觉得一点都不过分,但方婕一直不肯明确答复,这让周惊蛰很憋屈,甚至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当然她没这个胆量,以前没有,现在出现一位陈浮生后更郁闷,因为傻子都看得出这个陈浮生等于是方婕一手栽培起来的门生,而他也一副唯方婕马首是瞻的姿态,怎么办?

  周惊蛰在化妆台坐下,把酒杯轻轻放下,望着镜子那张不需要怎么保养都很让男人们一脸惊艳的脸庞。
  这一刻,周惊蛰的眼神略微妖艳,纤细手指轻轻抹过嘴唇,像那位祸国殃民的妲己。
  哪怕是最难缠的魏端公,这个南京典型美人也只用了半年时间降伏,大家闺秀的方婕用了多久?精通法律和商业的季静用了多久?周惊蛰从不拒绝和否认自己是花瓶的事实,花瓶漂亮到这个份,也是实力。
  周惊蛰媚笑道:“不过是再来次一力降十会,我不信有只吃斋不沾荤的猫。”
  这个时候,楼下那只不能算作是猫而是一条地地道道守山犬的男人正坐在书桌前雕刻,手里的作品成型后恰巧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周惊蛰,但眼却没意料之的垂涎三尺,吊诡的是,原本憋坏了应该像一头发情公狗的东北年轻人,却一脸道貌岸然,自言自语道:“来用美人计勾引大爷啊,来啊,看最后谁吃了谁。”
  夏河把司机丢进一家朋友的医院后,回到一栋大户型精装修公寓,很喜欢找乐子的他破天荒没有再出门,而陈庆之开着那辆换了牌照的奥迪A6守在小区门口,这是最笨的法子,守株待兔,但从傍晚,到深夜,再到凌晨,陈庆之双手环胸坐在驾驶席,不说话,不抽烟,甚至没有喝一口水,老僧入定般古井不波。
  他能有今天的心性定力和变态到畸形的单兵作战,归功于从四岁起在爷爷的教导下浸淫家传三十六路宋江拳、以及福建南拳梅花桩、广西小策打,而他本人对欢放长击远的北派长拳尤为痴迷,简直是走火入魔,二十四破手炉火纯青,难得的是陈庆之内家拳的底子也很深厚,那是他爷爷逼出来的,陈庆之现在还记得老人带他去晋祠附近打形意拳的情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滴水穿石,用在陈庆之身再合适不过,现实世界永远没有一夜崛起的高手,哪怕是单挑过北方一等一孙满弓的陈庆之,也从不敢以高人自居。

  看了看手表,陈庆之开车去南京市血液净化心,因为算时间象爻要到这里进行血液透析,果然等他停车没多久,叫王解放的男人便带着象爻赶来,看到这家医院的规模档次,陈庆之松了口气,血透需要4个多钟头来清除病者体内的毒素和水分,陈庆之在走廊一根接着一根抽烟,等他抽完一包,正愁身没钱去买,陈二狗刚好赶到医院,跟王解放点了点头后抛给陈庆之一包20来块钱的南京,现在生活水平去了,短时间也不至于从这个位置跌下来,总不能太亏待自己,不再怎么抽3块一包的绿南京,毕竟好烟对身体也好些。

  陈庆之也没有客气,抽了根第一次抽的南京烟,他抽烟极慢,初一看,有条不紊,还以为这是个很慢性子的男人,陈二狗发现陈庆之有一双修长的手,指甲修剪干净,这是一个不喜欢跟人对视的爷们,很容易让人误认为那是畸形的极端自负,所幸陈二狗没泛滥虚荣心和多余自尊,也不觉得陈庆之没把他当回事,陪着抽烟吐出一个烟圈,道:“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啊。”
  陈庆之没有答话。
  “抽过大东北的青蛤蟆旱烟没?”陈二狗轻声问道,眼睛里有些神往,很久没抽烧刀子入心入肺一般的青蛤蟆烟草了,这么一说,来了瘾头,夏河抽雪茄抖威风的姿态给他造成一种错觉,估摸着以后再飞黄腾达,陈二狗都不会去碰雪茄这玩意。
  陈庆之依然很不给面子的无动于衷。

  “那青蛤蟆烟跟你们恒山老白干一样,带劲,你这次来南京带酒了没?”陈二狗也不觉得自唱自弹乏味,一个接着一个抛出问题。
  陈庆之似乎打定主意不鸟陈二狗,只顾抽烟,一点没有吃人家嘴软的觉悟,王解放受不了这两个不正常人类,干脆起身离开,眼不见为净。陈二狗也开始沉默,今天之所以特地跑过来,是想看看陈庆之这尊大菩萨满不满意,真不满意,他还得立即换个法子伺候着,没办法,谁让人家的彪悍放在台面,瞎子都感受得到
  瞥了眼陈二狗一个人在边唉声叹气,一直没理睬他的陈庆之嘴角勾起个弧度,那双炎凉轻薄的眸子眯起,构成一个内敛含蓄的稀罕笑意,这家伙把烟全给陈庆之后自己没货了,结果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憋着忍着,陈庆之抛过去一根烟,打火机在离陈二狗不远不近的地方点燃,陈二狗愣了几秒,然后赶紧叼着烟把脸凑过去,点燃,靠着墙壁重重吸了一口,陈庆之这才收起打火机。)
  山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陈二狗虽然没有太多机会接触青禾实业内部的复杂纷争,但通过石青峰消息渠道和方婕偶尔电话聊天,大致了解斗争范围的框架,魏端公一死,几个最早跟魏端公一起打拼的元老便鼓噪哗变,方婕终究是空投下来的外人,抵不过迅速串通一气勾结同盟的高层,几次谈判摊牌都成效不大,对方铁了心要浑水摸鱼坐地分赃,青禾实业隐约大势已去,一副分崩离析的架势,而且随着专门负责金融部门的2室联合介入调查,唯一肯站在方婕这边的青禾2把手任耀阳被带走,局面彻底失控,虽说前3天任耀阳安然脱身,却已经被排斥在核心圈子之外,即使想说话也心有余而力不足,方婕是在硬着头皮苦苦支撑青禾这一座将倾大厦,站在门口的陈二狗和陈庆之听到会议室件摔地的声音,方婕拍着桌子怒斥一声“无耻”,然后红着眼睛打开门,低着头不希望两名魏家心腹看到她的颓丧,道:“浮生,我去办公室静一下,你们别放一个混蛋离开会议室,给我15分钟,我马回来。”

  望着方婕头一回露出颓败神色,陈二狗愣了一下,没想到办公室那群高层竟然真的能把她逼到这种地步,在他心目这个女人跟陈圆殊是一个级数位面的女强人,男人只有臣服的份,收敛内心震惊情绪,陈二狗平静道:“方姨,我帮你看着他们,保证这里头一只苍蝇一条老鼠都逃不掉。”
  方婕匆匆离开,背影黯然。
  如果不是毫无征兆地插入青禾内部,有不俗背景的她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她深呼吸一口,步履维艰,喃喃道:“阿瞒,我已经尽力去保你的江山,要怪怪你生前太不得人心,养了一群白眼狼和一帮反骨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