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39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孩很听话,开始数数,“1。”
  这个时候一对雍容年夫妻在司机的陪伴下走出餐厅,刚下台阶,而男人也站起身开始朝他们走去,手两份重叠报纸三两下便折成圆锥形,那名身材魁梧的司机见到这个手持报纸的男人,护在男女身前,男人脚步没有停止,那名司机刚想要出声警告,便被陌生男人毫无征兆地一记左勾拳击腹部,一阵绞痛痉挛,特种兵出身的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抗击打能力不弱的腹部央也能被一拳打出苦水,在他本能弓身减缓疼痛的刹那间,那名神色沉静如水的男子已经收拳,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左手手臂弯曲,猛然斜后拉敲在司机颈部,一个将近一米八的汉子直挺挺躺到地,连呻吟声都发不出,足见两个简单动作背后的恐怖爆发力。

  这个时候,小女孩才数到“4”。
  年男人也是见过商场宦海波澜起伏的人物,可这个陌生人出现得实在太过突兀,手段也着实锋芒,要知道他高薪聘请来的司机当年也是北京某军侦察兵里的佼佼者,虽说这些年吃香喝辣安逸日子过惯了身手退步不少,但怎么也不至于一照面给人打趴下,在年男人准备拿出商场谈判的手腕,只觉得腹部一凉,而那个欺身而近的男人已经一只手捂住他嘴巴,这位太原商界圈子的大腕甚至没机会低头看发生了什么。

  “有人花钱买你在床躺个一年半载,如果买你的命,也是多用一份力的事情。”
  “8。”
  用报纸能捅人的男人一把推开一张脸因为疼痛而涨成猪肝色的太原市巨贾,单手支撑街道护栏,腾空跃过,展现出惊人的弹跳,然后像一条泥鳅在马路央穿梭,很快消失于众人视野。
  “10。”
  等小女孩张开眼睛,发现她父亲躺在血泊,母亲哭得歇斯底里,她甚至忘了哭。
  而戴着鸭舌帽的凶手回到停放摩托车的地方放好鸭舌帽,把特制车牌翻了个面,随后套一件早准备好的白衬衫,发动摩托车,扬长而去。这是他的兼职工作,只要有人肯花钱,他能帮那个人卸掉目标的手脚,如果是直接谋财害命,那得加价,像他现在的行情是卸一条胳膊1万,类似今天这种小半条命2万,只不过生意难做,他也不能接手次数太频繁,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太原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这已经破坏了他起初的规矩,如果不是实在不放心家里的象爻,他也打算重操旧业,去北方道厮混,可象爻的身子保不准会出现意外状况,他只能小心翼翼守候着。

  不到晚五点钟,他是不会回小区的,因为跟象爻说自己是小学教师。
  在一个公园树荫下,他这样在外人看来很没有野心很没有志向地虚度着光阴,小口小口抽着烟,靠着摩托车望着被繁密树叶分割成零碎小块的天空,这座古老的城市沉淀过太过大悲怆和大凄凉,精通历史的他觉得自己的人生算不得大悲大哀,根本不值一提,所以他从来不去怨天尤人,只觉得能安静守护一个相依为命的亲人,付出多一点,造孽多一点,流血流汗多一点,也是值得的。
  陈象爻,16岁,再过两天是15周岁生日。一生下来是失明,她觉得那是自己不幸的万幸,因为一辈子没吃过山珍海味要吃过一次后却再没机会吃的人来得幸福,起码她是这么想的。父母早逝,爷爷在9年前也病逝,一张泛黄的全家福都没有留下,与哥哥相互搀扶着走到今天,如果这已经算是让人唏嘘的人生,那陈象爻一定会笑着吐一吐舌头,因为她是一个从12岁开始做血透治疗的患者,这种病也许不得癌症那么洪水猛兽,但一周要做3次,只要活着,要周复一周年复一年地做,一次都不能断,一个星期3次,一年也是156次,所以到后来,陈象爻即使是瞎子,也能把那家医院毫无障碍地走几圈,医院差不多是她的第二个家。

  400来块钱一次血透,没过学的陈象爻数学不太好,可用一个最笨的法子一次一次加起来,她也知道花了哥多少积蓄,她没见过一点世面,是每天听哥讲一点演义小说,听电视里光怪陆离的事情,可接触情感剧多了,也明白有她这么一个拖油瓶吊着,哥很难找到女朋友,但陈象爻不知道该怎么做,死?死对她来说倒不是太可怕的事情,但这么没骨气地死了,总觉得太对不起哥这么多年的辛酸坎坷,对不起那个临死合眼前一分钟还不忘让哥背诵刘希夷《将军行》的爷爷。

  哥是顶聪明的人,知道自己的心思,于是说了,只要自己开心活着,是对他最大的报答。
  脖子用绳子挂着一只手机的陈象爻正在听央频道关于故宫的故事,突然听到敲门声,然后她拨了哥的电话号码,因为如果是哥,肯定是一重一轻重复敲三次门,他吩咐她如果是找他的陌生人,跟他们说10分钟内赶到,除此之外什么话都不要说什么事都不要做。
  陈象爻每次照办了,也没有一次出过问题,今天是两个北方口音的男人,她说哥十分钟能赶到后想了想,给他们端了两杯开水,然后继续安静聆听有关故宫的悠久故事,兴许是看出了她的兴趣,一个嗓音并不怎么像正常人的男人跟她聊起了一些故宫的人轶事,古董收藏故宫守夜人之类的,千百怪,她听得津津有味,觉得这人的谈吐跟哥差不多,都很驳杂,但又能娓娓道来。
  “你哥是叫陈庆之吧?”说了半天,男人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个较没有营养的问题。
  陈象爻笑着点点头。
  “我叫王虎剩,旁边那个叫王解放,说实话还真都不是好人,但肯定不会对你做伤天害理的勾当,这次来太原是想找你哥帮个忙。”梳着分头的王虎剩大将军一脸诚恳道,这一个月他差不多把三四个省份的十来个城市都跑遍了,能找的人都找了,结果有只剩一条胳膊半条命金盆洗手后做搬运工的,有判了七八年在局子里吃政府饭的,是没有一个还能跟当年一样跋扈叫嚣的猛人,最后才根据一点蛛丝马迹找到了太原。

  “我能帮你什么,你们走吧。”赶回来的陈象爻哥哥面色阴沉道,站在门口直接对王虎剩下了逐客令。
  “不走。”王虎剩嬉皮笑脸道。
  “门外说。”
  王虎剩这次没拒绝,跟王解放来到门外,男人轻轻关门,阴冷阴冷道:“怎么找门的?”
  “山人自有妙计。”王虎剩嘿嘿笑道。
  “别人卖你小爷三分面子,那是别人的事情,我现在不想惹是生非,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男人挑了挑眉头,眯起眼睛,眼眸愈发显得狭长,“我需要钱不错,可不缺钱,不受人恩惠是我为人的最大宗旨,再是容不得别人威胁我,早几年要是有不知死活的家伙在我妹妹面前露面,我都视作挑衅,一定折断他一条腿才肯罢休。我数到十,你要是还没走,别怪我不念以往那一点微薄的情分。之后发生什么,要报复也可以,我懒得管你王虎剩找到了怎么样不可一世的靠山,我这边反正两条命,换你们一窝人也值了。”

  “1。”
  “钱不缺是一回事情,可多多益善吧,谁跟钱过不去。”王虎剩皱眉道。
  已经数到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