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8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家伙你这么久去哪里了?你这是怎么找到这么多人的?”看着归不归身后浩浩荡荡的方士们,百无求再回头看着火山那二十来人。就在它觉得悬殊有些大了点的时候,突然发现了更加不对的地方:“任老三这么多天不见了,你这么还是白白胖胖的……你怎么还胖了?还有饕餮……你背着什么呢?”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翻开了龙种背着的皮包袱,就见里面装着大大小小的烤熟的肉食。“老子这不是在做梦吧……”话说的时候,百无求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感觉到了疼之后,才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二愣子当场将熟肉塞进了嘴里,拼了命的大嚼了起来。
  张松见到之后也跑了过来,也百无求一起分食这几块熟肉。此时,吴勉看到那些方士多数都背着和饕餮身上一摸一样的包袱,里面应该都是装着已经烤熟的肉食。这些方士都是辟谷不需要饮食的,那这些肉食应该是都是替小任叁和饕餮带着的了。
  这时,归不归笑眯眯的叫过来一名小方士,从他身上解下来皮包袱送到了吴勉的手上。说道:“要不你也学学老人家我,趁着这个时候修炼辟谷。虽然说你这身子不会饥饿而死,不过挨饿的滋味总是不好受的……”
  “下次饿了就吃你……”吴勉从包袱里面取出来一块熟肉塞进了嘴里,慢慢的咀嚼了几下之后便咽了下去。白发男人就算如何饥饿,也不会好像张松、百无求那样毫无顾忌的大吃大喝。

  两块熟肉吃下去之后,终于将这么久的饥饿感觉压了下去。吴勉没有继续吃下去,他将装着熟肉的皮包袱系好之后,背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么久不见了,你不打算说两句?”
  “你就算不问,老人家我也是要说的。”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看着吴勉说道:“那天中计进来之后,老人家我过了好久才找到了一名方士。这样的鬼地方能找到人也算不容易了,不过只有一个人终归是少了一点。后来我老人家和他拉开了五十丈的距离,我们俩交替着使用控火之法将更多的人吸引过来。
  每增加一个人之后,老人家我便让他也加入进来。每个人都相隔五十丈的距离,再继续一起施展控火之法吸引其他的人过来。就这样,越来越多的人都被吸引了过来。后来人参、孙无病和饕餮也是这样看到了火球之后找过来的。”
  “刚才你们是一起出现的,我没有看到你们分散开。”说话的时候,吴勉看了一眼吃光了两袋子熟肉,正在躺在地上消食的百无求。随后继续对这归不归说道:“这阵法当中不止我们……我刚才吃的是什么肉?”

  “放心,不是人肉……”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说的对,原本老人家我也以为阵法只是困住了我们和那些方士。当中不会再有其他的东西,不过就在人参找到我们的那一天。突然出现了妖兽袭击方士,好在老人家我及时发现料理了它,还让饿哭了的人参吃了顿饱饭。后来这样的事情又发生过十来起,你们一路没有遇到吗?”
  “遇到的话,你儿子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的脸上浮现出来怪异的表情。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不过却没有对归不归说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火山走到了两个人的身前。他没有理会白发男人,只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先生这一路上见没有见到广仁大方师?”
  “广仁大方师……说见到了也行,说没见过也可以。”归不归微微皱起了眉头,在火山以为是戏弄他发火之前,老家伙继续说道:“这里算不出来时间,不过差不多总有十来天之前。老人家我带着你们方士前行的时候,有人影故意绕过了方士,却没有逃过我老人家的眼睛。看着那个人的背影好像是广仁,不过老人家我喊了一句,他非但没有回头,反而故意施展瞬移之法,从我老人家的眼前逃走了。如果那个人真是广仁的话,老人家我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如果不是他的话,那背影又像的过分了。”

  看到火山满脸焦急的样子,归不归安慰了他几句:“你家师尊不会出事的,老人家我猜想他是另有隐情,不方便和我老人家见面而已。只要这阵法破了,你们师徒俩早晚会见面的。”
  原本火山还有一点希望,不过听到老家伙说到只有阵法破了才能见到广仁,他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说道:“这阵法古往今来见所未见,真能破解的了吗?”
  “阵法是人设的,自然可以破解。”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火山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你们徐福大方师在海上无聊,创出来这样的术法和其他的禁术。我们现在也不会这么麻烦,好在这阵法也不是没有破绽。之前睚眦可以找到破绽出去,它可以,我们为什么不行。”
  归不归的话提醒了吴勉,白发男人对着他说道:“睚眦呢?你没有找到它?”

  “就是没有找到那个小家伙。”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怕的是上次睚眦在这里被吓出毛病了,进来之后马上就顺着上次的破绽逃出去。那我们就麻烦了……”
  看着归不归愁眉苦脸的样子,吴勉的嘴唇动了动,随后翻着白眼看了看老家伙,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这时候,归不归也看到了白发男人的反应,老家伙冲着吴勉做了一个鬼脸之后,继续对着火山说道:“已经走到这里了,也没有被的办法。续继走,要么找到阵法的破绽出去,要么大家都留在这里。反正我们几个成生不老,在哪里活着都一样。”
  想到起码自己的师尊现在还活着,火山多少放心了一点。要找到广仁大方师还要仰仗这几个人,当下火山大方师再说话的口气也平顺了许多。对吴勉顺便依旧没有什么话好说,不过起码不用横眉冷对了。
  趁着这个档口,归不归向火山询问他和广仁师徒俩是如何被困在这阵法当中的。火山现在这个时候敢不得罪这个老家伙,叹了口气之后,说出来自己和广仁大方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那天被大术士打晕之后,他和广仁苏醒过来之后,因为看不惯广义指手画脚的样子。当下他们师徒俩决定暂时离开,虽然他们俩接到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不过法旨上面却没有说要以广义马首是瞻,既然是对付格杀令上面的人。那他们师徒俩自己去找目标也未尝不可。

  当下他们两位大方师撒下这些年新受的弟子去查格杀令上其他的人,没过几天,火山的一名弟子传来消息,在汴州城的一处酒肆中当,发现了在格杀令名单上第一位的屠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