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3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裴子衿一怔:“你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西园寺一树从衣柜里走出来,手捂着肚子,那里已经经过了简单的包扎,“我和裴小姐一样,都很希望看到马戏团被毁灭。”
  裴子衿举枪的手没动,皱眉看向萧晋:“你相信他说的话?”
  萧晋从兜里掏出一枚注射器,说:“只要这里面如他所说是解毒血清的话,我愿意冒一冒这个险。”
  裴子衿眉头皱得更紧了:“什么血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刚才要你先听我解释嘛!”萧晋笑着将她举枪的手摁下去,然后拉着她在床边坐下,将西园寺一树之前与自己交谈的内容简单叙述了一遍,然后道:“你也看到了,这小鬼子就是个变态加疯子,如果把他交给你们单位,那他百分之百会想办法把自己给干掉。

  我们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马戏团真正的高层,如果不好好利用的话,多对不起你这些天的昼夜不休啊!”
  裴子衿沉思片刻,问西园寺一树道:“你凭什么就知道这次来华夏可以达成自己的目的?”
  “我不知道。”西园寺一树回答说,“在昨晚花雨酱回去转述和萧先生的谈话内容之前,我都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达成心愿,仅仅只是有一丝希望罢了。”
  “就因为沙夏的失踪?”

  “没错!我很了解沙夏,她是一位个性骄傲且崇尚自由的女人,就算被你们国安抓到,也绝不可能会远赴万里之外帮助你们的间谍安全带回芯片,能让她甘冒暴露的危险去做这件事的,一定是位人格魅力非凡的人,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刺杀目标。”
  萧晋闻言得意的笑:“呵呵!小鬼子虽然变态,但还是蛮有眼光的嘛!”
  裴子衿白了他一眼,又问道:“既然如此,那昨晚你为什么还要派兽来刺杀萧晋?难道你就不怕一不小心毁掉自己的希望吗?”
  西园寺一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派花雨酱来的时候,我还无法确定萧先生是不是我们的目标,与其说是刺杀,倒不如说是一个试探,只是花雨酱那孩子并不知道这一点罢了。”
  “卧槽!”萧晋大叫一声,“她不知道你就敢派她来,要是老子不懂华医的话,昨晚岂不是就死翘翘了?”

  西园寺一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我原本吩咐了花雨酱一旦确定了你和沙夏的关系就为你注射解毒血清的,谁知道你上来就把她给打成重伤,还始终都把她当成一个孩子来对待,这激起了她的怒火。
  她当时的打算是用毒蜘蛛让你吃点苦头,羞辱你一番再为你解毒,没想到你却朝她开了枪,所以她一气之下就直接离开了。”
  “卧槽!照你这意思,合着我昨儿个晚上自卫反击还错了?”萧晋瞪圆了眼。
  西园寺一树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他说:“昨晚,当我见到重伤的花雨酱时,险些失去理智跑来杀你,但那孩子却拦住了我。

  你不知道,一直以来,这个工作都是我的,因为从小就接受封闭式训练的缘故,她几乎没怎么接触过马戏团之外的人,心里也没有什么是非善恶的观念,不管遇到了什么问题,解决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杀人。
  她只会做这一件事,过去的两年里,我几乎每天都要哄她拦她几次才行。
  所以,你无法想象,当她拉住要去杀人的我时,我的心里会有多么的震惊。”
  萧晋高高挑起了眉,问:“她说理由了吗?”
  “说了,”西园寺一树很开心的笑,“她说你比我更气人,但也比我更有意思。”
  萧晋一怔,随即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这不应该是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孩子说出的话。”
  “所以我才会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西园寺一树眼中露出怜爱之色,叹息一声,说,“花雨性格偏激,脾气暴躁,还非常傲娇,那句话的意思其实就是在说她很喜欢你,而真正的原因,则是你说要用毕生的时间来杀我这句话。
  在马戏团内部,但凡是被从小培养的成员,都要经历一段非人的精神折磨。
  这个‘非人’不是形容词,顾名思义,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所有人都不会把你当成人类看待,有的会把你当成宠物,有的则会把你视作牲畜,任何人都可以对你做除性侵之外的任何事,直到你也不把自己当人了才会结束。

  大部分的人就是这样变成了马戏团的绝对奴隶,只有极少的心志坚毅者才能熬过来,沙夏就是其中之一,所以她才会那么的渴望自由。
  花雨酱被我选中的时候,精神已经濒临崩溃,我用了很长时间才让她恢复,只是依然有些晚了,那段时间对她的刺激和伤害太大,导致了她很容易走极端,虽然我成功的让她重新视自己为人,却也让她对这件事变得极其敏感。
  而你在被她刺杀之后,不但没把她当做怪物,还依然像对待一个孩子一样来对待她,甚至为她的遭遇发怒,说出了要杀我为她报仇的誓言。这强烈刺激到了她的自尊心,因此,她一边气的恨不得杀了你,一边却又因为感动而不知所措。
  萧先生,你可知道,她在杀人之前,从来都不会让目标看到自己的那些毒虫的,更不会拿出来做威胁,当时她让毒蜘蛛爬出来,其实就说明她那会儿的心已经乱到了极点。
  归根到底,不管她表现的有多么不符合年龄,终究都还是个孩子。她想不通你为什么会那么待她,只觉得你和我很像,所以才会拦住要来杀你的我,哪怕她自己因为身体的剧痛而止不住流泪。”
  西园寺一树这番话说完,病房里就陷入了落针可闻的安静。萧晋和裴子衿的表情都有些凄然。
  一个才十三岁的漂亮女孩儿,本应该像公主一样被父母宠爱,被男生偷偷恋慕,除了考试和学长为什么不看我这样的烦恼之外,无忧无虑快快乐乐才是生活的全部。

  然而,西园寺花雨却连一天这样日子都没有过过,她短短的童年人生里充斥着许多这世界上绝大多数成年人都不会经历的折磨和血腥,只有成为一头杀人的野兽才能做人,这于她而言,是最大的悲哀。
  “为什么?”裴子衿深吸口气开口,“你是驯兽师,是马戏团的SS级杀手,仅次于团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力、财富样样不缺,为什么要选择背叛?难道只是因为对那孩子的怜悯?抱歉!你的身份让我无法这么轻易就相信你其实是一个内心温柔的好人。”
  西园寺一树的脸色慢慢阴沉下来。一个总是保持温暖阳光的人突然露出这样的表情,给人的反差是极其强烈的,以至于萧晋和裴子衿心里都下意识产生了一点愤怒。
  当然,他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互视一眼,脑海里同时出现了一个词语——共情。
  所谓共情,也叫同理心,就是把自己的情绪传达给别人,从而影响到对方的心情,产生与己相同的感触来。
  许多心理医生靠着一些小技巧能很容易做到这一点,但西园寺一树显然并没有刻意的做什么,这种能力是他与生俱来的,他脸上那感染力极强的笑容,就是他最大的人格魅力所在。
  日期:2018-03-2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