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1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哥,暂时不拓展济宁我理解,为何不从湖西北下手?”火头王问。
  “湖西北是王老五与小刀会的地盘,我们一旦下手,他们一定是两家抱团一起干。如果我们先干湖西王老五,小刀会会避让。毕竟,小刀会的绝大多数势力是在湖西北。”野狐田说。
  “王老五不下于两百号人,我们能动用的怀义堂的人才几十人,如何干得了他们?”火头王问。
  “这个不用担心,王老五的弟子门人多数不在微山,留守的也就几十人。大不了就动用皮六的军队。不过,这个尽可能不用,不然动静太大了,收不住。”野狐田说。

  “大哥,咱们出师不义啊,恐遭微山各帮派围剿,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有立足的地方了。”火头王说。
  “三哥,未必出师不利,”鸡头米站起身说,“微山第一大帮,稳坐第一把交椅的李一刀当年围困莲花岛的时候,王老五中途退出,他已经对王老五怀恨在心。他不会轻易站到王老五那边。再说,小刀会虽然有些势力,但他们是从济南来的。他们曾经占据湖西,后来王老五将他们欺负到了西北。小刀会也不会轻易站在王老五一边。再说,其他的小帮会多数是见风使舵,只要前几个大帮定了调子,他们基本上也会随大流。”

  “那以什么名义来打呢?”火头王问。
  “先礼后兵。我们先用江湖下帖的方式,公开让王老五交人。如果王老五将通天鼠交出来,我们暂且罢手。如果不交,我们再行动,江湖上其他帮也不会说什么。”鸡头米说。
  “我们先向各大帮派通气,同时向王老五要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好好研究王老五的老巢,争取一次性将他的老巢全部端了。”野狐田说。
  “好的,大哥,他王老五盗墓这么多年,富可敌国。我们就看看他到底有多富。”火头王笑着说。
  果然不出鸡头米的预料,小刀会不想掺和这样的江湖纷争,答应了中立。运河帮希望王老五与怀义堂打起来,所以也坐视不管。不仅不管,他甚至还派了几个兄弟做中间人,游说王老五交人。王老五差点气死。

  王老五混江湖这么多年,当然不会交人,如果他将人交出去,自己就白混了。手下弟子会如何看他,江湖上的帮派会如何看他?
  王老五从未想过怀义堂会对他动手。凭他对宁十三的理解,宁十三绝对不会这么做。不过,野狐田不是宁十三。他才不在乎所谓的江湖规矩呢。
  宁十三已经昏迷好几天了,野狐田准备当晚行动,端了王老五的老巢。他想了想,觉得应该给黑蜘蛛和鸭屎通个气,不能让他们干等着。
  野狐田根据上次黑蜘蛛提供的别墅号码,拨通了电话。

  “喂,二妹?”野狐田问。
  “谁?你是什么人?”一个老外讲着蹩脚中国话说。
  野狐田直接挂了电话,意识到黑蜘蛛与鸭屎可能遇到问题了。其实,他们真的遇到问题了。
  日期:2018-03-21 15:29:39

  第140章 夜入巡捕房
  得知师父受伤昏迷,黑蜘蛛心情极为浮躁,免不了对鸭屎多有训斥。鸭屎见她心情不好,也就没怎么搭理她。鸭屎没有和女孩子相处的经验。一般情况下,女孩子越是跟你吵,你就得加倍与她吵,然后慢慢示弱,最后被她以更高的声音和更快的语速给灭掉,这样她们就会释然了。
  鸭屎的不反驳、不安抚的政策让黑蜘蛛愤怒无比。黑蜘蛛大叫着:“师父昏迷不醒,你是不是心里很开心?是不是没人管你了,你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师姐,你心情不好,我不和你吵。”鸭屎低着头说。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连和你吵架的资格都没有?”黑蜘蛛继续追问。
  “我不是这个意思。”鸭屎依然没有抬头,小声解释道。

  “我们肩负这么大的任务,压力这么大,关键时候你竟然说些不痛不痒的话,像个死人。我看你是不想跟我一起混了。不想混你就滚蛋。我一个人照样完成任务。”黑蜘蛛愤怒地说。
  “别生气了行吗?你把我关外面,我都没生气,这会子怎么使性子了?”鸭屎气得跳起来说。
  “好啊,小鸭屎,你跟我的时候才这么高,”黑蜘蛛将小手放在自己肩膀比划着说,“没想到如今你翅膀硬了,敢跟我这样说话了。我使性子,好啊,我使性子。”
  “二姐,”鸭屎想解释下,但一脸不耐烦。

  “我不是你二姐。”黑蜘蛛生气地说。
  “二姐,你真有病。刚才好好的。现在居然变成这个样子。师父受伤了,我的悲痛不比你小。难道非要哭天抢地才算悲痛?行了,我也受够了。我出去静静,你自己在屋里待着吧。咱们明天早晨再碰。”鸭屎说完走下楼,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黑蜘蛛见他真生气了,顿时觉得自己的确有点过分。平日里将他当孩子看,如今他真有了脾气。她想叫住他,但很快发现,他已经消失在别墅旁的小路上了。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黑蜘蛛顿时有点失落,同时也有点害怕。尽管她一直以女侠著称,但那不过是用大大咧咧来掩盖自己内心的脆弱。她骨子里是个小女人。即便是鸭屎很小的时候,和鸭屎在一起,她总是胆子很大,也不害怕。不过,孤独的时候,一只猫都能吓得她大叫起来。
  黑蜘蛛打开窗户,透过夜色可以模糊地看到眼前的小路,但路上什么人都没有。她对着小路大喊道:“臭鸭屎,你个笨蛋,你个傻瓜,你安慰我一句能死啊你。”她从地上捡起鸭屎换下来的旧衣服,从窗户扔了下去,嘴上带了一句,“去死吧,你个混蛋。我明天不会见你。”
  骂累了,她又开始担心宁十三的身体状况。她本来想拨通电话,但又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就这样,她纠结了大半夜,最后穿着衣服躺在床上睡着了。
  黑蜘蛛睡下不久就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群人在追自己,前面有大湖,后面有追兵。她正准备跳下去时,突然被人抓住了。
  她突然从梦中醒来看,发现三名巡捕房的人已经将她按倒在床上,铐上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黑蜘蛛用鲁西南口音大声问。
  三位巡捕房的人听不太懂,用上海话训斥了她几句。黑蜘蛛基本上听不懂巡捕的话。于是,她只好闭嘴,被带到了车上。
  透过车窗,黑蜘蛛看到,窗外昏暗的路灯下是笔直的街道,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黑蜘蛛被带到了中央巡捕房,关在了一个单间里。这个单间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关上门之后,她在屋里什么都看不见。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恐惧向她袭来。她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抱着腿,一动不敢动。
  “鸭屎,要是你在就好了。我该怎么办呢。”黑蜘蛛心里想。
  那晚鸭屎爬入另一栋别墅,从窗户钻进一间客房,从里面反锁之后,美美地睡到了天明。天刚明的时候,他便沿原路跑了出去。
  当他来到那栋别墅的旁边时,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这种预感是他十多年艰苦生活带给他的。他停止了脚步,转入了另一条小道。在小道的边上,他看到,有两位巡警在那栋别墅下正在抽烟,眼神极为诡异。
  “坏了,”鸭屎心里想。他已经感觉到黑蜘蛛出事了,至于出了什么事,他不敢想。他在这条小路上上了一堵墙。从墙角爬到了房顶。从这边的房顶上树,然后顺着树梢跳到了目标别墅的顶部。
  他从房顶看去,发现卧室的窗户是开着的。鸭屎判断,自己走后,黑蜘蛛应该是想让他回去,所以把卧室的窗户重新打开了。他一个倒挂金钩头朝下,看到房间很凌乱,但黑蜘蛛不在里面。他晃动了一下身子,脚尖一用力,整个人飞入了房间里。
  刚落地他就听到隔壁书房有人。沿着墙角凑过去,看见两位穿制服的人围着电话机在聊天。他的直觉感觉,黑蜘蛛一定是被他们带走了。他极为迅速地沿着原路返回。约莫中午时分,来了一辆车,停在门口,下来两位替换的人。鸭屎沿着别墅区贴着别墅的墙极速奔跑,大约弄清了车子的方向。

  当他确信黑蜘蛛是被带到巡捕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巡捕房的人审问了黑蜘蛛两次。尽管她有些害怕,但她并非无谋之人。她通过一系列的谎言,暂时骗过了审问的人。最终对她的判断是,她应该是被盗匪胁迫的半疯癫女人。
  巡捕房关押女人的单间比较少,所以只能将黑蜘蛛与二十多个女犯人关在了一起。他们中多数是乞讨的人,只是暂时关一段时间,所以流动很大。
  巡捕房的看守极为紧密,各个牢房不仅锁得结实,而且有重兵把守。巡捕房的顶层有很多娱乐设施,尤其是外籍的人员喜欢到上面休闲。再往下几层住了这些外籍工作人员的家属。
  夜幕降临之后,鸭屎便翻身上楼,进入了娱乐空间,藏在了酒吧的台座下面。
  等外籍人士喝完酒离开之后,鸭屎从躲藏的地方滚了出来,随后开窗户上了顶层,沿着顶层上了羁押区的楼上。

  关押犯人的地方是没有窗户的。周围是砖石的墙壁,极为结实,鸭屎一筹莫展。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多年苦练的技巧,遇到这等地方,也只能望洋兴叹。
  如果能进入羁押区,在羁押区内部,鸭屎能够来回自如。如何进去是关键。正当他愁闷的时候,一辆车驶入了巡捕房,从上面带下来几个乞丐,他们被关进了多人间。鸭屎心生一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